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在我離開之前,我找了一間不入流的爛旅館,將那些從沒有派上用場的手榴彈跟軍規手槍藏在天花板的夾層裡,留給某一天不經意發現它們的人用,至於那個人是誰、用在誰身上、會不會真的有人發現,早已不是我關心的範圍。

 

我打算光明正大跟那群脫北者透過我們最頂級的管道------用假護照大大方方搭飛機入境南韓。而變故就在那之前發生。

 

那天我正坐在後巷樓梯間抽煙,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接近教堂時,另一個叫阿南的保鏢慌慌張張地跑過來跟我說,事情不好了,神父要我們快點換個地方藏匿脫北者。

 

「為什麼要換地方?不夠錢給那些警察嗎?」我將煙攆熄了。

 

「我們另一間教堂被抄了,事情有點不太妙啊!」阿南神色緊張地看著後面,好像有什麼可怕的東西隨時會出現似的。

 

「被抄?被誰抄?」我皺眉,站了起來。

 

「不知道,但那裡的弟兄都被做掉了,那些脫北者也……一個都沒活下來……」阿南氣喘吁吁地說:「這裡也不安全了火魚哥,我們得快點找個地方藏好!」

 

「都被做掉是什麼意思?」

 

「還問什麼廢話!他們全都被殺掉啦!」

 

怪了,一群等待假護照飛南韓的可憐脫北者能夠惹什麼人?神父又能惹什麼人?警察頂多勒索,頂多抓人,絕對不會刀動槍傷人命,當地的幫派更不會來找脫北者的麻煩,事實上有很多脫北者都在泰國黑幫裡擔任像我以前一樣的工作。那麼到底是誰有那種強烈動機把脫北者集體幹掉呢?正當我想多問幾句的時候,阿南的臉忽然多了一個大洞,黏黏的鮮血都噴到我的臉上。

 

我的意識還沒完全反應過來,我的身體已自動往後一彈,將門撞開,帶著我一路滾進教堂裡。在翻滾的同時,我聽見金屬柵欄門板被子彈擊碎的聲音,如果我剛剛沒有來得及逃開,我人生最後的風景就會是後巷狹窄的天空了。

 

我沒有時間慶幸,因為這種子彈擊發的簡潔節奏讓我不寒而慄。這不是一般的胡亂開槍,而是我從沒遇過的職業水準------見鬼了!這裡怎麼會被職業殺手給盯上?!

 

一道讓我呼吸不過來的閃電打進了我的腦袋,轟得我眼前一黑。我幾乎可以確定,惹到瘟神的人,不是別人,是我------一個膽敢殺掉緬甸將軍的人!懸賞令根本沒有取消,那些職業殺手完全衝著我來,來獵我的頂上腦袋!

 

我已經有半年以上沒動過手了,究竟我的行蹤是怎麼洩漏出去的?

 

停止啊笨蛋!停止思考這種無關緊要的事!

 

細微的聲響在教堂裡隱隱作動,那些細微聲響忽然散開來,朝四方消失。

 

「……不只一個人。四個?六個?」

 

我的第六感警覺,這些職業殺手不只訓練有素,還是一支有合作默契的隊伍,見鬼了真的是。我暗暗後悔,應該放在我身上的槍怎麼會被我遺棄在某個爛旅館的天花板上?

 

接下來我聽見樓下一陣嗚咽的低沉嚎聲。不是慘叫,只是嗚咽。我猜測有刀子在某個脫北者或神父的喉嚨上劃開,讓他們在無法出聲的狀態下等死。雖然是因我而死,但我一點也沒空同情那些脫北者,我脫下鞋子,赤腳在熟悉的教堂裡矮身快跑,想快一點弄清楚那些職業殺手有幾個人,在他們搞清楚這間教堂的結構之前我得儘快撂倒其中一人,拿到他的槍,我才有一絲生機……最好是兩把槍。

 

那些脫北者或神父或牧師逐一倒下的聲音,讓我嚇都嚇死了,但它們同時是我最好的線索,如果我沒膽量接近它們,我就無法逆轉絕境。忽然廚房裝滿骨瓷碟子的木櫃整個摔倒的巨響,給了我明確的方向,以及趁機衝刺的最好機會。我壓低身體快跑過去,忽然我撞見一個脫北者朝著我前方的走廊橫跑過來。

 

「快逃啊!」那脫北者大叫。

 

接著他表情錯愕地半飛起來。

 

一顆子彈從後面穿過他的膝蓋,幾乎將他的左小腿炸離身體。

 

他顛了一下,然後倒下。他拼命地大吼大叫,子彈卻沒再追過來要他的命。很清楚,那些職業殺手改變了策略,他們想讓傷者的哭喊聲引誘所有人受不了恐懼跑出來,然後輕輕鬆鬆幹掉我……或所有人。

 

果然事情如他們所料,一堆原本將自己藏好的脫北者不顧一切跑了出來,因為我聽見好多倒下撞地的聲音。這根本就是屠殺。來不及細想,我從另一條走廊閃了進去,迂迴跑向可能其中一名殺手的位置。

 

那可怕的四目相接就在下一秒鐘發生了。

 

那職業殺手當然拿槍指著赤腳速行的我,表情似乎有點難以置信。

 

「……」我也楞住了,無法動彈。

 

小熹?

 

那個連槍都拿不好的小熹?

 

「火魚……哥?」小熹猶豫又糾結的表情,似乎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從我們分開已經差不多快一年的時間,當初像個笨蛋一樣的小熹在這段時間裡肯定有很特別的際遇,讓他脫胎換骨成為可怕的職業殺手……等等,現在根本就不是思考那種事情的時候吧。現在是講人情講義氣的時候。我距離停止呼吸只有一個板機的瞬間,要不要出聲哀求他根本不用懷疑。但我就是開不了口,見鬼了小熹理所當然不能對我開槍才是。

 

但指著我的槍並沒有放下來。

 

「火魚哥,不好意思,你今天運氣不好。」小熹的眼神忽然變得很篤定。

 

「……」我凝視著被我救過好幾次命的小熹。

 

忽然我明白了,這就是小熹為什麼可以變成職業殺手的原因。我今天勢必死在這裡。死在一個捨棄了做人道理、以成全某種殘酷價值的陌生怪物手上。

 

就在小熹扣下板機的這一瞬間,當年在吸毒者的死亡現場,我跟那個白痴警察你一槍我一槍對幹的最後一顆子彈所牽動出來的特殊感覺,又重新回到了我身上。

 

好像有一股火焰在我的皮膚表面燃燒著,然後燒進了我的內臟裡。那是細胞的大爆發前夕。為了躲開中距離的這一槍,我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準備好了能量,預備提供給每一條神經與與每一條肌肉使用,我當然不可能比子彈還快,但我可以壓榨每一滴視力鎖定槍管的角度,在子彈噴出的前一刻預測它預備行經的軌道,然後提早十分之一秒躲開。

 

在感覺的特異化之下,時間的狀態被高度濃縮了。然後是視覺的幻覺化。我自認看見了小熹手指的筋肉微顫,一直連結到他肩膀上的神經與肌肉,彼此牽動,像一條柔軟的鞭子。不管能否完全躲開這一槍,我都必須在小熹扣下第二次板機之前,用最快的速度衝近他------但這些都沒有發生。

 

生死一瞬,我的動態視覺肯定達到了我個人能力的顛峰。

 

那一刻我看見的畫面可說是無比清晰,無比清晰的暴力。

 

牆壁破了。

 

小熹左側的牆壁破了。

 

破了,於是石塊噴裂,粉塵激滾,卻有一個拳頭以更快的速度,穿過那些浮在半空的石塊與碎屑,後發先至一路擊碎,以無法置信的力道揍向小熹的左臉頰。

 

非常戲劇性的,小熹的表情停留在不得不殺掉我的遺憾上,然後個被摧毀。我聽見啪的一聲,毫無疑問他的頸子整個折斷。有那麼一秒,我還以為他的頭會整個被打飛出去。小熹來不及扣板機,而我也根本沒有衝出去。

 

那拳頭慢慢伸回牆壁另一端的時候,我才瞬間醒神,衝了過去。

 

我看見破洞後面,站了一個前幾天才加入教會陣營的脫北者。

 

他很高,可身體因長期處於瀕死程度的飢餓而異常削瘦,衣服穿在他身上根本像條體積過大的薄棉被,他的臉頰骨凹陷到幾乎只剩骷髏骨架,頭髮因缺乏營養呈現半灰半黑的粗糙色感,嘴唇也乾癟沒有彈性。可他的眼神完全與他的體態極不相稱,炯炯有神,像一頭狼。

 

一頭飢餓到,就算遇上老虎也只想撲獵啃食的,狂狼。

 

「謝謝。」我撿起了小熹手上的槍,甸了甸,忍不住向他微微點頭。

 

那脫北者只有一層薄皮包覆骨骼的巨大拳頭,竟在冒煙。

 

一股,刺鼻的煙硝味。

 

「……」擁有一隻足以擊穿牆壁的鐵拳,那脫北者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他們是來找我的。」我晃了晃槍,老實地說:「不過我一個人對付不了他們。」

 

擁有鐵拳的脫北者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我們一起幹掉他們吧。」我笑了。

 

擁有鐵拳的脫北者用沉默的步伐接受了我的邀請。

 

我想我開始同情那些天真的職業殺手了。我跟鐵拳脫北者並非合作無間,其實我們只是各自幹各自的,卻無意間達成了一種殺戮上的強烈共鳴。我開槍,他揮拳。然後我得到了第二把槍,迴廊上多了一個胸骨凹陷的屍體。

 

接著我獨自幹掉了一個拿著衝鋒槍的女殺手,用了六顆子彈。同一時間,我聽見讀經房裡傳來奇怪的爆裂聲,我猜剛剛有人的腦袋或肚子被打爆了。我走過去看,發現我通通猜錯,見鬼了我頭一次看到人類脊椎骨被整個打彎後身體所曲折呈現的奇形怪狀。

 

正當我讚嘆不已的時候,一個穿著迷彩軍裝的殺手踢破門,反手一刀割破了我的肩膀。我之所以僅僅被割到肩膀而不是整個人被砍死,當然就是我奮力躲開的結果。

 

我朝迷彩刀手開槍,他躲過了一顆子彈,另一顆也只擦過他的臉頰。我猜剛剛我雙手扣下板機的時候,這個刀手的五感也一定達到非常極端的異質化,才能在這種距離閃過我的攻擊。

 

不過他閃過了我的子彈,卻沒有閃過另一顆拳頭。

 

鐵拳脫北者即時躍進了那刀手剛剛踢破的門,還沒落地就給了他一拳。那迷彩刀手的反射速度真不是蓋的,他硬是用肩膀承受了那一拳,另一隻手神速地將藍波刀砍向鐵拳脫北者。

 

鐵拳脫北者大概不是個防禦的好手,那刀子致命地砍在他的胸口,不過鐵拳脫北者絲毫沒有後退,而是掄起另一隻拳頭砸向那個迷彩刀手。那個迷彩刀手的臉上充滿驚愕,因為他絕對沒有料想到剛剛用來擋拳的肩膀整個碎掉,那隻手完全抬不起來作任何應變。

 

我開了槍,鐵拳脫北者揮了拳。

 

迷彩刀手飛出了窗戶,摔到後巷上。而忽然出現在鐵拳脫北者身後的一名職業殺手,則來不及扣板機暗算,就被我射出的兩顆子彈給送上西天。

 

這時我注意到剛剛那一刀在鐵拳脫北者的胸前劃出了一條非常奇特的切口。那切口竟然沒有流血,只留下難看恐怖的創口,不知道是過瘦的鐵拳脫北者身上缺乏豐沛的鮮血,還是他看似單薄的肌肉實際上卻異常結實。總之,我知道他今天死不了。

 

「多虧你。」我鬆了一口氣,這時肩膀才開始發熱,超多血湧了出來。

 

「……」鐵拳脫北者轉身就走,完全沒有要幫我肩膀止血的意思。

 

打獵還沒結束,我也只好暫時忍住肩膀上的劇痛,慢慢走出讀經房尋找剩餘的職業殺手。現在立場完全反過來了。一個還沒意識到任務已提早結束的光頭殺手,在走廊牆後跟我對決,一人一槍,你來我往……嗯,只是表面的對決,因為我只是慢慢開槍牽制他的位置,等待鐵頭脫北者從另一個方向靠近那光頭。

 

還需要解釋嗎?當我聽見呼咚一聲,就趕緊衝過去欣賞鐵拳脫北者的最新作品。答案揭曉,那光頭整個頭都被砸進了牆壁裡------真的就是這樣。我幾乎想立刻衝去街上買一台拍立得拍下那殺手整個腦袋被摜進牆裡、身體卻斜斜在外的怪異畫面,他的手腳都還在抽搐發抖,見鬼了竟然還沒死!

 

我補了一槍,算是對他的一點點同情。我想了想,順便補了四、五槍滿足我好久沒殺人的空虛感,順便告訴下一個殺手我的位置。來吧來吧。

 

不過所謂的下一個殺手並沒有出現,不久我聽到了樓上玻璃輕輕碎開的聲音。我想他已經從窗戶那裡逃跑了。我沒有追上去,因為我覺得替我那該死的肩膀確實止血比較重要。倒是那個鐵拳脫北者毅然決然爬出碎窗,東看西看,朝著他一心認定的方向追上去。

 

 


我不認為那個殺手回得來。

 

但我也莫名篤定,那亦是我看到鐵拳脫北者的最後畫面。

 

 

 BIG5__書店pop恐懼炸彈_stand-2  

 

 


紅色的書皮,是誠品限定的版本。


都市恐怖病系列,蓋亞出版社,義氣無限,重新登場。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8) 人氣()


留言列表 (88)

發表留言
  • 璽凱 王
  • 頭香

    等出書!
  • 王賢堯
  • 頭香?
  • 璽凱 王
  • 頭香

    等出書!
  • 噗ㄎㄎ
  • 推! 刀大讚讚
    9點半了啦
  • 卓辰益
  • 煙硝味?
    鐵塊?
  • 陳震
  • 從藍姐我想到藍雨,那隔壁房間一直播放著

    線在鐵塊出現了...
  • Frank Tseng
  • 鐵塊!!
  • matrix4118
  • 鐵塊耶~~~~~~~~那小恩呢?
  • Wang Jianfeng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铁块啊!!!!!!!!!!!!!
  • Crystal Kuo
  • 啊啊啊啊絕對是鐵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李偉豪
  • 所以火魚是......G!!!??
  • 噗ㄎㄎ
  • 鐵塊回來啦!XDD
  • Derek Wu
  • 左乳!!!
  • 悄悄話
  • kevin98524
  • 這時間軸是發生在鐵塊的故事前嗎...
  • 沒錯。

    九把刀 於 2012/12/06 22:03 回覆

  • 張浩軒
  • 鐵塊竟然還活著!!!!!!!!!!!!!!!!!
  • 彩虹色枫叶
  • 铁块出场了~~不对啦~这是过去嘛~~
  • Rich Wong
  • 令人感动的重逢.......无论是铁块未死,还是生前.....
  • Lee Chin Lin
  • 喔喔~出現了出現了~
  • Yäñ Xìñ
  • 天啊!是铁块!我最喜欢的铁块!!!
  • Yipp Yeung
  • 火魚應該不是G,
    殺手特色之一為每次主角不一樣,
    而且是G的話之前一人殺將軍的事就怪了
    這一集很有爆點!讚
  • Jou Ying Joey
  • 我的天啊~~~到底铁块是死是活啊???紧张+期待~~
  • 陳彥璋
  • 感覺還沒進到主線就碰上這麼多老面孔,殺手身世大揭祕?
  • 陳彥璋
  • 感覺還沒進到主線就碰上這麼多老面孔,殺手身世大揭祕?
  • 豈几羊羽
  • 濫的好!
  • 蘇南興
  • 鐵塊出現了0口0!!
    真沒想到故事走到這鐵塊會出現
  • rockaaa166
  • 鐵塊終於出現了啊......

    原來他是脫北者啊

    從一開始就異常的強悍呢
  • ZKai Tan
  • 铁块原来是朝鲜人??呵呵……
  • 游家詠
  • 我很喜歡鐵塊!!他岀現了阿阿阿!這集果然好看地讓人想大叫!
  • 逾成影
  • 恐懼炸彈是要出版幾次.....
    身為買過初代語言的讀者完全沒有想收的慾望了...
  • Xiaostop ≧▽≦
  • 铁块竟然出现了~好想尖叫!!!
  • 詹茂聖
  • 算是對逝者的追憶嗎?
    儘管濫情 我想很多人都想念他

    然後說真的要不是我初版的恐懼炸彈上不知道被誰借走沒還
    這次改版我也收不下去阿......
  • mjleong88
  • 11楼瞎眼。
  • 陳國柱
  • 先是燕子,之後是G現在是鐵塊,都是我喜歡的人物啊,不往我天天都在等新的文章出來,很喜歡殺手系列,刀大加油!!!!

    (鐵塊會不會是和火魚一樣混在脫北者之中?)
  • 陳品妏
  • 哇靠竟然是鐵塊 !!!!!!
    好想他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超級無敵熱血 讚啦
  • jerry607
  • 那麼,真的是最後畫面了吧?
    親愛的鐵塊,你的沉默依然是最有情的。
    在那充滿煙哨味的拳頭之上。

    看來,"火魚哥"會是貫穿大故事之中的重要腳色阿!
  • 涵涵涵
  • 鐵塊啊!!!!!!!!!!!!!!!!!!!!!!!!!
    我好亢奮XDDDDDDD
    差點眼淚就噴了出來(?
    所以鐵塊是脫北者之一
    難怪他這麼寡言 XDDDDD
  • 正
  • 哪一回有燕子?
  • Kenneth Lim
  • 火鱼遇到很多超强的杀手啊~又燕子又G又铁块的。。。下个轮到谁啊?
  • 陳逸哲
  • 看到鐵塊~想到小恩阿~~懷念
  • Jerry
  • 刀大屌的是

    故事都會有連結
    但是
    不看前一個故事也是看得懂的!!!
  • Ian Lee
  • 鐵塊!!!!!!!!!!!!!!!!!!!!!!!!!!!!!!!!!!!!!!!!!!!!!!!!!!!!!!!!!!!!!!!!!!!!!!!!!!!!!!
  • George
  • 火魚是被Mr.NeverDie殺掉的殺手前輩之一嗎?
    印象中好像有個叫火魚的
  • 小戀
  • 是鐵塊啊啊~~
    就會想到牙刷的情節~~
  • 毆大少
  • 43樓,是火輪胎~
  • pinkspring
  • 天啊!没想到会读到铁块的出场!好想念铁块呀!
  • 藍天恆
  • 最喜歡鐵塊!!!!!!太感動
    實在是好久不見...

    基本上前幾篇就該能肯定火魚不是G,有本事摸進軍營的雙槍殺手,感覺就是貓步G莫屬

    所以那個唱歌很爛的西裝傢伙就是G?哈哈
  • G就是台客啊~~

    九把刀 於 2012/12/07 14:54 回覆

  • Andy Luk
  • 上次是G、再上次在英國是燕子、這次是鐵塊
    下次是鷹和呀樂的師父嗎= =
  • 我乃希望
  • 总觉得铁块和G都认识失忆前的活鱼。。。
  • algolhk
  • 刀大所有作品中, 我最愛就是流離尋岸的花,最愛鐵塊。鐵塊回來,但可惜小恩不在了.......我恨你呢
  • 陳品
  • 鐵塊阿!!!!!!!!!!!!!!!!!!!!!!!!!!!!!!!!!!!!!!!!
  • 黃敬雅
  • 雖然是過去.但鐵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大吼大叫了啊鐵塊啊啊啊啊啊!!!!!!!!!!!!!!!!!!!!!!!
  • 秀茵
  • 啥 鐵塊
  • 泪王子
  • 整個就是精彩~殺手雜燴來囖~
  • BOSS
  • 赤川就是火魚!!!!
  • Ardice Hsiao
  • 唉...令人心疼的鐵塊,原來他是從北韓逃出來的阿。女刺青師會是之前那一個幫他讀蟬堡的女人嗎?火魚是不是被藍調爵士催眠後失去記憶的呢?就讓我們看下去~~ :D
  • Andy Law
  • 铁块啊~~~!!!!
  • 劉阿水
  • OMG!!是鐵塊!!
    我感動得快哭了!!
  • 莊 阿布:)
  • 火魚應該跟豺狼有關吧~泰利颱風那夜 最後終結鋃鐺大仔的也是豺狼.. 也許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 Kirk Mok
  • 火魚真的好像赤川呀!!!!!!!! 超懷念虎豹小霸王的!!!!!!!!!!!!!
    期待刀大用婉轉的方法寫火魚的過去呀@@
  • 悄悄話
  • 許維哲
  • 非常戲劇性的,小熹的表情停留在不得不殺掉我的遺憾上,然後個被摧毀。

    然後的後面好像有少字??

    然後這一集相當熱血!!看的超血脈噴張!!
  • 劉其鑫
  • 難怪鐵塊要小恩念蟬堡阿阿阿
    因為他是韓國人只學會講中文不會看中文
  • Bluffy Sam
  • 啊啊啊!!!!
    看到 “煙硝味”的時候整個人都亢奮了!!!

  • 悄悄話
  • kevin98524
  • 謝刀大回覆,這樣我就懂了
  • Johnny T Hsieh
  • 如果鐵塊說出韓語
    感覺整個就差了啊
    他一定是混在脫北者裡面的
    對 就是這樣
  • Hao Yuan
  • 铁块啊 好想他
    话说我最喜欢他那沉默的性格 :D

    火鱼到底是谁啊?
    还是连刀大也没有物色清楚呢? :PP
  • Pei Hsuan Tu
  • 鐵塊啊啊啊鐵塊 >/////<
    心裡酸酸的地方被觸動了啊...
  • Dan Chou
  • 真的非常非常愛鐵塊

    最喜歡的也是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每次看都一定會哭
    覺得有種心很酸很酸的感覺

    看到他出現真的大叫了啊!!!!!!!!
    最愛的鐵塊又出現了!!!
    好想知道他的故事
    最喜歡殺手系列了!!!!!!!
  • 曾信凱
  • 鐵塊!!!!!!
  • 劉貞言
  • 有像平常追海賊王的感覺了~

    刀大 加油^^
  • Ying Tesn Cho
  • 媽阿 ...
    看到鐵塊出現那段我都想尖叫了!!!
    隨之而來的就是鼻酸
    一直想到"流離尋岸的花"中 鐵塊的樣子

    看到他的出現讓我好亢奮ㄚㄚㄚ
    話說火魚不是G 讓我更想知道後續發展了~
  • Joe Chou
  • 嘖嘖...
    火魚的故事串場客串的強者還真多啊~
    先是飛刀燕子~
    再來是最強殺手貓步G~
    現在又是鐵塊~
    接下來不會是曾經當過傭兵的豺狼吧~哈哈哈
  • Raindrop
  • 鐵塊!!!!!!!!!!!!!!!!!
  • Rainbow Lala
  • 鐵塊塊塊塊塊塊塊塊塊塊塊塊~~~~~~

    藍雨的故事可惜還是沒有解答。
  • SkeZ
  • 被宰掉的將軍是G下的手吧,不然哪來的殺手會答應把他拖到墳前在死?
    G,最強也最雞巴,所以才會答應請求吧?
    另,彈吉他的黑衣人,也是G吧...
    不知道怎麼說,在字裡行間感覺到在這一話裡面不只貫徹了刀大所寫過的幾個殺手,也感覺到彷彿要來到一個大收尾了.
    but,會怎麼跟無法十日&死神泰利的大雨夜做連結?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李奕興
  • 連鐵塊都出現了,還會有誰登場啊
  • 5875
  • 該不會火魚到最後是彈吉他的大頭龍八....
  • EN
  • 鐵塊回來了,可是小恩已經死了...:(
  • Sandy Cheng
  • 難怪鐵塊不太會講國語
    原來他是北韓人 ...
  • 賴聖奕
  • 這系列最讓我喜歡的原因之一就是每個殺手故事中都有其他殺手的影子
    好像每個殺手都是真真實實活在那世界的!

    鐵塊好想你
  • Cih YU
  • 鐵塊阿…
    謝謝刀大讓這煙硝味出現
  • 陳奕凱
  • 鐵塊的命格不會是居爾一拳吧...
  • Andrew Lin
  • 刀大,流離尋岸的花該算是小恩的故事還是鐵塊的故事?
  • 直江兼續
  • 耶 鐵塊出現 殺手系列最喜歡的就是歐陽盆栽和鐵塊 因為
    這兩位都很深情ㄏ 很高興看起來鐵塊好像比火魚還強ㄎ@@o
  • 林永祥
  • 這什麼命格來著?走到哪裡哪裡的人就死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