<攻殼機動隊>的動畫我只看過一次,大部分都忘光光了,所以純粹以電影角度來看電影。
我的看法啦!電影的所有元素,都應該服務<故事>本身,如果我們拍一個電影,內容是在台北的某時某處殺人,我們大多不會問為什麼導演要在台北殺人,因為答案差不多就是啊我台北人啊,啊故事發生在2017啊不然發生在2016或2018也可以啊,於是我們會好好看這個犯罪故事,而電影劇組就會努力呈現出台北的某時某處的故事氛圍,讓觀眾不要出戲。
但如果這個殺人事件,是發生在一個跟現在明顯不同的<未來>呢?
那麼我們就無法專注在這個犯罪故事本身,必須將注意力擴散到更大的東西,去思考------為什麼導演要在將一個殺人事件,放在<未來>去呈現?
這個<未來>的背景,電影所呈現出來的氣氛,有沒有辦法說服觀眾,這個<未來>是這個犯罪故事的<必須>呢?
是的,<未來>不能只是作為導演對<未來世界>的想像,不能,不行,我沒空聽你幻想。
<未來>必須服務故事,去回答------<這個故事為什麼要放在未來才能說的精采?>
<攻殼機動隊>,作為<駭客任務>的靈感起源之一,非常好的呈現出一個機器文明混雜在人類社會的氛圍,美術說服力強大,明明是高科技感強烈的未來世界,末日感同樣瀰漫在這樣的科技高度發展中,有一種,我才不想活在這種霓虹都市裡的厭惡感。在這個電影打造的,末日感強烈的未來世界中,<我是誰>這樣萬年如一的命題,也就非常具思考性。
也就是說,這個未來世界的犯罪事件之外,整體的氣氛營造,完全有助於刺激觀眾將視野射向犯罪事件之外,非常強大!美術就是這部電影說故事的一大部分!美術不是輔助,而是靈魂!
不是每一個故事的最後高潮都能無敵熱血,但至少攻殼做到了在中等熱血中,帶著一點點壯烈的哀傷。唉,兩種都是人生嘛真的!
我給合理票價350!
BUT!
人生最無法滿足的就是這個BUT!
BUT北野武就是北野武,他沒有在演別人,他大概就是去了一下片場,講講日文,開開槍,吹一下頭髮這樣。
但我很喜歡北野武,所以ok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