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446_639259086090136_1907012411_n  

(44)

 

我知道再過不久,現在我正經歷的一切也會變成一場夢。

 

所剩的時間不多,我卻一點也沒有反過來珍惜這個軀殼的意思,反正我的靈魂即將出竅,狡猾地轉生到一個乾乾淨淨的人生裡。

 

不過經驗畢竟還是有用的,回想起來「這一世的我」之所以還會成為殺手,都怪我在南韓那間破爛酒吧遇到那一個禿頭胖子,手賤打開了他遺留下來的公事包的結果。

 

我猜那個禿頭胖子是「某一世的我」的經紀人,我猜想「某一世的我」也曾經試著想將他幹掉卻沒有成功,見鬼了就是類似這種殘留的不純物害得我重蹈覆轍,無法順利開展我的搖滾人生。

 

我不能再犯一樣的錯誤,我得快一點將「這一世的我」存在的痕跡全都抹消,免得他們像幽魂一樣糾纏我美好的下一世。

 

 

IMG_3005  

 

劉錚哥是我第一個經紀人,所以我先飛到首爾,找到劉錚哥的路邊咖啡餐車。

 

遠遠就看到我的劉錚哥向我揮揮手,假裝熱情地幫我點了起司蛋糕。

 

「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啊?我聽說你最近都在台灣亂殺人啊哈哈!」劉錚哥自顧自乾笑:「不都在忙著開槍嗎你!」

 

「是啊。」我用手抓起起司蛋糕就塞,含糊不清地說:「今天輪到朝你身上開槍。」

 

「……」劉錚哥楞了一下:「你是開玩笑的吧兄弟?」

 

「我先殺你,再殺你老婆。」

 

我將兩隻槍放在塑膠小圓桌上,用力吸吮著沾滿起司的手指:「砰,砰。」

 

「喔……為什麼?」劉錚哥臉色一沉。

 

他沒向我求饒,真是非常了解他現在的處境,更清楚我說到做到的瘋狂。

 

「想殺人還要找原因不太累了嗎。」我的視線示意劉錚哥可以跟我比賽,誰先拿起桌上的兩把槍就能把對方幹掉:「不過如果你有本事把我幹掉的話,我也不介意死在這裡的是我。」

 

「……」劉錚哥冷笑,用來冷笑的嘴角肌肉卻在抽搐。

 

「拿啊?跟我客氣什麼啊劉錚哥。」我故意翻白眼。

 

不愧是幹過殺手的經紀人,劉錚哥可沒有浪費掉我這一翻白眼、視線飄離的機會,他雙手搶過桌上的雙槍,一句再見都不說,毫不猶豫就對著我扣板機。

 

我笑了出來,劉錚哥卻沒有笑。

 

對著我發射的只有喀喀喀喀四個聲音,那兩把槍裡的子彈早就被我拿出來了。

 

「開個玩笑。」但我沒有笑。

 

我從背後拿出真正填滿子彈的雙槍,對著劉錚哥說:「別跟我計較啊。」

 

劉錚哥這個大格局的人當然不會跟我計較,他只是仰躺在椅子上回憶他自以為是個詩人的一生,然後為他額頭上的彈孔做最後一首爛詩。

 

男人就是要說到做到。我走去餐車收銀台跟他臉色慘白的老婆說:「大嫂,起司蛋糕很好吃,咖啡就普普通通了,本末倒置了吧這間店哈哈。另外幫我跟劉錚哥說,他寫的那些詩真是爛透了,超瞎。」

 

大嫂當然太同意我了,所以她馬上就飛奔向劉錚哥傳話去了。

 

我不知道跟我一直不對盤的鬼子是誰,我猜我也不可能因為我真的很想知道就忽然知道,姑且就先放過她。不過我倒是很清楚在哪裡可以找到我另外三個經紀人。

 

我飛去香港,直接就在機場廁所將被我約來的火柴頭的腦袋轟掉,用的還是他特別帶來給我的槍。

 

然後我馬上搭下一班飛機到日本,一入境就到船井先生經營的二手唱片行,我走到櫃檯後面將還在吃飯的他喀擦一聲。

 

 

IMG_2998  

 

 

只剩下台灣的煙斗太太。

 

不過煙斗太太頗為棘手,因為她開的花店沒有開,找不到人,我打電話過去也直接進見鬼了的語音信箱。沒關係,還沒完呢。

 

飛機又一次在曼谷著陸後,我隨隨便便就弄到兩把槍、跟多到可以把天上星星都打下來的子彈,包了一台車直接往泰緬邊境出發。沿途我都在睡覺。醒來後已是半夜。

 

半夜很棒。我走下車開始清除「這一世的我」留下的見鬼了的痕跡。

 

在陌生又熟悉的街頭,閣樓,酒館,賭場,妓院,我不停地開槍開槍開槍開槍,將認識火魚的這些砸碎全數抹除。

 

我發誓過了今天晚上這個鬼地方將不再有火魚生活過的痕跡,甚至也不會有火魚曾經屠殺過這個泰緬邊境小鎮的雙槍傳說。在未來,不會有任何人在意外遇上「下一世的我」時又意外將充滿光明未來的我推向骯髒齷齪的黑暗世界。我不允許。絕不允許。

 

有件事那個自稱我此生摯友的醫生說錯了,殺光了這些垃圾時我一點也沒有開心的感覺,我只是機械式地扣板機,彷彿中槍的都是一些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在倒下前早已是沒有墓碑的屍體。我一邊開槍,一邊莫名其妙流淚,真是特效藥個屁。花了一個晚上,我幫「下一世的我」清除掉可能出現泰緬邊境的腐敗雜質,我只替這一趟不得不的旅程感到悲哀。

 

泰國有一件事的技術領先全世界,那就是變性。我承認我想過這件事幾秒種,但我還真不想只因為要徹底讓「下一世的我」完全不知道「上一世的我」是誰,就把硬自己的老二變成一條陰道,那樣做實在對「下一世的我」很不負責任。雖然我並不認識「下一世的我」,但我確信他一定不喜歡那一條人工陰道。

 

反正煙斗太太還沒挨槍,在決定「下一世的我」要從哪個國家醒來前,終究我還是先回到了台灣。

 

 

IMG_2995  

 

 

這次花店開了。

 

我興沖沖走進去,卻沒見到煙斗太太。

 

「老太太她住院了。」櫃檯的小妹一邊玩手機一邊說,看都沒看我一眼。

 

「住院?」我皺眉:「為什麼?」

 

「住院當然是生病了啊……白痴。」顧店的小妹沒好氣地回我。

 

「哪一間醫院?」我用手指比成槍形,對準她的腦袋。

 

「榮總啦。」

 

「病房呢?」

 

「不知道啦!」顧店小妹還是沒看我一眼。

 

我去了榮總,每一間病房都把門推開看看,找了幾個小時才找到了煙斗太太。

 

她變瘦了,不過瘦不是主要的問題,主要的問題是她全身上下都被塑膠管子捅成一個畸形怪狀的模樣,嘴巴上面罩著呼吸器,看樣子活不了多久。

 

她的身邊有一個礙手礙腳的看護,我將她打昏,再搖醒正在昏睡的煙斗太太。

 

「我來殺妳。」我拍拍她爬滿皺紋的臉。

 

「……」煙斗太太眼睛空洞地看著我……或沒有看著我。

 

「喂,我說我來殺妳。」我掏出槍,頂著她的臉:「醒一醒。」

 

「……」煙斗太太忽然瞪大眼睛。

 

旁邊的心電圖機器開始鳴叫,上面只剩一條沒有反應的橫線。

 

她死了。煙斗太太來不及被我殺死就死了。

 

王八蛋我本來是來殺她的,現在卻變成趕來送終的頭香,這完全不是我的本意啊見鬼了。我心情變得很差,花了很大的忍耐力才沒有把煙斗太太的屍體轟成蜂窩。

 

 

IMG_2996  

 

 

走出醫院,我馬上去了另一間醫院。

 

跟帥不帥無關,我隨便找了一間整形診所動臉部手術。我的標準很低,就是竭盡所能不要像現在的我,最好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要削骨還是要填充什麼怪東西進我的臉我都無所謂,重要的是面目全非。

 

「X光顯示,金先生你已經動過至少兩次以上的整形手術了?」

 

醫生研究著我的臉骨,表情有點猶豫。

 

「喔是嗎?那很好啊,你就再接再厲。」我真是佩服以前的我。

 

當我走出整形醫院時臉上還貼著厚厚的紗布,天已黑了。

 

紗布底下是密密麻麻的縫線,明明麻藥還沒退,卻有一種微微發燙的腫脹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覺。我無所謂,不過有點好奇倒是真的,等到過幾天紗布打開就會揭曉我下一輩子的模樣。

 

臉算是搞定了,我還有胸口上的刺青要處理。

 

雷射是無法將刺青完全處理乾淨的,我腦袋裡殘留著這樣的知識,所以我得找一個刺青師父將這條燃燒的火魚給好好改造一番。

 

正當我想隨性尋找刺青店的時候,一張貼在電線杆上的黑白廣告單吸引了我的注意,上面簡單寫著「刺青店」三個字,以及一個用麥克筆粗略畫出的「往上」標誌。

 

嗯,沒有住址,只是單純的往上啊?

 

這裡是靠近一個大公園的舊街區,四周都是老公寓,電線杆旁的公寓沒有門,那個往上的標誌多半就是指這裡吧?我半信半疑走上樓,直到最頂樓才看見那間加蓋出來的怪店。

 

那簡直是一個憑空獨立出來的小房子,窗明几淨的,門口還種了一堆礙眼的花花草草,不知道是不會做生意還是不想做生意,老闆單單用一塊畫布寫著「刺青店」三個字就作算開張,或許我是這個月唯一的客人也說不定。

 

我走進去,一個年約三十初歲的女刺青師穿著寬寬大大的T恤在裡面翻雜誌。

 

與其形容這個房間,不如描述她。她的頭髮很長,腿很細,什麼顏色跟情緒都沒有的一張瓜子臉,讓整個眼界所及都散發出一股令人不想發出聲音的素淨。

 

她看著我,我看著她。

 

「我要刺青。」我說。

 

「好。」她答。

 

她拿了一條黑布給我。

 

我很自然地就將眼睛蒙上,然後躺在床上。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只是靜靜地等待發生在我身體上的第一個動作,而她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我猜她只是看著我。觀察著我。或在想一些我無從得知的事情。正當我忽然對自己剛剛那默默遵循的蒙眼行為感到詫異的時候,她的針已在我身上刺動起來。

 

見鬼了我以前肯定也來過這裡吧?

 

肯定吧?我有一種可悲的、輪迴的、坐如針氈的直覺------會不會,我身上每一次的刺青都是這個女刺青師的傑作?黑白臉,甲蟲,燃燒的金魚。如果我以前來過這裡,等一下離開的時候一定要殺了她,免得她……免得她……免得她什麼?她能對我做什麼?

 

當蒙住眼睛的黑布解開時,天已經亮了。

 

陽光從屋底上的玻璃遮板透下。

 

我看見那條燃燒著火焰的金魚依舊存在,只是我的胸口多了一把電吉他。電吉他的圖案是流燄四射的火焰,金魚變成僅僅是象徵性的點綴。

 

初晨陽光的溫度灑在我的新刺青上,令我更加喜歡這把電吉他。如果在某日某地我重新啟動了,第一次在鏡子裡看到身上這把超搖滾的火焰電吉他,一定會堅定地朝我真正的夢想用最短直線的距離飛衝過去吧!

 

很好看,我在心裡說。然後我看見我放在地上的那兩把槍。

 

原來這個女刺青師在這種情況下,依然故我地做著她唯一該做的事?

 

「妳認識我嗎?」我慢條斯理將那兩把槍撿起來。

 

「拿去。」她伸出手。

 

但不是討錢,而是給錢。

 

「妳付錢給我?」

 

「刺青是我的興趣,不是我的職業。」

 

我狐疑地接過那幾張鈔票。

 

幾乎懶得再看我一眼,她直接躺在床上睡覺了。

 

我看著她。剛剛為了接過她給我的鈔票,我順勢將那兩把槍插進腰後。

 

我想,特地再拔出來一次是有點太矯揉造作了。

 

我幫她將門帶上。

 

 

 

 

離開刺青店的時候,我只剩下一個問題。

 

------下一世的我究竟何時重生?

 

 

 

278173960706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MingZE LEE
  • 結果火魚究竟是誰啊
  • Ying Tesn Cho
  • 小花好可愛 好想捏捏她的臉頰 XD
    刀大跟小女神在一起應該爽死了 ...笑的真燦爛 :)

    今天經過墊腳石看到暢銷排行榜第一名 : 殺手,迴光返照的命運
    蟬堡真好看啊!!!(握拳)
  • 偉宸 黃
  • 不知道煙斗和九十九的前經紀人不曉得有沒有關係...
    相似點:應該都是煙槍,都死在榮總,都...在台灣
    可是泰利(沒記錯的話)來的晚上貓胎人已經可憐的再死一次了,而九十九這時候已經是經紀人
    此時九十九的前經紀人已經死了一段時間,
    所以煙斗就常理來看不是九十九的前經紀人.......大概
    還是我的認知有錯誤,請鞭笞...
  • Stephanie
  • 小花真的好可愛
  • 渡洋鷗
  • 越看就越想哭,刀大好像沒有要救火魚的意思。
  • Air
  • 漂..........期待電影.....
    原來 有期待是如此美好快樂得事情.......THANK YOU
    @@ 好想看這部電影...看了前導.....期待中....
  • 朵莉絲
  • 年紀小小就被刀大吃豆腐(大指
  • 楊秀秀
  • 你的小周迅 可愛
  • 喵包
  • 九把刀好開心。
  • brcto
  • 出新的連載吧
  • 寶寶的第一個朋友

  • 我的三弟、弟媳和醉嫂的二個舅舅都是終生從事「獄政」工作的人員;

    他們都當過基層管理員、教誨師、戒護課長、教化課長!是一直長期與各種形形色色受刑人面對面直接接觸的第一線人員。

    我經常會跟他們談論探討「監獄中的教化」功能到底有多大成效?

    答案非常一致;真正能夠矯正偏差觀念,或者真正悔悟而洗心革面的,都是「過失犯」或者因為年輕氣盛一時衝動犯案的。

    對於一些罪行重大的或者累犯,幾乎完全沒有任何效用,這些惡性重大的犯人或累犯,出獄後再犯的機率高到八、九成,而且,其中有些還是明明犯法卻僥倖沒有被查獲而已。

    而「煙毒犯」出獄之後的再犯率更是接近百分之九十九。

    再看看,花這麼多社會資源去養這些死刑定讞的囚犯,有些根本是一心求死卻因為我們台灣「人治勝於法治」,竟然可以一拖七、八年不執刑。

    而這些自認「沒有明天」的死囚,內心的煎熬是多麼痛苦?

    那些惡性重大的死囚又是怎樣在各地監所中當老大,作威作福,欺壓其他輕刑犯,甚至連監所管理員都敢欺侮;

    為了避免這些死囚自殘自殺,監所都會派一個脾氣比較好,比較戇厚,表現較佳的輕刑犯與他們同住,結果,這輕刑犯就變成了被使喚甚至欺凌的對象。


    法務部說,六名死囚中,有人早已受不了等候死刑煎熬,「一心求死」。其中紀俊毅自從一百年被判死刑定讞後,曾經卅五次請求法務部儘速執行死刑。

    另死囚張胞輝自收押後,曾三度自殺未遂,九十二年二月他在羈押期間吞食塑膠筷,並以筷子戳頭企圖自殺,九十四年死刑定讞後,他於九十五、九十六年又兩度吞十餘顆電池自殺未遂,且他在監所有高達八次不服管教破壞秩序的紀錄。

    如果有囚犯自殺,監所管理人員不但要遭到家屬及社會大眾指責,還會被上司記過處分。

    張胞輝後來被移到花蓮看守所,九十六年三月他邊喝水、邊吞乾電池,共吞了十三顆三號電池,其中一顆卡在胃內,另外十二顆在小腸、大腸間的黏膜處,緊急開刀救回一命。

    這時,我三弟正是花蓮看守所的「戒護課長」,被張胞輝他這事搞得焦頭爛額,好幾天沒闔眼,深怕他會掛掉,最後雖然犯人沒死,結果我這三弟一樣也因為「管理疏失」的理由而受到牽連被處分。

    這就是「養虎貽患」,法務部的大老只擔心被頂頭上司責怪,怕國際特赦組織GY,怕「廢死團體」抗議,所以遲遲不敢簽署執刑令,卻從來不關切台灣各地辛勤為公的監所人員的處境和難處,出了事反正記過處分的都是底下這些基層的小咖,反正「刑不上大夫」,跟這些高高在上的大頭是沒有關係的。

    而那些「廢死團體」的混蛋,只關心死刑犯的人權和待遇,有沒有一點關心被害人、家屬和基層監所人員的心聲?

    真的是自以為慈悲,其實是喪盡天良,為虎作倀,助紂為虐,根本反社會的敗類!

    天地自然人網站/ 張開基

    http://www.cwn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62
  • 直江兼續
  • 越看就越想哭,刀大好像沒有要救火魚的意思。
    ~~~~~~~~~~~~~~~~~~~~~~~~~~~~~~~~
    我是覺或許火魚死才是最好的選擇吧 畢竟他也殺了很多無辜的人
    該還的還是得還@@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