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271  

當過我十年以上的讀者都知道,我有一陣子特別集中精神在研發腋下噴火這個特異功能,

但終究還是沒能研發成功,我一直引以為恨。

前幾天,我發現當年的研究並沒有完全失敗,有一顆圓圓硬硬的東西長在我的腋下正中心,

很痛,很腫,紅紅的,感覺快要射出火了,但又射不出來,

老實說我有點擔心是什麼不好的壞東西,所以隔兩天在女孩的陪同下去了台大醫院皮膚科檢查。

 

幸好醫生看了一眼就很果斷地說:「百分之九十九點九,只是發炎。」

我很高興,想閃了,

但醫生隨即強烈建議,等一下吃完消炎藥,就去隔壁房間動一個擠膿的超級小手術。

 

我是一個對正妹與危機同樣很敏感的人(所以我才能生存到現在啊!),

馬上問:「請問會很痛嗎?」

醫生毫無遲疑地說:「會很痛。」

我完全沒有一點猶豫:「那可以不要擠膿,只是吃藥嗎?」

醫生無動於衷:「我非常不建議不擠膿。」

我咬牙:「不擠會怎樣?」

醫生:「會很慢好。」

我咬牙:「多慢?」

醫生:「很慢。」

於是我只好乖乖地吞下消炎藥,等了半小時,就去隔壁另一診間,

由別的醫生(應該是醫生吧,總之是個男的年輕醫護人員啦)進行專業級的擠膿。

 

一進去,我就以堅定的表情宣布:「我要打麻醉。」

醫生看起來很疑惑:「這個很少人打麻醉耶。」

我沒有動搖:「沒關係,我超級怕痛,所以打麻醉好了。」

醫生一邊戴上手套,一邊笑笑:「唉呦,這個真的很少人打麻醉的啦!」

完全沒有要理我的意思。

我看了看站在醫生旁邊的女孩,女孩一臉含意很深的苦笑。

聽說,男人在喜歡的女生面前會變得很堅強,這一點,從現在起已經是一個無效的傳說。

我只好脫下衣服,一邊重整旗鼓。

「沒關係我真的很怕痛。」

「麻醉是一針,等一下戳進去也是一針,不用白白多挨那一針啦!」

「啊?」我征住,我有漏聽什麼嗎?

「等一下我會用一根針刺進去,把傷口割破,再慢慢把膿擠出來。」

「那會很痛嗎?」

「會啊!」醫生很自然地回答。

「那……」我很震驚醫生的誠實。

難道醫學院沒有教過,當病人面路驚慌的時候,醫生要適時給予溫柔的欺騙嗎?

「不過痛覺只要還是看人啦,每個人的感受不大一樣。」來不及了醫生,來不及了。

「事實上,我就是感受力特別強的那種。」我躺在床上,等等我為什麼要躺下來。

「是喔,哈哈。」不知不覺,醫生已經拿出了針,預備刺入我的腋下。

我這輩子,完全沒有想像過,我的腋下會被針刺。

我看著針,看著我的腋下,看著女孩。

女孩向我點點頭。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是說她會好好照顧柯魯咪嗎?

「你確定你要看我刺嗎?」醫生很嚴肅地說。

「不要。」我轉頭過去。

我完全不明白什麼時候已經結束了麻醉針的討論。明明沒有結束啊!

然後針就慢慢刺進我的腋下了。

 

我可以跟各位學長報告,

腋下被針刺進去很痛!

腋下被針刺進去很痛!

腋下被針刺進去很痛!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痛耶!」我痛到笑了。

「真的很痛吼我沒有騙你。」醫生持續把針推到更深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哈人在最恐懼的時候都會笑出來啦!」我的腋下真的要噴火了。

「對啊我看恐怖片的時候都在笑,原來是這樣。」

「對啊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超級痛的啦!」

 

接著,針抽出,醫生開始幫我擠膿。

才一擠,我的腳就開始在床上橫向奔跑了起來。

天啊我該怎麼形容我的腋下被狂擠的痛苦呢?

恐怕只有……

腋下被擠比被針刺進去還痛!痛很多!

腋下被擠比被針刺進去還痛!痛很多!

腋下被擠比被針刺進去還痛!痛很多!

 

「喔!我剛剛忘記告訴你,擠膿比針刺還要痛喔!」醫生慢條斯理地說。

「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經知道啦!

一直擠!一直擠!我痛到在腦中複習A片的畫面止痛,卻還是很痛。

沒辦法我只好使出我的終極絕招-------

我告訴我自己:「沒關係,不管是多麼痛苦的事情,一旦開始了,

就一定會有結束的時候。現在,都是過程。不能忍耐的話,就單調地承受吧。」

 

於是,我一邊笑一邊抽搐。

不知道被擠了多久,我恐怕是快暈過去了,醫生總算停止。

我鬆了一口氣,苦難終於依照約定結束。

我的神之催眠法還是很有效滴!

 

「那個……」醫生。

「好了嗎?」我轉過頭來。

「傷口不夠大,我要再刺一針,把傷口再割開一點。」醫生笑笑。

「啊?還沒結束!」

 

我決定暫時中斷我的意識,俗稱自我放棄。

然後醫生又刺了一針,這時我領悟到,痛苦是無法習慣的,

不會因為剛剛挨了第一針,第二針的痛苦就會呈等比級數往下掉,不會!不會!不會!

第二針還是超級痛!

邊際效應遞減個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痛到我連自我放棄都辦不到,我已經笑到臉都僵硬了。

醫生感覺到我好像是真的沒在假裝痛的,於是開始叫我深呼吸,呼!吸!呼!吸!

還認真指揮我呼吸的節奏!免得我一路笑到往生。

 

「女人生小孩就差不多是這麼痛,所以在生小孩的時候,才要一直呼吸呼吸啊。」

醫生淡淡地說,然後又開始用力擠膿。

「……是這樣吼,真的吼!呼!吸!呼!吸!」我的腳已經在半空中踢到不行。

雖然我很確定,女人生小孩肯定比我的腋下被刺被擠還要痛,

但我也只能用大口呼吸去欺騙我自己。

 

結束的時候,我已經滿身大汗。

女孩同情地看著我。

我坐在椅子上,還是病床上?還是站著?忘了。

總之醫院裡周遭一切,看起來都恍如隔世。

我沒有生出小孩,只留下一堆膿跟血。

醫生大致消毒了傷口,貼了一塊紗布蓋在上面後,就放我失魂落魄地離開。

 

當天下午我還去了靜宜大學演講。

演講的時候我麥克風都沒有隨意移動,

因為我的右手腋下只要做出上下的移動,就會很痛。這樣的痛持續了兩天。

 

今天去複診,醫生宣布我的腋下沒事了,只剩下一點粉瘤。

無論如何,我終於寫完了這段恐怖至極的回憶。

從現在起,我決定退出腋下噴火這項特異功能的研發,請不要鼓勵我謝謝!

 

 IMG_0324  

 

 

, , , , ,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玉米虫
  • 對不起,但我笑了。
    好好保養腋下啊!
  • 九粉
  • 我也試過腋下紅腫發炎,不過我都很勇敢的自己擠啊 = =

    刀大,我想問邀請你來香港中學演講的機會大不大,你有沒有空的?
    還有演講的費用是多少嗚嗚嗚,我們副校長答應如果時間允許可以邀請你來的(真是豪邁的副校啊愛死她了!)!!!!
    我也有寫郵件問曉茹姐的不過她還沒回覆TAT
    我已經等!不!及!了!
    跪Orz
  • 糖果貓
  • 過一陣子,就真的可以問你「腋下如何」了!!(笑)
  • 無法顯示網頁
  • 哈哈哈哈哈哈
    綺夢發炎了~ 哈哈哈哈哈哈 ^^
  • Ka Ching Yau
  • 有粉瘤要再擠一次吧A_A
  • Morgan Sim
  • 就这样放弃啦?
    哎。。看来我这辈子都没机会看到腋下喷火了
  • OZCON
  • 表示同情,可是真的很好笑xddd
    那個醫生非常有經驗的不嚇走病人之餘告訴了你事實xdd
    盡責、為病人設想而避免被投訴
  • ham828
  • 午餐时候看这篇会喷饭,噗哈!
  • 悄悄話
  • 朱朱Daby
  • 哈哈我也長過!!
    被擠超級痛!
    飆淚了我~
    之後都用冷凍治療(又痛又冰)
  • 悄悄話
  • 吳蓓欣
  • 老大好好笑
    可能是你太想要腋下噴火了
    腋下才會化膿
  • 衛真
  • 雖然知道很不應該,但天啊!我笑到快往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arisa520
  • 真的笑到要往生了,讚!
  • Lee Ting Wang
  • 我想練腋下長毛的特異功能
  • Paris Chen
  • 還好只是腋下,痛得只夠寫一篇文章,如果是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