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R9987  


因為是妳(12)

 

阿哲住在永和四號公園附近,租屋在一條老巷子的一棟無電梯老公寓裡。

 

暗紅色的鏽蝕鐵門打開,發出咿咿啞啞的過時聲響,兩人一前一後爬著窄小的樓梯,腳步聲迴盪

在燈光忽明忽滅的空間裡,竟顯得有種說不上來的空曠感。

 

二樓。

 

三樓。

 

「你家在幾樓啊?」若潔有點喘。

 

「五樓。」阿哲往後瞥了她一眼:「要當歌手,怎麼那麼容易喘?」

 

……」若潔無話可說。

 

五樓到了,有左右兩戶人家。

 

左邊的人家門縫底透著黃色的光。

 

「把東西放在裡面,我們輕鬆一點上去。」阿哲拿出鑰匙,打開左邊的門。

 

此時,若潔隨意看著右邊的那戶人家。

 

原本應該左右對稱的紅色春聯紙少了左邊的「下半截,右邊那串吉祥話則被從中撕了三條白痕

下來。里長贈送的財神爺方形春聯,竟然焦黑了大半張,黑色的部份即使嚴重捲曲了,也沒被

好好撕下來。

 

不知怎地,等待進門的若潔的頭皮居然有點發麻。

 

「別發呆,很晚了。」阿哲推開門。

 

兩人將鞋子放在玄關,阿哲似乎有點猶豫要說點什麼,卻又忍了下來。

 

站在客廳中間,若潔有點無所適從地東看西看。

 

這裡可真不小,半層樓的格局。

 

東西不多,看起來比實際上的空間更大,打掃得卻挺乾淨。

 

「這裡不可能只有你一個人住吧?」她用手指戳了戳深棕色的布面沙發。

 

阿哲打開冰箱,蹲下,拿出家庭號的柳橙汁倒了兩杯。

 

「挪。」他遞給若潔一杯,眼神竟有點侷促。

 

沒想到這個眼鏡鬼還懂得招待這兩個字的意思,若潔接過,喝了一大口。

 

「這裡是我親戚便宜租給我的,我又把它分租出去,現在是我跟另一個博士班的學長住,所以

又更便宜。省錢。」到了阿哲的家,他似乎比平常還要多一點話。

 

「那你室友呢?」

 

「應該已經回來了吧?剛剛在玄關有看到他的脫鞋。」

 

「那……我要跟他打個招呼吧。」若潔瞬間整理起頭髮。

 

「暫時不必。他回來了,可沒有在這裡。」阿哲一鼓作氣幹掉杯子裡的柳橙汁,順手在洗碗槽將

杯子沖洗乾淨,喃喃說:「……等一下妳就會看到他的。」

 

不是說回來了嗎?怎麼又不在這裡?難道是鬼啊?

 

「住這裡花了你不少錢吧?難怪你那麼愛錢。」她戳了戳沙發。

 

「還好。」

 

「多少錢一個月啊?」她打量著好像常常開伙的的袖珍廚房。

 

「不含水電,半年四萬八。」他若無其事地說,將溼杯子甩了甩。

 

「半年四萬八……那不就是一個月八千?八千!」若潔驚叫了起來。

 

這裡有客廳、餐廳兼廚房、兩間雅房、一間公共浴室,加起來少說也有三十坪,一個月才八千!

八千!

 

就算這裡不是台北市,新北市哪裡有這麼好的地方!還是在四號公園旁邊!

 

「天啊!真不公平!」

 

「什麼不公平?」

 

「就是……就是不公平!為什麼你有那種親戚!」

 

若潔整個無法接受,這麼好康的事竟落在這個死愛錢的眼鏡男身上!

 

「尖叫夠了的話,我們就上樓,天台就在正上面。」阿哲指了指天花板。

 

若潔失魂落魄地將書包放在沙發上,心裡開始想東想西,等到考完這該死的指考,就要立刻請

經紀公司幫她認真找一間便宜的房間租。

 

不,一定要坳經紀公司負擔一部分的租金才行……

 

 



 

天台很冷。

 

見鬼了的冬天還沒過去,留下的這條尾巴又長又冷。

 

若潔拉了拉衣口,哆嗦了一下。

 

其實,天氣這麼冷,為什麼剛剛不在樓下客廳對劇本就好了?

 

若潔心想,你明明就不是會對我感興趣的人,而我------我也沒發瘋啊!

 

 

可一上去天台,就看到非常非常奇怪的景象。

 

一個非常高的鐵梯子靠在天台牆緣……上面坐了一個人。

 

那人傻傻地看著天空,一動也不動地坐在梯子上,什麼也沒做,就是看著天空。但城市裡光害

嚴重,天空看上去明明沒有什麼星星,今天的月亮也不是漂亮的滿月,那個人一直專注地看著

天空,不曉得想看出什麼。

 

「這也太危險了吧!」若潔怔了一下。

 

「不用理他。」阿哲拿著捲起來的劇本,走到天台中央。

 

什麼叫不用理他?

 

萬一那個梯子不小心被強風一吹,或是坐在上面的人重心一個不穩,摔下去,至少有六層樓的

高度啊!死了就一了百了,死不了的話,苟活下來的樣子一定很難看。

 

「他……他是不是想自殺啊?」若潔有點不知所措。

 

現在是不是應該走過去,勸那個坐在長梯上的人趕快下來?

 

還是該迅雷不及掩耳地將他撲倒,別讓他有機會跳下去!

 

阿哲罕見地拍拍若潔的腦袋,搖搖頭:「比自殺還慘,他想飛。」

 

「啊?想什麼?」她怔住。

 

「想飛。」

 

阿哲打開手中劇本,用事不關己的語氣重複一遍:「他想飛,飛上去的那個飛。」

 

若潔雖然不明白阿哲到底在說什麼,但仔細一看,那個坐在鐵梯子上面的那個人雖然看起來

呆呆的,但不過就是看著天空發癡,衣著乾淨,不像是……不像是刻板印象裡那種會跳樓

自殺的人。

 

此時若潔有點明白了,這個人想必就是阿哲的室友吧?

 

「不管他?」

 

「不管。」

 

一旁的阿哲看著劇本,眉頭越看看緊,眼神越來越迷惘。

 

對從來都沒看過偶像劇的他來說,這真是太不可思議的體驗了。

 

「呼。」若潔看著手中劃了好幾個註解的劇本。

 

「這種劇本,真是……真是讓人無法理解。」阿哲有點震驚地抬起頭,問:「偶像劇都是這種

劇情嗎?外星少女……來到地球尋找傳說中的勇士?」

 

若潔紅著耳根子,悻悻地說:「編劇怎麼寫,我們就得怎麼演,這就是工作。」

 

儘管表情古怪,阿哲還是重重吐了一口氣。

 

「可以了嗎?」若潔深呼吸,卻忍不住瞥眼五公尺外的鐵梯子。

 

「好。怎麼開始?」

 

「你先從旁白開始,要慎重一點喔。」

 

阿哲用演講的腔調,很配合地念著口白:「在遙遠的銀河系的另一端,還有許許多多人類所

不知道的世界,對人類來說,無從想像就等於從不存在,在宇宙的小小角落裡安然自得地過

著自己的生活。」

 

不知怎地他抬頭看了若潔一眼,若潔鼓舞地點點頭,示意阿哲繼續唸下去。

 

「就在距離地球十五萬光年的織女星座,K7行星上,居住著一個與世無爭的和平種族,他們是

織女星人,建立起亞恩斯帝國已有三百萬年的歷史。然而,和平的日子以無法長久,邪惡的力量

已經從宇宙的另一端,悄悄盯上了織女星……等等,不是織女星吧,前面說過是織女星座的K7

行星吧?」

 

……別管這個。」她翻白眼。

 

阿哲聳聳肩,繼續用緩慢的聲音念道:「某一天,遠在一萬光年的巨蟲族乘坐著巨大的隕石雲氣

……不好意思,我得強調絕對沒有這種雲氣,不過隨便。繼續。巨蟲族乘坐著巨大的隕石雲氣,

來到和平的亞恩斯帝國上空,展開一場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恐怖侵略!括號,用特效製作無數的

恐龍蟑螂在帝國上空噴出紫色的毒霧,註,天空中有四個太陽,兩個月亮,括號。」

 

「嗯。」

 

「嗯?」阿哲難以置信地說:「嗯?」

 

「到底又怎樣了?」

 

「上面寫巨蟲族距離織女星座足足有一萬光年,就當作是真的好了,妳知道光年是什麼意思嗎?」

 

「知道又怎樣,不知道又怎樣?」

 

「光年是距離單位,指的是光行走一年的距離,也就是說,一萬光年的距離就是指光在宇宙裡

走一萬年的長度------那可是非常非常的遠!」

 

「那麼遠,就走一萬年啊。」

 

「一個種族計畫要侵略另一個種族,最快要走一萬年,邏輯上就不可能,更何況我們指的是光速,

不管這種不存在的隕石雲氣跑得有多快,絕對遠遠低於光速,我看至少要花上一百萬年吧。」

 

阿哲認真的表情,讓若潔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阿哲,你這樣一直嫌東嫌西,我要怎麼對劇本?」若潔雙手叉腰。

 

……隨便。」阿哲像是放棄似地嘆了口氣,說:「好,反正巨蟲族就霹靂雷霆把亞恩斯帝國

給滅了,妳這個公主跟國王被護衛隊一路保護到太空船,然後就是一連串假情假意的生離死別……

 

「對白!」

 

阿哲勉為其難地念著護衛隊隊長的台詞:「國王!公主!快點上太空船逃難吧,這裡有我們

抵擋著,船上已經設定好新的座標,據說那裡是個美麗又和平的星球……碰!括號,大爆炸,

括號。」

 

若潔倉皇地大叫:「父王!我們快走吧!」

 

她的身體左躲右閃,好像在閃避看不見的砲火似的。

 

沒想到她這麼認真啊,阿哲愣了一下,被若潔瞪了一眼這才接下去說:「女兒啊,為父的已經

不行了,就算上了太空船,也只是死在寂寞的宇宙旅行中,我要跟我的國家、同我的子民共存亡

啊,而妳,親愛的寶貝,復興亞恩斯帝國的神聖責任就在妳手上了,永遠別放棄希望!括號,

身體已經四分五裂的國王跪在地上,血一直噴,括號。」

 

若潔悲痛地用抖音喊道:「父王啊,女兒一定會召集最勇敢的武士,一定會帶著真愛回到這裡,

擊退蟲族,收復亞恩斯!一定!一定!」

 

阿哲淡淡地念著巨蟲族追兵的台詞:「一個都別想走,吼,吼,吼吼吼吼,殺光,統統都殺光,

這就是我們蟲族的一貫作風,有血有肉的東西都是我們的食物,吼吼吼吼吼。」緊接著又念起

護衛隊隊長的對白:「公主!快走!啊啊啊!好痛啊!原來這就是……這就是死亡啊!」

 

「隊長!從小保護我長大的隊長!」若潔淒厲地尖叫,揮著手。

 

他無奈地念道:「三角形,機艙門緩緩闔上,引擎噴出巨大的火焰,十幾個護衛隊隊員拿著

雷射槍密集開火,在帝國毀滅的瞬間掩護著公主離去。巨蟲族眼睜睜看著太空船衝向天際,

憤怒的巨蟲王什麼也不能做,只好將國王的腦袋割下來,踩碎在地上。旁白,亞恩斯,一個

美好的國度,就這麼淪陷在巨蟲族的手裡。」

 

「再見了,父王。」看著劇本,若潔哽咽地說:「再見了……我的家鄉!」

 

……」阿哲的眼神好像在發抖,咬著牙說:「等等。」

 

「?」

 

「雖然織女星座是不是有生物存在無從考察,反正是演戲,但外星球的氣候條件、引力條件

跟地球又不一樣,妳怎麼可能長得一副地球人的樣子?這一點都不合理。」他用手指用力

彈著劇本,發出不屑的答答聲。

 

「說不定就一樣啊!」

 

「荒謬。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腦殘吧?」阿哲冷眼。

 

「憑什麼說這是腦殘!你知不知道劇組為了要搭外星球的場景,要花多少錢嗎?現在的偶像劇

都是都會劇或校園劇,很少有這麼科幻的拍大製作耶!你怎麼可以一句腦殘就把它否定!」

若潔越說越氣:「就算你否定它,在心裡否定就好了啊,幹麼一直打岔打岔,你知不知道我這樣

很難融入劇情啊!」

 

更氣的是,她幹麼要幫這種爛戲幫腔啊!

 

兩個人有點尷尬地看著對方,卻又都不說話。

 

天台上寒風陣陣,恰似這兩人之間的關係。

 

許久。

 

他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用乾澀的語氣打破沉默,念著船艙中仕女、跟太空船人工智慧導航的對白。

而若潔也悻悻地重新飾演落難的公主,繼續爛戲「穿越光年戀上你」的劇本練習。

 

過了半小時,阿哲忍耐著滿肚子的疑惑與不解,總算把劇本排到了一身奇裝異服的公主在陌生

的地球上遇見了好心的、正在賣雞排的男主角。

 

「這是……雞排?」她面露疑惑。

 

「怎麼,難道小姐妳沒吃過雞排嗎?」阿哲的表情,明顯覺得對白很白痴。

 

「沒,不過這個味道聞起來好香喔!」

 

「來,一塊四十五塊錢,不好吃不用錢喔!」

 

「好吃,真的好好吃喔!」

 

「喂!小姐,妳還沒付錢呢。」

 

「錢?什麼是錢啊?」若潔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歪著頭說:「在我們亞恩斯帝國,沒有錢

這種東西呢!」

 

「妳……妳在開玩笑吧?」阿哲快崩潰了,念道:「雖然不好吃不用錢,但妳剛剛明明說很

好吃的啊?快點!別裝傻了,我還要賺錢付房租咧!」

 

 

 

「我也想吃雞排。」

 

 

冷不防,一直坐在鐵梯子上面的人開口了。

 

若潔跟阿哲不約而同看向梯子,那個古怪行徑的大胖子摸著肚子,靦腆地笑:「你們一直說一直

說雞排,說得我肚子好餓啊,我們猜拳吧,輸的人要下去買雞排。我要加辣的。」

 

他一定就是跟阿哲一起住的博士班學長了吧,若潔心想。

 

阿哲冷淡地說:「我們又沒說肚子餓,餓的人自己去買。」

 

「我也餓了,我跟你猜拳。」若潔倒是舉起拳頭。

 

「咦?我好像在那裡看過妳耶……妳有點像那個……」梯子上的大胖子學長瞪大眼睛。

 

「一次決勝負喔,剪刀、石頭……」若潔不理會,逕自大聲說。

 

「布!」梯子上的那個大胖子學長瞬間出手。

 

若潔出剪刀,梯子上的大胖子出布,勝負揭曉。

 

大胖子嘿嘿跳下梯子,拍拍屁股說:「妳真的很敢耶,通常一般人第一次玩剪刀石頭布,出石頭

的機率最高,有七成五的人都會選石頭。」

 

「哪有那麼複雜,反正我贏了。」若潔嘻嘻笑,得意地搖晃勝利的剪刀手勢:「你是阿哲的

室友吧?我皮包放在樓下,晚點再把錢給你。」

 

阿哲指著自己的鼻子:「喂!順便幫我買一塊。」

 

「你喔……算了,便宜你,下次換你請我。」梯子上的大胖子雙手插著口袋,蹦蹦跳跳下樓去。

 

阿哲看著還沒介紹的學長室友離去,突然說:「減肥的人可以吃炸雞排嗎?」

 

「我又不是減肥,是控制體重。」

 

若潔被這一打岔,也沒什麼心情繼續排戲了。

 

「我有問題。」

 

她舉手「可以去樓下嗎,這裡好冷。」

 

他看了看手錶。

 

「嗯。」

 

  234R9976  

, , , , , , , , , , , ,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留言列表 (33)

發表留言
  • Ziyun Chow
  • 若潔好可愛哦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阿哲呢
    呵呵
  • TheDay Peng
  • 飛行這個萬年斷尾終於要出現了嗎!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 悄悄話
  • 張豆
  • 一下子就看完了呢~~~!!
  • 黃敬雅
  • 阿哲是住鬼屋嗎=口=?
  • 無風帶
  • 傳說中的腦殘,哈哈

    標籤有意思
    我喜歡你寫小說
    但不喜歡你一直不出版
    (不出版我怎麼買阿!)
  • 吐司
  • 曹古勝再現!
  • 泪王子
  • 阿哲念劇本耶~哇好可愛=]
  • 藍天恆
  • 飛行,太感人了...
  • 殤
  • 沒想到她這麼認真啊,阿哲愣了一下,被若潔瞪了一眼這才接下去說:「女兒啊,為父的已經不行了,就算上了太空船,也只是死在寂寞的宇宙旅行中,我要跟我的國家、同我的子民共存亡啊,而妳,親愛的寶貝,復興亞恩斯帝國的神聖責任就在妳手上了,永遠別放棄希望!括號,身體已經四分五裂的國王跪在地上,血一直噴,括號。」
    什麼括號,身體已經四分五裂的國王跪在地上,血一直噴,括號啊!=__="
    阿哲真的超呆的好不好=____=
    讀書讀得呆呆的?(歪頭XD)
    好像讀書好的男生都這樣XD
  • Shu Yu Lee
  • 飛行..很久沒見!!
  • kuan
  • 最後的標籤好可愛喔
  • 悄悄話
  • Kai kai
  • 有越來越好看的趨勢,刀大功力要發威了。有關科幻電視劇,拍的不好,真的是一場災難。英國的長壽電視劇"Dr. who" 就是科幻加穿越時空,男主角歷經好幾代,總之什麼劇情都演,世界末日,外星人攻打阿。我是覺得裡面的科幻道具都有點"舊"和過時,所以演員的演技就得很強,要很誇張,不然會像鬧劇。anyway大家可以上網去找來看,還有我的寫作網站,大家有空也可以來看一看,打關鍵字就可以囉。Kai的美國夢
  • 洛寧
  • 那種劇本....我實在不敢恭維! 呵呵
  • Joseph Hsieh
  • g大,四號公園是中和的啊,就像釣魚台是台灣的一樣...
  • UNiXio
  • 飛行飛行飛行飛行飛行飛行飛行飛行啊啊啊啊啊!!!
  • 喵包
  • 這劇本真的很白癡...
  • 小白菜
  • 飛行!!!!!!!!!
    然後我們熟悉的刀大風格又出現了XDD
    耶 超期待 繼續繼續~~~
    P.S. 刀大真的好深情喔...
  • angie_tan5420@hotmail.com
  • 飞行!!!! 几时才会继续写飞行!!TT
    刀大最近很痴情是真的 /.\
  • 一把利
  • 不知怎的,總覺得若潔在行為和性格上都很像陳芳語Kimberley呢。
  • Emma Kuan
  • 刀大!!!
    這星期就要來新加坡演講了耶!

    趕快讓這裡的老師感受你那"跳躍"的思考吧

    阿台灣人有沒有機會跟你見面????
  • 仙滴婆婆
  • 刀大!!!!
    你什麼時候來香港啊?
    來的話可以抽個時間來我們學校演講嗎?
    真的好想好想好想現場聽你演講啊!!!!!!!!!
  • 悄悄話
  • 九粉
  • 飛行哦也~
    中秋快樂 ^^
  • 奕璁
  • 13等了好久了喔嗚嗚嗚嗚

    一直默默關注的我等不下去了QQ
  • Chun Lou
  • 可以請問一下照片裡的女生是誰,刀大的女朋友嗎?
  • 林馨怡
  • =D
    之前寫道12及時以為還會出13耶

    結果等好久都沒出~~~

    請問這會出書嗎˙?

    有出書就一定買!!!

  • YiLing Chi
  • 哈,我喜歡學長那種奇怪的幽默。
  • 2008
  • 19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