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783  

(28)

 

還記得愛蓮娜吧?

 

她可說是讓我踏上殺手路的第一個瘋女人,現在兜了一小圈又回到她身上,因為她對男人的瘋狂與踐踏沒有止盡。

 

我要做什麼呢?正因為我會講流利的中文,所以我獲得出差一趟到台灣的機會,千里迢迢去台北幹掉一個叫徐豪的中年男子。

 

出國殺人,蠻屌的,不禁讓我覺得有時殺手也有一種很商務人士的質感,為此我特別買了一件深黑色西裝外套登機,裝模作樣一番。

 

根據雇主提供的資料,徐豪是一個作家,是的徐豪是他的本名,他的筆名則叫「尋找風的男子」。會取這種矯情的爛筆名,足以證明徐豪是一個沒有才能的爛作家,把他從這個世界上抹消掉肯定沒有任何讀者哀悼,因為他們根本不會意識到發生過什麼事。

 

不曉得是雇主呢還是鬼子在資料袋裡放了一本徐豪寫的小說,小說夾頁有一張作者照,意思大概是要我看清楚了再殺。不過我覺得參考價值頗低,因為那張照片跟他的筆名一樣做作,柔焦又美肌,同樣身為男人的我感到很可恥。

 

從南韓搭飛機到台灣的途中,為了打發時間我隨便翻了一下那本叫「混亂大逃亡」的小說。那是一個關於災難的故事,說的是殭屍暴走到處吃人造成都市大恐慌那種毫無創意的災難,但小說本身對讀者造成的閱讀災難遠勝故事裡虛構的大災難,我讀得昏昏欲睡,快抵達桃園中正機場的時候竟然還有一點暈機想吐的感覺。

 

然後我就真的吐了,吐在我即時從座位前方拔出來的嘔吐袋裡。

 

我想,這本爛小說的出版一定不只是徐豪一個人沒有才能造成的,負責審稿的編輯肯定也是一個毫無才能的爛貨,不過這本書最大的弊害可不是讓不小心選錯書的讀者覺得白花了錢很後悔,而是誤導一些想以寫作維生的沒才能者,以為這種等級的低劣才能就可以出書,害得他們對專職寫作這條路躍躍欲試吧。

 

一想到才能的問題,我就想到了劉錚哥。

 

劉錚哥喜歡寫詩,狂寫濫寫不停的寫,卻誤以為自己有寫詩的才能,唉,這真是誤會大了,喜歡是一回事,能將喜歡的事當做職業是另一回事,這是連小學生都應該知道的事,卻怎麼這些人都看不清楚。

 

對這些沒有才能的人來說,意外投稿中了文學雜誌或是意外出了一本書,讓他們誤以為自己也是很有才華的,對他們的人生一點幫助也沒有,只會害他們越陷越深,進行一些完全不值得的努力……想到這裡,我忽然有一種非得趁早殺掉徐豪不可的使命感。

 

下了飛機,我住進鬼子幫我從網路登記的商務飯店,悠閒等候進一步通知。

 

我在想,專門幫殺手負責蒐集情報甚至控制情報的鬼子,畢竟不能從虛擬的網路上遠端窺視一切吧,他們應該也有親自走到目標習慣活動的地帶、像偵探一樣實際拍拍照、捕捉訊息的一面?說不定在我每次行動的時候,鬼子其實就在附近準備隨時支援我?

 

我當然不知道答案,因為這個鬼子跟我完全相處不來,根本不會聊工作之外的事,不過我並不想因為相處不來就跟劉錚哥說我不想跟她,或他,合作了,請劉錚哥找一個新的鬼子聯繫我。不,我不會那麼做,直覺上我覺得因為相處不來就不合作,是一個非常不專業的決定。

 

就在我胡思亂想了兩天後,鬼子告訴我可以結束我在台北的假觀光,她已掌握了爛作家徐豪的行蹤。我說,快點。

 

鬼子說,徐豪跟家人住,基本上足不出戶,整天在家寫作浪費自己跟編輯跟讀者的生命,若依照愛蓮娜繁瑣的殺人前要求,我肯定無法在徐豪家裡做事……除非我打算一鼓作氣把他家人殺光。嗯,我是不介意把子彈花光光,但刻意計畫殺一堆普通人實在很違背身為殺手的尊嚴。

 

跟我有一樣的想法,鬼子說我得在徐豪家之外的地點做事,而那個時機馬上就到,就在明天下午。

 

「明天下午他會出門嗎?」

 

「會,務必把握。」

 

鬼子說,那個沒有才能的小說家已如往常預約了心理醫生,只要他沒有睡過頭或臨時改預約時間,我就可以從診所外一路跟蹤徐豪,在他回到家以前伺機找機會把事情做完。

 

看心理醫生啊?一般人心情不好就是去睡覺,要不就是找朋友聊天,再不然就是去喝悶酒……然後喝到睡著,正常人不就是這樣排遣的嗎?徐豪這麼糟糕的爛小說家,賺到的版稅竟足夠他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去看心理醫生?心理醫生?SURE?這麼高級的排解法?見鬼了我真覺得這個世界真沒天理。

 

我立刻回撥電話給鬼子。

 

「又有什麼問題嗎?」

 

這算是我第一次主動打電話給鬼子,可她的聲音依舊很冷淡。

 

「徐豪出過幾本書啊?」我直接切入。

 

「十五本。怎麼?」

 

「十五本?我的天啊徐豪這種貨色可以出十五本書?」

 

「這跟任務有關嗎?」

 

「妳看過他的小說嗎?」

 

「沒有。不必要。」

 

「妳知道他毫無才華嗎?」

 

「你都可以當殺手了,他當然也可以寫小說。」

 

「……」看樣子是我自討沒趣,於是我硬生生打住這話題:「算了,反正他不可能寫第十六本了。」用力掛掉電話。

 

半天後鬼子傳了一個簡單易瞭的計畫內容給我,大抵是她幫我租了一台黑色廂型車,只要我在徐豪看診完後想辦法在路邊揍他幾拳,趁沒人看到迅速將徐豪扔上那台車,在車上全面控制他的行動。

 

再來就是將車子開到鬼子指定的廢棄停車場,在那裡我就有足夠的空間與時間把愛蓮娜一連串的要求給搞定。當三流小說家前往投胎的路上,我只要回到飯店睡覺睡到自然醒就行了。

 

有問題嗎,鬼子有問等於沒問。

 

沒問題,我說等於沒說。

 

鬼子附帶一提,暫時沒有幫我訂回韓國的機票,因為可能有一個剛好在台灣的目標需要被殺,劉錚哥考慮讓我順便動手。鬼子問我有沒有意見。我說,妳明知故問。我誠摯希望那個需要被殺的目標剛剛好是一個非常棘手的狠角色。

 

最後我從鬼子那拿到那一個精神治療的診所地址,我也拿到了計畫中的黑色廂型車,甚至那台黑色廂型車裡還放了一只裝有兩把手槍、和一小瓶強烈麻醉劑的rimowa金屬旅行箱,我的後勤真是神通廣大。

 

不過呢,我將這個完美的計畫稍微做了一點點修正,那就是我根本沒有耐性等這個三流小說家看診完再娘砲地跟蹤。

 

嗯,我在他一出家門不久就開車將他撞倒。

 

有擅長耍玩科技的鬼子掩護就有這個好處,基本上所有監視器都是廢物無誤,我只需要在意真實的路人視線就夠了。我將痛到連大叫都辦不到的徐豪給硬拖上車,然後在車廂裡一拳將他揍暈……麻醉劑個屁。

 

我直接把車隨意停在百貨公司的地下停車場,因為見鬼了比較近嘛哈哈哈哈。

 

接下來,就是愛蓮娜的驚悚劇本再加上我的即興導演了。

 

 

IMG_1784

 

(功夫改版,台北國際書展限定1000本版本)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留言列表 (25)

發表留言
  • jerry607
  • 火魚哥!
  • 李新翔
  • 頭香啦
  • 黃子芸
  • 有頭香嗎?
  • stephanie chan
  • 怎麼那麼突然!! 謝謝刀大給我的大驚喜!! You've totally made my day:)
  • 小戀
  • 看殺手竟然看這句話讓我覺得很有意思 "喜歡是一回事,能將喜歡的事當做職業是另一回事" 最近有深刻的體會。得加把勁了才能更好。
  • 藍路線
  • 原來是陰謀...
  • 楊侑樺
  • wow,一次兩集甚猛,多謝刀大。
  • 湘芸 徐
  • 儘管貪心
    但期待下一集
  • 汝所知道的 凡人
  • 可見徐豪很努力寫小說~~~
    可惜 見鬼了他遇到愛玩的火魚XD
  • 楊礎安
  • 不知道為什麼我想像的 師父
    好像再胖一點,或是壯一點
    帶個帽子

    也許應該再矮一點,或駝背 end
  • 涵涵涵
  • 又是討厭的斷點T____________T
    總覺得徐豪好衰~~~~~~~
  • 林洋德
  • 一瞬間以為心理醫生是藍調爵士~
  • 袁群
  • 深夜裡看殺手~0.0b
    期待下集XD
  • 奕軍
  • 現在想到心理醫生就想到藍調...
  • 胡智瑋
  • 博客來放上實體書了
  • 彭先生
  • 心理醫生 hydra
  • vodml227
  • wow!!真的停不下來
    今年書展缺席Sorry...超想你的哦老大!!!
  • Richard Ma
  • 很期待。。。任务中途出现了火鱼期待的挑战。。然后是精彩的枪战镜头
  • 蔡庭歡
  • 相片裡的指甲~~有一點點可怕!!:)))))
  • Boaz  Hui
  • 不是藍調嗎?
    火魚哥和藍調有何關係?期待刀大的精彩
  • mjleong88
  • 矯情的爛筆名~哈哈~~肯定是個賤人
  • 直江兼續
  • 我想知道火魚有唱歌的天分嗎 覺人常常只看到
    別人的缺點而忽略自己的 說不定火魚也是唱得不好
    或普通而已而不自知ㄎ@@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