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2186

(38)

 

我渾身濕透踏進那間精神科診所。

 

櫃檯無人,我逕自推開棲息著惡魔的診間。

 

精油香,達利的仿製畫,種滿植物的陽台,辦公桌,褐色沙發。

 

那醫生正躺在那張褐色沙發上看小說。

 

我舉起槍對著他,他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看他的書。

 

沉甸甸充滿金屬質地的重量感,我認為自己確實拿著手槍,而不是湯匙。

 

「你將泰緬邊境那些壞蛋都殺光了嗎?」醫生的視線還是在他的小說上。

 

「沒有。」我只消輕輕扣下板機,就能在瞬間殺死他吧?

 

「還是很彆扭嗎?」醫生慢慢闔上小說,將它放在沙發的扶手邊。

 

「不是彆扭。」我咬牙。

 

「那就是彆扭了。」醫生嘆氣:「把湯匙放下。我今天真是有點累了呢,什麼人都在這個時候找上我,看來這個颱風很不簡單,一口氣吹來了很多巧合。」

 

我怔住,然後將手中的……湯匙放下,疑神疑鬼地坐在沙發上。

 

是的是的是的我坐在一如往昔熟悉的大沙發上,左手拿著冰淇淋,右手拿著挖滿香草冰淇淋的湯匙。而那個醫生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這張沙發,在書櫃前面慢條斯理整理他的藏書。

 

頓時我心中更雪亮,或許在別的地方還有一點機會,但在這裡,在他的地盤上,他可以對所有事物為所欲為,包括戲耍我的性命。

 

正因為如此,也反向證明了醫生對我的毫無敵意。

 

我放下那該死的冰淇淋。

 

「以前,很久很久以前,你對我的記憶動了什麼手腳吧。」我逼視他的眼睛。

 

「我炸掉了你的記憶。」醫生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那種事情,你還能再做一次吧?」我忍耐著對他揮拳的衝動,因為我辦不到。

 

「順序弄錯了吧。」

 

醫生的手指輕輕敲著桌面,我不確定那是不是一種暗示的指令,反正我無法分辨也無從抗拒:「你應該要先問我,很久很久以前我為什麼要炸掉你的記憶才對吧?」

 

「那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東西就永遠不會失去,會失去的東西一定不是重要的。」我倒是一點也不遺憾:「被你炸掉的記憶我也不想討回來。見鬼了我根本不認識上一世的我,也不想認識。」

 

「你的台詞一直沒有變呢火魚。」醫生看起來很疲倦,但還是露出了最低程度的微笑:「這一次,又是什麼原因讓你回到這裡呢?」

 

「你不必管,照做就是了。」我不由自主加大了音量:「那是你欠我的!」

 

「我欠你的?」

 

「以前你為什麼炸掉我的記憶我就不計較了,只要你炸光我現在所有的記憶,我就當你什麼也沒對我做過!兩不相欠!」我閉上眼睛,慢慢地,慢慢地試著從我的背後重新拿出手槍。

 

雖然我可能還是拿出湯匙,但這是我唯一能夠施展的威嚇了。

 

然而,我看見我的雙手依舊拿著兩把湯匙。

 

「你對誰欠誰的定義非常古怪呢。」醫生從抽屜裡拿出一盒夾心餅乾。

 

「……我要怎麼做,你才肯炸掉我的記憶?」我緊緊握著湯匙。

 

「你討厭現在的記憶嗎?」

 

「這不關你的事,炸光它!」

 

「從你上次離開這裡到現在,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這不關你的事,告訴我我要怎麼做你才肯炸光我腦袋裡的所有東西!」

 

當我這麼大吼的時候,我感覺自己打了一個很長很長很長的嗝。

 

那醫生用憐憫的眼神打量著我,嘆氣:「嗯,原來是這麼回事。」

 

並非出於聰明或直覺,而是我滿臉淚水告訴了我。我知道那個醫生在剛剛不僅掠奪了我對時間的感覺,也同時在我的意識裡取得了我在這段時間裡的所有記憶,還偽造了我的悲傷。我知道那醫生有能力這麼做,也的確這麼做了。

 

我非常想殺了他,更後悔沒有能力這麼做的我為什麼要回到這裡領教他的羞辱。

 

「心愛的女人沒有死本來是很開心的事,你也一直暗暗高興。但她卻雇用殺手在你的面前把自己給殺了?嗯,你當然可以當場報仇,不,應該說以你的程度你大可輕易在那個殺手開槍之前就殺了他,舉手之勞拯救你心愛的她。但你沒有,你眼睜睜看著他開槍把她的頭打爛,還假裝無動於衷看著他走。」醫生倒是毫無掩飾他卑鄙的偷竊行為:「如果你的彆扭已經僵化到這種程度,我再一次將你的記憶炸掉也是徒勞無功啊。」

 

我瞪著這個對我強取豪奪的王八蛋。

 

在他面前我做什麼都無能為力,偏偏我一拳揮過去,難保我不在街頭上醒來。

 

「改個性吧火魚,改個性吧。」

 

醫生將空掉的夾心餅乾盒子給壓扁,丟到腳邊的垃圾桶。

 

「炸掉,我的,記憶。」

 

我逐字逐字地說:「除此之外,你要什麼,我都給。」

 

「好啊,那你就去泰緬邊境把那些牛鬼蛇神都幹掉吧,對現在的你來說只是小菜一碟不是嗎?」醫生難以理解地看著我:「在那之後我包準你心情變好,大概也不需要我幫你把記憶處理掉。」

 

「我!現在!就要你炸掉我的腦袋啊!」我衝上前大吼:「現在就動手!」

 

我們之間的眼神對峙了很久,我想他肯定看出了我絕不妥協的堅定意志。

 

最後那醫生從檔案卷宗裡拿出一疊厚厚泛黃的信紙,慎重放在桌上。

 

不知道為什麼,那疊信紙上的字跡教我一陣暈眩。

 

「讀完它。」

 

「……誰寫的信?」

 

「一個曾經救過我性命的朋友,在臨死前寫給我的信。」

 

「我讀它要做什麼?」

 

「如果你不讀它,我就會命令你這麼做。」

 

沒有選擇的我只能拿起那疊信紙,坐回那張該死的沙發。

 

這一坐,就深深陷進了那疊信裡。

 

 

 

DSC02187 DSC02191 DSC02193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m80825
  • 好想接下去看噢!!!(怒吼
  • 張郁敏
  • 火魚實在是...一個非常悲傷又寂寞的角色

    害怕失去反而更容易放棄
  • 偉宸 黃
  • 火魚的人生整個是悲劇...
  • Michael
  • 我想是火魚寫給自己的信吧
  • 仙
  • 好巧啊一過來就前排!!!
    雖然火魚悲劇了但是我開心(喂)
  • Dan Chou
  • 不知道為什麼
    覺得很傷心
  • ZKai Tan
  • 寂寞伤心人,最终还是因为执着^^
  • 賴冠儒
  • 超好看XDD
  • arguslin
  • 好吧...我投降了。我去買小說...
  • mjleong88
  • 火魚寫給自己的信!必须的~这么简单的问题~
  • 怪獸
  • 不錯不錯 想買小說@@
  • 呂便當
  • 有個很努力的女孩
    把整本共快300頁的小說整裡成圖檔
    用網路傳給在澳洲的我喔!

    Ps:她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我住在連地址都沒有的地方
  • Wang Jianfeng
  • 好想接著看啊!!!!!!!!
  • Wang Jianfeng
  • 為什麼新加坡沒有賣!!!
  • 查理 王
  • 看完了~但這裡面是不是有藏一個伏筆~
  • mars2010
  • 幹,我輸了,明天去買小說,啃,輸的我毫無抵抗。
  • 西瓜
  • 我輸了!我已經買了!
  • 哈哈哈謝謝啦

    九把刀 於 2013/03/21 01:01 回覆

  • 劉博旭
  • 小說已經看完了還是會忍不住過來看哈哈哈哈
  • 蔡振翔
  • 殺手7不辦簽書會嗎??
  • 吐司
  • 《殺手‧迴光返照的命運》超好看的,各位還是直接買回來珍藏吧!

    「蟬堡」以取得。
  • 悄悄話
  • 波爸
  • 刀大真是太讚了~
  • 悄悄話
  • Tim Roth
  • 再HOLD兩天我就買
    之前都只收藏對議題感興趣的
    如討論正義的 正義系列三書 功夫 風華絕代的正義 夙興夜寐的犯罪
    討論生死的拼命去死
    發覺你靠書寫也補償了很多你對大議題的行動力
    萎縮成只關心一下動物 關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車禍 和反反核
    市井小民捐錢外包的同情心 對已經是個人物的九把刀而言是否反成為補償嗎啡?..
    或許你得自我定位是 塑造一種形象 表達 你看!像我這樣的人都可以行善!你也行!
    而上述這件事從你出道以來已經做得很好了
    但接下來 隨著你的武功(本事、影響力)越來越高強 是否在大議題 與大戰鬥
    的人生成績上 也開始計畫著著墨?(兼顧原有風格)
    胡適走後 有人評這麼重要的一個人 卻做了這麼多不重要的事
    希望九把刀不要有這些遺憾 也不要被以前的自我定位侷限住了
    希望您才華上的偶像如尾田 和 富奸 不要變成狹隘化了的人生上的偶像
    因為你是最能體現 大丈夫怎麼可以火燒自己才說話 這句話的人。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Fong Lan
  • 拖太久了
    心中癢癢的
    請高抬貴手 讓我們一睹藍調威能
  • 直江兼續
  • 哦 看這情況醫生和火魚以前好像是朋友 醫生想幫他想開但
    終究不能改變火魚的個性 只能消除記憶 看來還是有醫生辦不到
    的事呀@@o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