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既然提到了曼谷黑幫,就從三年前開始說起吧。

 

那一個晚上,我在曼谷剛下過雨的鬧市街區。

 

都過了那麼久,我當然忘記那晚目標叫啥,姑且就亂叫他「豬頭哥」好了,但他肯定不叫豬頭哥。我們坐在車上吞雲吐霧,假裝是兩個正在挑選路邊妓女的無聊男子,眼睛則不時望向斜對角的那間脫衣舞酒吧。豬頭哥就在裡面喝酒摸奶等我們進去把他幹掉。

 

「火魚哥,我想你以前應該是當差的。」

 

當時跟我一起被幫會雇用的殺手小熹突然這麼說。叫他殺手真是恭維他了。

 

「當差的?」我看著那間脫衣舞酒吧,門口坐了兩桌有些醉意的保鏢。

 

「把槍摸得那麼熟,差不多就是當差的了吧?而且還是特勤小組之類的高手,不然,一般條子哪有那麼厲害?是吧?」小熹有些不安地東張西望。

 

「……我不知道,大概吧。」我瞇著眼,看不清楚酒吧更裡頭的情況。

 

大家都很喜歡謠傳殺手這一行有多專業,真是見鬼的狗屎。這一陣子我在泰國替幫派做事,除了目標今晚大概在哪以外,什麼情報都沒有,有多少保鏢帶多少槍守在目標旁邊都不知道,就知道要我們爆掉他的頭,幹正確的說法是要我們在自己被幹掉之前想辦法把對方拖下水罷了。沒人有命做得久,幹這一行的存錢規劃未來的人跟智障沒兩樣。

 

當時我跟小熹已經合作過五次了,前一陣子還有一個叫小四的矮個子跟我們一起衝,但上次對方有一大群人,他們在全掛之前還來得及對我們開幾槍,場面很刺激,但也就是因為太刺激了,小四最後沒運氣跟我們一起走。我看得出來小熹今晚有些躊躇,他大概是想起了上次的霉運。

 

這種躊躇往往很要命。

 

「如果我兩分鐘之內沒有回來,你就走。那樣的話我看你也別回倪佬那裡了。」

 

我將車窗搖上,將手伸向小熹。

 

「火魚哥,你……」小熹看起來有些驚訝。

 

「把你的槍給我。」

 

「啊?」

 

「啊什麼?我要殺兩倍的量,你的槍不給我給誰?」

 

在小熹還沒弄懂之前,我已經接過他的槍,下了車。

 

其實我根本不在乎小熹是不是會在今晚掛掉,我只是忽然很想擁有他的槍,以及本來應該死在他手上的人。或許我以前就是一個習慣拿雙槍的人,我現在就有這種感覺。我適合雙槍。我可以用這兩把槍殺了脫衣舞酒吧裡的所有人。

 

我直截了當地走進酒吧裡,那種隨性的步伐連門口那兩桌保鏢都懶得多看我一眼。在我走進那五顏六色的脫衣舞舞池中的十秒內,我飄來飄去的眼角餘光就確定了豬頭哥不在這裡。附帶一提,音樂很吵很難聽很俗豔,DJ真的缺乏品味。於是我大步朝廁所前進。豬頭哥多半是在拉尿拉屎或是在馬桶上幹女人,或者三者皆是。

 

廁所外面有一個在臉上刺青的男人在抽菸,看見我要進去,直接就伸手過來要搜身,看他那副熊一樣的身材,大概也是豬頭哥的保鏢之流。這一點幾乎更確認豬頭哥現在就在洗手間裡。很好。

 

我舉起雙手,讓他略有酒意的雙手摸向我,在他的手碰到我腰際雙槍的瞬間,他肥膩的脖子也正好被我折斷。我將沈重的他一臂鉤住,將他一起拖進廁所。在這之前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這種一氣呵成的殺人反應,肯定是前一世的我訓練有素。

 

不費吹灰之力我就找到豬頭哥正在辦事的那一間廁所,不過我猜錯了,他不是在拉尿也並非拉屎更不是在幹女人,喝醉了的豬頭哥正在馬桶上瘋狂抽插一個濃妝艷抹的男人,兩個人都大吼大叫……嗯,很有泰國情調。我用子彈向豬頭哥的腦袋道歉,順便叫那一個倒楣的男人陪他上路。

 

好吧好吧我承認,既然我能夠徒手扭斷熊一樣保鏢的頸子,我猜我當然也可以走過去把那兩個正在交媾的男人徒手給宰了。但我就是忍不住在廁所裡開了槍。我想我很清楚,一旦當我扣下板機,那槍聲就會讓酒桌上、門口旁一共十幾個保鏢瞬間打起精神。

 

如我所願的,我走出廁所,那些看起來驚慌失措的笨蛋果然決定跟我對幹。可惜他們實在是很不稱頭又不專業的保鏢,酒精擾亂了他們手上槍枝的準頭,讓我贏得太輕鬆,像作弊一樣製造了幾條雜魚的屍體。

 

我走出脫衣舞酒吧的時候,還氣定神閒地補好了子彈,免得門外忽然衝出幾個講義氣的白痴我會遺憾漏掉。但什麼意外也沒發生,真讓我失望。我走回車上,跟小熹說他回去可以宣稱這件事是我們一起幹的,我無所謂,但我真的要離開這個沒有前途的兩光幫派,喔不,更正確來說,我想離開泰國。

 

小熹油門加速,用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

 

「離開泰國?」小熹很緊張地看著後照鏡,真是想太多。

 

「嗯,說不定哪一天我會回來,不過暫時是這樣了。幹這裡實在太無聊。」

 

「我操,那我要怎麼跟老大說啊?說你死了?」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我是不會回去了。」

 

「……你想去尋找自己的過去嗎,火魚哥?」

 

「尋找自己的過去?講得那麼文鄒鄒做啥?丟了就丟了,就算找回來的記憶我也不認識是吧?」我看著窗外擦車而過的警車,他們永遠都是慢兩拍的蠢貨:「不過我有點好奇我的記憶到底是怎麼搞丟的,我去醫院照過X光,我的腦袋裡也沒子彈是吧?真他媽詭異,真的是他媽的夠詭異。」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一個我看得很順眼的路邊。

 

下車前我向小熹要了一支菸。槍我就沒還他了,放在他身上算是浪費。

 

「小熹,說實話你的槍法爛透了,你只是比一般混混不怕死而已。」

 

「……早就知道了火魚哥。」

 

「我走了。」


我咬著菸,笑笑:「兄弟一場,別死得太早啊。」



 

再一次遇見小熹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 , , , , , , , , , , ,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鄭承茂
  • 有一種東西叫做頭香,頭香需要沒有人先留言。
  • 洛寧
  • 一次兩發! 刀大辛苦啦繼續加油喔
  • Ziyun Chow
  • 人生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 但也很有多廢物等級的事得幹, 有時認真有時裝廢, 才是長久戰鬥之道, 我會慢慢脫離混亂的
    O.O 雙槍殺手 帥啦!
  • Kenneth Lim
  • 我就知道看完了就没有头香了。。。XD
  • 楊博丞
  • 一個沒注意差點遺漏第三集
    刀大梅開二度啦((是這樣用嗎?
  • bryant248
  • 兩部連載了~
  • 無風帶
  • 讚透了
    神級刀大

    你是刀神阿
  • Pei Hsuan Tu
  • 有女生推的話會提早有第四集嘛 >/////<
    G大的文還是一樣帥的很變態啊 
    = v =b
  • Xiao Pang
  • 这次杀手难道是G的弟弟吗?哈哈
  • चांग यी पॉट
  • 希望比Mr. NeverDie 變態
  • 噗ㄎㄎ
  • 又是個變態的傢伙哈哈~~
  • leon mashimaro
  • 不知会有经典的台风泰利或无法十日否?势如破竹的勇气不出了吗(0_O)??
  • 墨雨
  • 恭喜刀大獲得十大傑出青年!
  • ian414
  • 恭喜刀大
    十大傑出青年不容易啊!!!!

    這段很棒
    我很喜歡
  • 哲恩 黃
  • 懷疑火魚是不是在冷面佛身上補槍的人??
  • 黃乙祥
  • 神鬼認證嗎哈哈哈哈
  • 直江兼續
  • 偶也沒愧對手槍之神嘿 雖然沒以前利害還是有在
    鍛練呀@@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