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都在醫院照顧我媽媽。

上個禮拜我媽媽因為腰椎脫垂長期下背疼痛,去彰基開刀。

這個手術是一個大刀,所幸開得不錯,我媽媽已經可以偶而下床走一走,聊天也接近演講的程度。

每次跟我的兄弟們輪流照顧我爸媽住院的時候,我都很慶幸我的工作就是我的興趣,

而我的興趣竟然是一種隨時隨地都可以進行的事,而這件事卻又好巧不巧是一個極大的娛樂。

這是我的幸運。


但昨天我幫我媽媽擦澡時,我媽差點因為站立過久而昏倒在浴室(姿勢性低血壓?),

幸好女孩碰巧來探望我媽,我一邊撐著我媽不讓她跌倒,女孩一邊趕緊到護理站叫護士幫忙,

四個人嘿咻嘿咻好不容易才將我媽搬回病床。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驚險,阿彌陀佛。





手術順利,可我媽媽偶而還是會發燒,怕是傷口感染。

為了確保我媽媽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我們完全不急著出院回家過年,

所以今年的年夜飯我決定在醫院開一桌陪媽媽吃。

于美人的媽媽說得不錯:「媽媽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媽在哪 家就在哪!于美人成長路坎坷

(話說我一直都很喜歡于美人耶,雖然我超級非常不喜歡上電視節目,但有機會我想去于美人的節目喔喔喔喔喔)







昨天晚上我在病房上網(現代科技真是太棒了,尤其iphone可以直接當伺服器),

在網路上看到我前兩個禮拜受訪的雜誌「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刊出我的訪談全文,

趕緊衝到醫院樓下的便利商店買了一本給我媽媽看。


一拿到雜誌,我媽媽立刻從病床上坐起來,拿著老花眼鏡開始細讀......該怎麼說呢,

我很感謝老天爺讓我現在就有一點點成績給我媽媽看、讓我媽媽笑著臭屁。

但遠遠不夠啊,我希望我媽媽可以看到我越來越豐富的人生,

以及連路人都可以輕易明白的成就。


比如今年年底的金馬獎,我想我媽媽可以看到我上台,拿那一座我已經下訂了的獎盃。

我希望我媽媽快點好起來,回家過點真正的清閒生活。





喔對了,雖然報紙常常亂婊我(無中生有法+標題殺人法+假公正真機八法),但雜誌相比之下好太多了,

因為雜誌記者都很樂意花兩個小時聽我聊一個議題,或談幾件事,呈現出來的東西有誠意多了。


想一想,若不是今天我有網誌,而且網誌還有很多人會看,許多事件我根本就是只有中箭的份,

老實說中箭久了卻無法還手,漸漸我也會為了不想白白中箭而變成一個只願意符合世俗價值的普通貨色。


我有之所以有一個強有力的主張,強有力的態度,全仗著我說的話能被自己的小眾媒體------網誌,給完整報導出來,

呈現事件的全貌與我的思維。有時候對一個人來說,有很多人聽到他的正義就足夠了。


網路上有全文,一連七篇,如下:

九把刀:大陸應該有韓寒,台灣有我會更好

(篇幅有限,採訪都是非常簡化的呈現,所以裡面有關霸凌的問題我會寫一大篇文章,

乃至一整本書去探討這個問題,大家請不要看了就武斷地腦補延伸我的想法。)





對了,有件事非常微妙,那就是上一篇網誌我在討論陳光標發錢,還洋洋灑灑寫了好大一沱。

但說真的,我只有想法,卻沒有特定的立場,

所以我只是在寫正面論點的時候極力的正面(還抬出一個超強的員外),

寫負面論點的時候竭力的負面(還牽扯慈濟下水),

但我所做的就是陳述我所能想到的正反論點罷了。




(希望我媽媽不要再發燒了......)


可是,好玩的是有一件我沒有預料到的是發生了,大家可以去慢慢點閱文章底下的回應。

許多人說他們贊同我,認為陳光標就是一個噁心的假慈善家,說我分析得太棒了。

但也有同樣數量的網友說贊同我,認為陳光標的確是一個誠懇的大慈善家,我分析卓越。


啊?

同一篇文章,怎麼會有極端兩派的人同時覺得我說的對?!








哈哈哈哈哈其實我只有分析,並沒有預設立場,

就文章的比例來說,正反論點基本上是質量相等,針鋒相對,但並沒有偏頗任何一方。

然而大家還是從文章裡「看到」你們想看的,於是就「強化」了你們原本的自我認知,

得到了所謂的「答案」------但這個「答案」卻是你們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了的答案,

只是你們從我的文章裡獲得了「自我驗證」,同時也「自動忽略我提供的另一方的訊息」。






也就是說,當我只是提供分析工具的時候,許多人同時停止了獨立思考的判斷力,

你們只是在尋求一種心理認同,尋找一個你們原本就已經信之不疑的想法。

我的網誌根本無法對你的想法做出真正的影響,當然也談不上是改變。







我覺得,大家不管在看任何人的文章的時候,不要照單全收他的意見,

當然也不要心存定見到只吸收你想吸收的部份,排斥你原本就不認同的想法。

(如同一個原本就很討厭九把刀的人,看到我去台南女中演講時脫褲子的新聞,只會覺得我故意耍噱頭,

完全不會去思考脫褲子的背後意義、甚至去查詢這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也如同媒體抹黑我公布學生成績侵犯隱私,到底有少人會勤勞地來看我的網誌,

把事情的真相------至少是我陳述出來的真相,給好好讀完?

沒有,在他們真正進入思考之前,他們就已經決定相信媒體了。)




(很喜歡跟女孩去吃Friday,每次都吃得很開心~~)


舉我自己來說,雖然我反對廢除死刑,但前兩天爆發出來的江國慶冤死一案,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130/143/2loos.html)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129/143/2ln6w.html),


也讓我繼續思考廢死與反廢死之間的議題拉扯。

(有時候思考會陷入冰冷的理性,這是很危險的,畢竟不管是對冤死者的家屬而言,或是對受害者家屬而言,

這都不是論點辯駁的問題,而是有血有肉的正義------

無法看到兒子獲得平反的無正義,或是無法看到兇手伏法的正義失落。)




(這是我在醫院睡的睡袋,很暖很輕,即使睡在瑜珈墊上還是睡得很香甜啊)


大家都在抱怨媒體宰制了我們的思考,

但我想,那是你們自己心甘情願將思考能力割讓給了媒體。


一個真正可以獨立思考的人,絕對不是他經常武斷地、瞬間的、即時的對一個事件做出精準的分析,

而是,當他看到各式各樣意見的時候,他可以暫時放下心中的定見,

慢慢去分析眼前的資料與各方見解,

最後才用自己的觀點(成長經驗啦,正義觀啦、求學背景啦等等)建立屬於自己的論述。


只有寬闊的器量,才能打造自己的思考世界。






另外,公布 <殺手,價值連城的幸運> 國際書展簽書會規則!

隨書贈送的蟬版一共有三份,算是商業歡樂版,

而這一次在國際書展簽書會上我會一口氣釋放出兩種版本的限定版蟬堡,

除了真正的殺手外,只有參加簽書會的讀者才可以拿到這兩個版本的故事,


(簽書會限定的版本,完全讓你知道蟬堡為什麼是都市恐怖病之首!!!)


其餘的大家就多多交流彼此手中的蟬堡吧哈哈哈(影印吧!歡迎大家影印,但我很討厭電子版的盜版),

接下來我會到台中、以及台南簽書,也會帶簽書會限定版的蟬堡過去,

2/19(六) 下午2:30起

台南金石堂新中店1樓廣場 台南市中西區中山路162號1樓

2/20(日)下午2:00起

台中墊腳石旗艦店 台中市三民路三段88號


所以中南部的大家不需要舟車勞頓,

舟車勞頓這種事就交給我來做就可以啦!


晚點公布現在的蟬堡到底出了什麼哪幾個篇章!





------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