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下來接到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十二夜>要捐款給<台灣動物社會研究社>,

因為台灣動物研究社贊成安樂死,彷彿<十二夜>在做跟理念相反的事,

於是質疑<十二夜>在踩自己的腳。

 

嗯啊我來回答一下好了,回頭看一下我們一開始做<十二夜>時我寫的文章,

以及無數場映後座談,我開宗明義就說了,我們很多愛護動物的人,

在很多的理念並不相同,實際作法也各式各樣,

但,我們為了改善現狀,必須捐棄成見合作,

在大方向上並肩作戰,於是有了<十二夜>。


其實很多愛護動物的人,並不見得一定贊成TNR(結紮),

他們認為TNR也是對動物的一種無法彌補的傷害,所以無論如何也反對。


當然也有很多愛護動物的人覺得TNR是一種必要之惡,

為了交換到相對比較好的未來,去勢動物的生殖能力是必須容忍的。


但是喔,也有非常多愛護動物的人認為,

在收容所的收納能力有限的情況下,安樂死也是一種必要的容忍之惡,

不然越收越多的狗狗擠在收容所裡,狗狗的處境只有更慘。

 

 

有些人覺得自己在家裡收養了幾百隻流浪狗的愛媽很偉大,應該捐助

也有些人卻認為愛媽雖然偉大,但方法治標不治本,可以同情但無法認同,

就算願意捐錢給結紮手術也不捐愛媽。

 

但也有人認為管你什麼治標不治本,愛媽就是真正的實踐派,

你出一張嘴在那邊評論,還不如那些單純捨不得狗狗被安樂死而動手救狗的愛媽。


又舉例,其實也有一些人認為收容所的存在就是一個大問號,

根本不覺得這個社會應該設置收容所(根本不該抓狗),

但也有些比較務實的人認為,既然收容所在幾十年內都不可能廢除,

那麼就想辦法改善裡面的環境吧。

而也有人會說,好啊收容所可以蓋啊!但不能殺!

等民眾領養出去多少隻,才能再抓幾隻進收容所,

維持環境品質的平衡。種種想法真的都有啦!

 


大家意見很多,聲音紛雜,但所有人都應該同意------

1)收容所的管理品質應該提昇

(2)民眾領養不棄養的觀念應該被更加教育。

 

其實就以上這兩點最有共識,其餘的就是各抱歧見。


我自己最相信教育(於是十二夜正在跟教科書廠商合作,正在製作生命教育的教材),

其次才是積極TNR,

政府則始終不被我相信於是一直沒被我計算在改變的射程裡。


導演Raye則認為,TNR值得更積極的被推動,

所以<十二夜>捐款的大部分都給了執行TNR多年並值得被信賴的單位,

比如<台灣之心>,就拿了500萬,北市支持流浪貓節育計劃協會則拿了300萬,

這是我跟導演共同相信的價值,也透過<十二夜>的捐款強化了它。


但我們也認為,不能因為路線不同就否定<台灣動物社會研究社>的貢獻,

他們很認真做田野寫研究報告

(比如2009~2011全台收容所的田野報告,但我想很少人看過啦),

週五的公聽會也靠動社和美國獸醫協會合作,用專業能力阻擋農委會的實驗草案,

記錄都會送交經濟委員會。

 

簡單說,我覺得抱持著<只有我的方法是對的,其他的方法都是錯>的想法有些危險,

而<台灣動物研究社>的路線募款上很困難,但他們用他們的方式在進行他們相信的努力,

所以<十二夜>也捐贈了他們50萬,儘管,我們有些想法並不一樣。

 

其實<十二夜>的捐款方式,非常倚賴我們所信任的人,

我們是用信任圈的方式在確認我們的任捐單位是否合適,

比如說我很信任導演,導演很信任<台灣之心>,

於是我們就連帶信任<台灣之心>所推薦的單位。

 

避免前進到動保蟑螂的口袋裡,是我最痛恨的事,

我想透過信任圈可以竭盡所能的避免。

 

當然最大的遺憾是,錢不夠,所以無法在給錢上面面俱到,

無法讓更多致力於動物保護的團體受捐,

不過暫時沒關係啦,畢竟我每年都有一口氣捐很多錢的習慣,

這個遺憾就讓我逐年用自己努力賺的錢補足吧。

 


總之,謝謝大家很認真地監督<十二夜>的捐款流向,

也很歡迎大家在我每一個臉書的留言底下推薦受捐的單位,

讓更多人看到哪些單位是需要更多資源的,謝謝啦!

, , , , ,

Posted by 九把刀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9) 人氣()


留言列表 (9)

Post Comment
  • Private Comment
  • rock001japan
  • 我是覺得人類無權決定動物的生死,只有大自然能決定動物的生死,我有個想法,就是把那些流浪的動物,放生到大自然,大自然的法則就是適者生存,不適者死亡,讓大自然決定那些動物的是生是死吧。
  • 好小摩
  • 瞭解後,相信自己的選擇和做法就對了。
    後續若有不同想法和理解,再改變做法。
    我們不都在學習與成長嗎?
    很難說當下所為的對錯,尤其這種每個人論述點都不同的議題。
    刀大說的也沒錯啊。
    現下金額不足以面面俱到,到時有什麼問題改再以改正。
    不能只聽單方面的論述,或是單個團體的“教義“為準。這太危險了。
  • Dominic Lee
  • "抱持著<只有我的方法是對的,其他的方法都是錯>的想法有些危險"
    十分同意。 太多善良的人看不透這點, 令別人和自己都受到很多不必要的苦呢。
  • 世間孤鳥
  • 最該讉責的是丟棄狗狗的人...因為他們的惡行..而製造出這麼多問題..
    人造孽..狗受罪..社會付出資源..環境不安寧..
    我家附近也很多流浪狗..也有人收容..但沒替牠結紮..結果又生了一堆小狗..吵得鄰居很火大..而她自己為了張羅狗食..也筋疲力盡..最後只好到處張貼廣告..求人收留..
    沒有智慧的..一時的惻隱之心..只會衍生出更多的問題...
    流浪狗問題..無解啦...
  • 奎樺 林
  • 某樓的說法就是集體放生
    做這種事情從來沒有什麼好結果過 而且一樣會破壞環境
  • Helios
  • 其實在某種程度和做法上,我是支持安樂死的,
    但是重點是在「安樂」上,而不是「死」,
    人類當然是沒有去決定其他生命生死的權力,
    但是在現在這樣的現實下,
    我們無法給予這些我們所虧待的生命完整的照護,
    那麼與其讓他們在殘酷的情況下,
    帶著恐懼和憤恨離開這個世界,
    那倒不如落實「安樂」,一定要強調是「安樂」,
    讓他們平靜的離開世界,
    也讓有限的資源,有機會照顧更多落難的生命,
    讓牠們有重生、找到新家庭的機會。
  • ANGELA's
  • 能有能力捐款,也是小小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