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__書店pop  

13

 

江湖上沒有永遠的祕密。

 

一個月後,我才從江湖打聽到了各路消息,拼湊整理出大致的真相」。

 

就在我離開泰緬邊境小鎮的那天晚上,緬甸軍政府一個權勢很大的將軍死了。

 

死於槍殺。

 

據說下手的刺客神不知鬼不覺摸進了戒備森嚴的軍營,在大將軍的腰際射了一槍,子彈貫破肝臟不說,那刺客還拖著半死不活的將軍去找他當初舊情人的墳墓,讓他哭哭啼啼死在她墳前,動機莫名其妙。刺客神乎奇技摸進軍營也就算了,可他大刺刺移動將軍中間的過程當然不會太順利,有很多幸運沒死的人看到了那個刺客的特徵,其中幾個驚魂未定的將軍護衛說,那個刺客的腳步很輕,像貓一樣,從頭到尾手裡就拿著兩把槍,手槍,擋路的人全都閉上了眼睛。

 

兩把槍……兩把手槍……

 

緬甸軍政府死了一個將軍,放話出去要這個來路不明的刺客償命,不計代價。泰緬邊境一帶幫派聽聞了刺客至為明顯的特徵,人人心中有譜,當時我又見鬼了碰巧出鎮不在,根本就是證據確鑿。

 

為了向軍隊邀功,幫派打算獻上我的腦袋,索性將那些刀疤妓女通通集中抓起來,在大街上嚷著要我出面受死,否則這些刀疤妓女只好代替我挨槍。

 

我出面個屁?我根本就不在鎮上。那些幫派等了我一整個晚上,再不動手臉就丟大了,於是天一亮,答答答答答答答答,那些哭哭啼啼的妓女就被機槍一起擊斃。說完。

 

這件事該怎麼解決?

 

見鬼了哪有什麼好解決的,當那個將軍的肝臟挨子彈的時候,我還在快一百公里遠的地方苦苦找門路買手榴彈咧!我根本與那些妓女的死無關。就算她們死前巴望著我去救她們,那也是那些妓女一廂情願,我是個什麼樣的貨色,她們難道還不清楚?

 

就算當時我人在鎮上,我也絕對不會白痴到走到街上送死,見鬼了又不是拍電影。我會躲好。她們死了,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永遠離開等待我獻上首級的泰緬邊境,免得多死一個人。

 

當我不再下意識為那把藍色……還是紅色?應該是紅色的吧?總之當我不再下意識為那把紅色吉他流淚的時候,妓女被幫派屠殺的新聞也沒人想起了。偶而跳跳出現在我的夢中,她的臉孔也模模糊糊,像一堆馬賽克,連刀疤都看不清楚,但我為什麼知道這個臉孔模糊的女人是跳跳,恐怕也是我自作多情的以為。

 

很快軍隊新就任了一個胖將軍,嗯啊嗯啊我猜那個胖子一定不在乎幕後主使者是誰。反過來,雖然我完全不在意那些妓女的死,我也不在意幕後主使者是哪一方的勢力,不過我倒是非常好奇,那個受命冒充我」幹掉將軍的刺客到底是誰?說不定那個刺客根本不是「冒充我」,而是另一個擅長同時使用雙槍的槍手,說是巧合也太恭維我自己,因為我可沒那個本事拿兩把槍在軍營裡逛來逛去。

 

我只是好奇,卻沒有能力找出答案。

 

既然沒有能力找出答案,漸漸的我也不再多想了。

 

 

 

 

風平浪靜之後,我身上帶的錢也差不多花光光,不過我完全沒想到要再用「被搶劫」的方法掙錢,大概是下意識不想重來一次相同的命運。

 

那段閒閒沒事的日子裡,我跟幾個看起來像是凶神惡煞的傢伙被看中,輾轉受僱於一個特殊的人口轉運集團。很爆笑的是,這個人口轉運集團聽起來很邪惡,其實是一個基督教底下的慈善組織,那些神父專門幫助藏匿剛剛從北韓逃出來的難民------也就是俗稱的「脫北者」。

 

據那些脫北者說,在泰國當一條狗,至少還是一條吃飽的狗,在北韓當人呢……就只是一個準備活活餓死、好投胎到泰國當狗的人。所以囉,脫北者基本上只要把命活著離開了北韓,就算是成功一半了,接下來大致有四種不同的逃亡路線可以選擇。

 

有人逃往中國東北融入當地生活,但中國當局偶爾會抓幾個脫北者遣送回北韓做做外交業績,有一定的危險度,所以這個路線比較適合女人,因為女人可以率性地嫁給當地人安身立命嘛。

 

有人混進中國後,就千方百計想衝到南韓在瀋陽的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想藉此直接被以南韓難民的身分大方前往南韓,不過這種舉動趨近瘋狂,大部分還沒衝進領事館就會被中國警察給攔截,打包扔回北韓,送集中營歸西。

 

也有的人選擇組隊通過戈壁沙漠逃往蒙古,希望蒙古政府「遣返」他們「回」南韓,蒙古政府心腸好,幾乎都會照脫北者的希望這麼幹,不過常常有人捱不過在戈壁沙漠裡長途跋涉的艱辛,最後營養不良死掉,算是我個人很不推薦的路線。

 

至於我加入的基督教組織,算是走比較安全的第三條路線,當我們帶領脫北者安全離開中國雲南邊境,轉往安全的泰國暫留後,等到一定的時機,那些脫北者再集體使用變造過的護照前往脫北者最嚮往的南韓,或是乾脆在泰國長期非法拘留當黑工。

 

幫助淒慘的脫北者是不是一件很搖滾的事?是嘛!很搖滾的我在裡面負責安全維護,一有什麼緊張狀況,我就會跟其他凶神惡煞出面把場面搞定。說起來很威風,但實際上就只是給大家壯壯膽,遇到警察盤問或刁難時通常只要給錢就可以打發,畢竟那些警察也知道這堆胳膊瘦得比火柴棒還要細的難民只是想找個地方安頓下來罷了。

 

有趣的是,這件很搖滾的事做久了,我原本就會韓語……嗯,這也是我之所以會受僱於那些神父的原因,但我跟那些來來去去的脫北者混了整整半年,聽他們反覆說著不同卻又相似的背景故事,我的韓語也混雜了一些北韓的腔調跟用詞,而且混久了也改不回去,語言真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東西啊。

 

跟同一個女人做愛一千次,那女人再漂亮,對老二的吸引力也有限了。差不多當我耐性用盡,再搖滾的事也都不再搖滾。我想我真的不是什麼好人。

 

「為什麼不想做了?」神父的眼神裡透露著可惜。

 

「我覺得我不是個好人。而且,這也不是我的夢想。」我倒是不介意他的可惜。

 

「那,什麼是你的夢想呢?」

 

「就因為不知道,所以才要去找啊。」我沒好氣地說。

 

其實不用找,我很知道我真正想做什麼。徵求那些神父的同意後,我決定混在那群脫北者的行列去南韓,到那裡去繼續尋找我該做的事,嗯,我是說,也許有一個窮困潦倒的吉他手正在某個很時尚的酒吧等著我,命運的大會合之類的。

 

這次我是真的要離開泰國了。

 

 

, , , , , , , , , , , , , , , , , , ,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Ziyun Chow
  • 把刀應該還在線上 HOHOHO
    前導片怎樣了? 把刀 o.o
  • 悄悄話
  • Yi Kay Ruan
  • 這個時間上來也挖到寶~~~
  • 洛寧
  • 來個震撼彈吧!!!!!!!!!!!!
  • 洛寧
  • 來個震撼彈吧!!!!!!!!!!!!
  • 魏孟杰
  • 真是見鬼了超好看
    還有那走路輕的跟娘炮的人見鬼了的是G
    是G欸!!! 見鬼了!!
  • 陳品妏
  • 是G吧是G吧是G吧是G吧
  • mjleong88
  • 竟然真的是G。。。。原来他唱歌这么难听
  • Rich Wong
  • 在南韓與G碰面???
  • 陳陣
  • 媽~我在這!!
  • 涵涵涵
  • 是G阿!!!!!!!!!!!!!!!!!!!!!!
    快點來個熱血的下一回吧XDDDDDDD
  • 小戀
  • 下一回快来吧~~

    老大我有被录取了。。
    明年顺利当教师!!!
  • 這是今天最好的消息!

    九把刀 於 2012/12/04 23:13 回覆

  • Jerry

  • 太棒了
    刀大繼續加油!!!!!!!!!!
  • Kenneth Lim
  • 赞啊!!G又出现了!!
  • 鍾陳恩
  • ㄏㄏ
  • ZKai Tan
  • 双枪,脚步像猫一样……
    说这不是G我才不信……
  • 秀茵
  • 「嫧晴,

    如果因為別人講你幾句就忘記自己的面貌。

    那你就不是你了。」雅智這樣說著。



    「我懂。」我收拾好自己過於旺盛的眼淚。


    「如果天上有顆星星是守護你的,

    那我想那顆星星是讓人眼睛眼睛精精亮亮白飄飄又柔順的黃。」雅智這樣說著。


    我笑了一笑,很噁心的情話。

    可是他轉移我今日在職場上的失落。
  • 秀茵

  • 在家中有個傳言,在黃昏時。

    家裡的晚餐圓桌上,要擺上三個空碗和三雙筷子留給伯伯跟姑姑們。

    祂們是那場水災的流走消失的家人,會回來一起吃晚餐。

    偏遠的小村子原本沒有名稱的,我們所居住的地方被熱鬧的都市人們稱橋下邊。

    我就是從橋下邊長大的孩子。

    而當我離開故鄉到外地工作,遇到些陌生人問我故鄉在哪?

    我都說台中的中正路二段。


    為什麼我不說我住橋下邊,因為母親跟我說,別跟人說你住哪。

    我們村子廟裡有個乩童,在你出生的時候要請他幫你取名。

    乩童當時說,你家在那場水災流失的人是你們的陰德。

    母親又皺眉感嘆了一下,

    別人知道那場水災,人心不可測知。

    他們要是知道你家發生這麼悽慘的事情,不是同情,是掠奪。


    當時,我才八歲。

    母親的告誡,

    「嫧晴,凡事小心。有人問你誰家的孩子,你就笑一笑。什麼也別提起。」

    那年的我只是似懂非懂的點頭回應。
  • Hao Yuan
  • 是不是GGGGGGGGGGG?
    好期待 刀大快点加大马力!!!!
    冲刺!!!!!!!!!!!!!!!!!

    我超爱G的 :D

  • 秀茵
  • 金包銀 阿飄的事 觀音亭的旁邊算命的姓柯~有招牌

    在地人才知道都變成他的消費者

    ㄘㄟ
  • 秀茵
  • 有些事情不想再讓它傳承。
    因為,我感覺自己是那個雖小的巫女。
  • 秀茵
  • 有人說她欠打一巴掌

    就是因為她的名字可以說一個很久遠的禁忌

    打她是還債 那是她的命 不能怨
  • 悄悄話
  • Eri Lu
  • 新版的恐惧炸弹跟旧版有分别么?
    为什么不弄个漫画版?
  • Kirk Mok
  • 非常期待都恐!!!!!!!!!!!!!
  • 李奕興
  • G又出場了ㄟ
    還使一樣威啊
  • 悄悄話
  • car
  • 真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