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7封底  

(31)

 

台北是一個隨處都被便利商店淹沒的城市。

 

回到飯店前我在大街上的便利商店買了一手金牌啤酒上樓。

 

事實上當我隔著冷飲櫃玻璃一看到金牌啤酒,尤其是玻璃瓶裝的金牌啤酒的時候,舌頭上就生出了那啤酒獨特的清爽滋味,我猜上一世的我肯定到過台北這地方,喝過不少瓶這個牌子的啤酒,搞得這一世的我非得再續前緣不可。

 

回到房間,等待著我的是門縫底下的蟬堡。

 

我深呼吸,不禁笑了,抱著「最好吃的部分要留待最後一口才吃」的慶祝心態,將它好好放在電視機前面。這種壓抑可是我反覆練習了好幾次才勉強鍛鍊出來的意志力。然後去洗澡。

 

雖然我心裡沒病,但看看心理醫生的結果還是讓我心情意外的好,於是我一邊喝酒一邊沖澡慶祝。等我喝到第三瓶啤酒的時候,我忽然被重重揍了一拳。

 

肯定是水聲太大才讓我沒聽見房門被打開的聲音哈哈哈,幸好心情愉快的我手裡拿著玻璃酒瓶,這點連我也沒料到會派上用場,於是那個正在狂揍我的男人也吃了一點苦頭。

 

遺憾的是我畢竟不是一個擅長肉體格鬥的殺手,我的身手至多拿去凌虐路人跟一些措手不及的大老粗,面對我的同行------是的,我聞到了濃烈的專家氣息,我只有任憑宰割的份。肋骨肯定被打斷了幾根,下顎大概也快裂開來了,最後我被反手扣上了手銬,溼淋淋又赤裸裸地給扔在床上。

 

「真行啊,這一下我真沒料到。一邊喝酒一邊洗澡?哈。」

 

那個年輕的同行笑笑,輕易將毛巾撕開,緊緊綁住了自己的右上手臂。是的我剛剛用碎開的玻璃酒瓶劃傷了他的手,這個意外的掙扎應該贏得了這位同行一點點的尊敬吧。

 

「接下來?該不會是雞姦我吧?」我故作輕鬆。

 

「抱歉我沒有那種嗜好。」他笑笑,輕輕揮動手臂,確認傷勢。

 

「我就不問誰想殺我了。」我扭動身子改變姿勢,讓自己稍微舒服一點,可斷掉的肋骨讓我連呼吸都隱隱作痛:「不過你哪位啊?名字至少可以告訴我吧。」

 

「還是別了吧,萍水相逢罷了。」無視我的狼狽,那正是他的傑作。

 

這位優秀的年輕同行很快就在電視機前面發現那只僅屬於我的牛皮紙袋,不用打開他也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他笑了笑,將它扔進了放在地上的一個薄揹袋。那是他額外的戰利品,猶如我血淋淋的頭皮。

 

隨後發生的事我也不算意外,還有點發噱。

 

那年輕的同行拿出一台很不起眼的手機,用轉接線將它連結電視,一邊說道:「同行就是有這個好處,接下來我要做的事你也做過,所以你就果斷放棄掙扎吧。

 

「同意。」

 

沒有意外,在你死之前,雇主有幾個問題想問你,如果你好好回答的話,就有機會死得輕鬆點。」他頓了頓,微笑:「我就不騙你有機會活下去了。」

 

「怎麼有這種毛病的人那麼多啊?真是報應啊報應。」我覺得非常好笑。

 

飯店的五十吋電視同步出現了手機上的螢幕,只是我並沒有看見任何人在畫面裡。不過我認出電視裡的畫面肯定也是在這間飯店的某個房間,不管是裝潢風格與擺設的細節都如出一轍,說不定還是在同一個樓層。

 

也就是說,雇主對我的恨意不是一般般啊。

 

「第一個問題,你猜猜看,是誰買了你的人頭?」同行拿起一瓶我買的金牌啤酒,直接用手指扭開瓶蓋就喝:「猜對了,雇主就會親自問你問題,那樣的話你就可以同步看見雇主了。」

 

「愛蓮娜?」我笑了出來,該不會愛蓮娜也認為我跟她有過一段情吧?

 

同行隨意一腳踢向我的臉,我的鼻子立刻給踢斷。

 

我不恨他,我知道這一腳也是合約的一部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痛得眼淚直流,卻還是大笑:「竟然不是愛蓮娜啊?」

 

「繼續猜,努力點。」同行一臉抱歉,不過我比較介意的是他喝了我的酒。

 

「看在同行的份上,你也開一瓶啤酒喂我喝,讓我好好喝完再上路吧。」

 

「辦不到啊。」同行聳聳肩,瞬間就將手中那瓶啤酒給喝光。

 

想殺我,我無所謂。

 

但喝了我的酒又不讓我喝,就衝著這一點我決定等一下就殺了他。

 

「猜啊,繼續。」他扔掉酒瓶。

 

「我猜不到。」

 

然後又是一腳踢過來,我的臉有種瞬間炸掉的劇痛感。

 

是啊,誰會想殺我?每一個被我殺掉的人都有殺掉我的理由,但他們又都確實下了地獄或飛到天堂,我可是見鬼了從未失手。

 

我一邊將快令我無法呼吸的濃鹹鼻血用力噴出鼻孔,一邊隨便回想我這短暫的人生到底招惹過誰。很快就湧出一大堆新答案。

 

「鬼子?她看我不爽很久了。」我冷笑:「她大概覺得用我常常殺死別人的方法反過來殺死我,非常有諷刺性吧,那個臭三八賤女人。」

 

「不是喔!」同行又旋開了一瓶啤酒,笑笑:「開始動腦了喔前輩,繼續。」

 

這次他還是一腳踢了過來。大概是我開始認真回答問題,他這一腳只是象徵性輕輕戳了我斷掉的鼻子一下就收回去,意思意思滿足雇主設定的條件而已。

 

「劉錚哥?」我狐疑:「就只有劉錚哥跟鬼子知道我的行蹤,不是鬼子,就肯定就是劉錚哥了……」此時我抬頭看了那位同行的年輕人一眼,笑了出來:「不,不是劉錚哥。」

 

「喔?」

 

「劉錚哥沒有殺我的動機,不過從你聽到劉錚哥的表情來看,你認識劉錚哥沒錯,也就是說,大概是雇主對我下了單,正好被劉錚哥給接到,基於生意就是生意的硬道理,劉錚哥還是下給了某個殺手要他處理我,哈哈哈哈鬼子說有個在台灣的單子可能要請我順便殺一下,肯定就是這張單了,不過她沒說的是,單子上面的目標,就是我。今天我死,鬼子跟劉錚哥都有一份。」

 

「要你猜的是雇主,你猜經紀人做什麼?哈哈哈來,這一腳還是要給你。」

 

那同行這一腳踹向我的肚子,揍得我差點在床上吐了出來。

 

「沒錯,我的經紀人也是劉錚哥,我的年紀比你小,但說起來我算是你的前輩。劉錚哥特別交代我,如果你死前猜出他有份,要我一定要跟你說聲……算了吧,你也公事公辦宰了那麼多人,當然也會輪到你被公事公辦的一天,所以我們之間就省下對不起了,對了,如果你竟然能僥倖不死,我劉錚哥還是會繼續跟你合作下去。講完。」這位同行仔細複述完劉錚哥的話,聳聳肩。

 

「我當然是不會怪他。」我對那樣的想法完全嗤之以鼻。

 

不過這位年輕的同行嘲弄地說:「如果你今天僥倖不死,那就代表我死定了。放心吧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接下來你儘管集中精神猜雇主是誰吧。」

 

「米老鼠?」我噗哧。

 

「認真點啊前輩!」他一腳招呼過來,好痛。

 

「見鬼了……泰緬邊境的黑幫?」我勉強擠出這個答案。

 

「錯!」一腳踢過來,我的下顎好像給踢飛了。

 

「緬甸軍閥?」我連自己都不信。

 

「哈!錯!」又是一腳,踢得我眼冒金星。

 

「北韓的垃圾?」我越想越遠。

 

「錯!」這沈重的一腳讓我胸口翻騰不已。

 

到這裡,我已經非常肯定我不可能知道是誰買了我的人頭。

 

十之八九那個雇主所買的人頭,應該是「上一世的我」的人頭吧。

 

到底「上一世的我」跟誰結過樑子跟誰上過床我是一點印象也沒有,不過他造的業由我來擔我可是一點沒有抱怨的意思,反正我對現在的自己唯一的遺憾,就只有那一卷來不及寄出的搖滾錄音帶而已……這樣好像也不錯?

 

一個只差一步就能成真的搖滾夢,一卷充滿傳奇色彩的未發表搖滾錄音帶,一個……

 

 

「夠了。」

 

 

從手機即時轉接出來的電視螢幕上,同步出現了神色不耐煩的雇主身影。

 

雇主說的並不是華語,而是一種帶有某村落特有口音的柬埔寨方言。

 

是跳跳。

 

臉上帶著一條刀疤的,妓女跳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全全
  • 怎麼又有了呢
  • 齁蔚鋐
  • 好前面 哈哈
  • 涵涵涵
  • 雖然我已經買書看完了~
    但我還是要再看一次 XDD
  • 藍天恆
  • 竟然有人活下來吶
    雖然諸多誤會,但恨到火魚頭上你怨不了,大概也不會怨吧
    總覺得他當初會掉淚可不只是因為吉他啊...
    「但喝了我的酒又不讓我喝,就衝著這一點我決定等一下就殺了他。」
    這張狂的自信跟Mr.Neverdie有的比阿www
    其實這殺手一開始也以為是Mr.Neverdie...不過他的經記人是鄒哥
    唔...有出現過擅長肉搏戰的殺手嗎...
    嘛,反正認為火魚現在還死不了...
  • 海刚
  • 超期待下一集的。哈哈,刀大的世界里,会提古灵精怪的要求杀人的都是女人喔。
  • 悄悄話
  • ZKai Tan
  • 主角光环,就算死也会惊天动地……呵呵
  • ajump
  • 主角威能
  • 方嘉宏
  • ㄏㄏ,苦命的火魚
  • 洛寧
  • 我還是獨鍾鐵塊!看到脫北者鐵塊我都尖叫了
  • 洛寧
  • 我還是獨鍾鐵塊!看到脫北者鐵塊我都尖叫了
  • 薔兒
  • 我也是看到那個脫北者感到有 「歐歐歐歐歐!!!是你我知道是你!!」的感覺((啥?
  • Wei-Xin Lin
  • 九把刀加油!!除了小說也期待你的新電影前導片
  • 〝緯〞
  • 去全家買早餐吃,看到殺手7,好像沒看過的標題,竟然還有禪堡,就買下來了,第一次買到首刷的書耶~~開心
  • 吳蓓欣
  • 竟然是跳跳!!
  • 吳穎騏
  • 請問各位大大們,書的下方有夾著一張橫條的是否是首刷?上面有個紅色圓圈寫著殺手首刷限定!隨書附贈最殺的蟬堡最新版,就跟上一篇的照片一模一樣?還是都一樣?還是那個橫條根本沒用?另外蟬堡是夾在書裡面還是放在書外面?感謝大大解決小弟的迷思!
  • Hsin♥
  • hi刀大! 我知道在這說實在不是很適當,但我真得很希望你能夠看到,甚至大家都能看到! 就在昨晚(其實是凌晨拉),我終於有機會把那些年分享給學校的美國同學看!(我人在美國:( DVD絕對正版!) 因為房間貼滿了那些年的海報,每次近來大家都會問: 「他們為什麼要哭?」我就會開始從頭到尾講一遍:D 但可能我英文表達能力不好吧!他們好像都沒什麼興趣!昨天有人開口說想看!我整個都淚奔了!所以終於我們五個人圍在電視機錢但半夜的把他給看完!以下是其中一人親自打的>< Hi Tina showed me this film and I found it so moving, just as well done as any Hollywood movie! The movie left me speechless. I had so many thoughts and questions running through my mind, it was just a beautiful love story. Especially the end, how that's not the way u would have liked to see it end, but it felt right even though he didn't get to be with her. I love the way you incorporated such childish funny humor, but then such passionate feelings and seriousness at times. This love story reminded me of the works of Nicholas Sparks. I would love to read the book, you should get it printed in English!看完之后大家七嘴八舌的都在問東問西!正在看的時候每個人都在大家他們要親了要親了!天燈那段的時候大家更是罵的不像話!最後十分鐘每個人都說我好想哭!最後的最後我說這又是另一本書了,大家又說:他會拍成電影嗎?會嗎!我要看Tina你要給我看!真得很高興大家喜歡這部電影!因為我自己也非 常 愛!!! 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看到英文版的小說! 真的真得很希望台灣這塊小園地能夠好好的發揚光大! 我會繼續用我小小的力量到處貼海報讓大家來問我的!但我能做的不多:( 希望看到這個的大家都能如此! 台灣一個這麼值得被看到的地方,值得我們為他做些什麼:) p.s.刀大加油! 現在在考大學又不在台灣買不到書:( 但我有像喬奶大嬸(我沒在喬= = )一樣大學考試爆炸前複習你的其他小說的:目
  • 太!感!人!了!吧!

    九把刀 於 2013/02/19 02:10 回覆

  • 順子
  • 期待
  • 陳彥璋
  • 感覺有很大的陰謀==,話說這次還是個女人囧,書名可以改成陰盛陽衰的悲歌?XD
  • Writerblue
  • 進不了頭20啦~
  • 吳穎騏
  • 刀大,麻煩以後請廠商把蟬堡夾在書裡面,我買到書的外層塑膠袋底下有破洞的!(趕著上班的路途中買的,書拿了結帳完就走,這次當學到教訓。)請其他人也注意囉。
  • 悄悄話
  • 蔡其夆
  • 我好想看接下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喔!
  • Yang Xie
  • 刀大,能不能也在大陆的网上卖啊,我们这样等也很辛苦!我记得起点和塔读都有跟台湾出版社合作的。
  • Kuro Teh
  • 書到馬來西亞了嗎?
  • 賴聖奕
  • 跳跳當時竟然逃過一劫...
    這之間的誤會怎麼說也說不清阿
    從買來的小說看到這~感覺等等這年輕殺手和跳跳是屎定了(如果火魚懶得解釋XD
  • 直江兼續
  • 哦 跳跳還活著 但她為什麼要殺火魚啊@@o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