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早上九點。

任教於警察大學犯罪心理課,同時也是談論性節目的名嘴葉教授,精神奕奕地坐在家裡餐桌上看著報紙,妻子剛剛開車送兒子去上學,留下豐盛的早餐。

即使還在家裡,葉教授依舊習慣身著燙得發亮的黑色西裝,最能凸顯出他的專業素養,腳上穿著反覆擦拭的皮鞋在鏡子前走來走去,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的踢踏聲響,有種高級品味的悅耳。

葉教授喜歡這一切。

他篤信一個人身上衣裝的標價,就等同於一個人份量。

樓下的門鈴響了。

「誰?」葉教授起身,走到對講機前。

「你好,我是蘋果日報的記者,我們想針對貓胎人的案件向您做個訪問。」

「是這樣嗎......一大早的,我才剛起床呢。進來吧。」

「實在是太感謝了。」對方似乎正鬆了口氣。

一大早就有採訪找上門,葉教授其實沒有絲毫不悅,但在語言上擺個架子有助於抬高他的地位,何樂而不為?事實上,葉教授的心裡正為了自己受到媒體的重視沾沾自喜著。

聽著樓梯間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葉教授打開門,對方一見到他便鞠躬問好。

「葉教授,實在是打攪了。」記者誠惶誠恐。

「貴報也真夠煩人的,幸好我還沒出門呢。」葉教授話雖如此,卻伸了手拍拍記者的肩膀,說道:「你們這些跑第一線採訪的也實在辛苦,吃過早餐沒有?」

「這......還沒呢。」

「別客氣,我們邊吃邊聊吧。」

籠絡媒體是葉教授一貫的做法。在這個世界上想要功成名就,就得跟媒體打好關係,這也是葉教授之所以有別於其他的同行的嗅覺,他可不想一輩子窩在警察大學裡教書、或是去上節目通告賺鐘點費。

總有一天,葉教授也想開一個屬於自己的談話性節目。

記者還沒坐下,便拿出相機說道:「我們會放在顯眼的版面。」於是葉教授對著鏡頭擺出非常嚴肅的表情,微微皺起的眉頭散發出成功人士的神采。

讓人陶醉的鎂光燈過後,記者拘謹地坐下,將錄音筆放在葉教授面前。

「是這樣的,由於貓胎人連續兩天的犯罪手法在社會上掀起很大的恐懼與討論,許多人指出,貓胎人的犯罪很可能是台灣第一宗儀式性的連續殺人,請問葉教授你的看法?」

葉教授先喝了杯水,不疾不徐地輕了輕喉嚨,表示慎重。

「我認為,貓胎人的儀式性犯罪意味著這個社會,受到好萊塢電影太多的負面影響,雖然目前為止警方收集到的證據還不足以明白貓胎人的犯案動機,但我可以大膽地預測,貓胎人一定還會繼續犯案,直到警方跟上他的腳步為止。」

「雖然現階段資訊不足,是否可以請葉教授分析一下貓胎人的犯罪動機呢?」

「動機,八九不離十,是為了譁眾取寵。」

記者嘴巴,被這樣的答案給翹開。

「譁眾取寵?連續殺了兩個人,就為了......」

「沒錯,就是為了曝光。為了曝光,貓胎人急切希望警方注意他與眾不同的犯罪手法,所以才會冒險在短時間內連續犯案,這點暴露出貓胎人犯罪心理的不成熟,其實,貓胎人還在尋找屬於自己的犯罪邏輯。」

「難道貓胎人毀掉孕婦的子宮,把貓縫進去,不是一種犯罪邏輯嗎?」

「不過是一種爛手術。」

「不過是一種......爛手術?」記者手中的筆歪了一下。

「對子宮的破壞,當然是一種犯罪心理上的選擇,我們可以牽強附會猜測兇手有扭曲的戀母情節。」葉教授想起昨天深夜,他跟幾名專辦此案的警察解說了同樣的內容,說道:「但是兇手實在是太刻意了。」

「太刻意了?」記者的身子震了一下。

「沒錯,太刻意了。貓胎人非常專注地在破壞子宮,將人類的嬰兒取出再縫進小貓,而且在過程中,貓胎人還用點滴注射生理食鹽水維持被害人的生命;第一次縫的是死貓,第二次縫的是活貓;第一次被害人提前死亡,第二次被害人還在醫院急救------還是託了貓胎人打電話報警的福。你說,貓胎人在幹嘛呢?」

「在改進他的犯罪能力。」記者很快回答。

「沒錯,改進犯罪能力,但改進犯罪能力做什麼?那只是很表象的東西。」葉教授為自己與記者倒了一杯牛奶,說道:「貓胎人一心一意延遲被害人的生命,就是想製造出恐怖的感覺,這種過於專注在增強犯罪強度的心態,要遠遠勝過於他想傳達的東西。」

「表達的東西?」記者非常認真地抄著筆記。

「貓胎人只留下了犯罪手法,卻沒有留下訊息。」葉教授睿智地撥撥頭髮,說:「一個什麼話都不想說的兇手,大大失去他應得的魅力。」

「原來如此,沒有留下訊息!」記者茅塞頓開,點頭如搗蒜。

葉教授對記者的反應非常滿意,補充說道:「當一個兇手沒話說的時候,誰會替他說呢?」期待地看著記者。

「記者!」記者脫口而出。

「對,就是記者。」葉教授拍拍桌上的報紙,說:「你們這些記者能替他說什麼?有限嘛!最後還不是一大早跑來問我這個犯罪學權威的想法?」

句句命中要害,記者幾乎要鼓起掌了。

「但......」記者像是想到了什麼,虛弱地問:「難道那種變態手術,不也可以看作是訊息的一種嗎?子宮......跟貓?有沒有什麼比喻上的關係?」

「硬要說,硬要說的話,哼,也不過是在告訴警察,他是一個有虐待動物習慣的人。除此之外?少來了。」葉教授自以為幽默地說。

「那麼,對於貓胎人嶄新的犯罪手法,教授認為可以在台灣犯罪史上佔有什麼指標性的地位?」記者將錄音筆往前輕輕一推,意味著這段話特別重要。

「創新?指標性的地位?你在開玩笑嗎,我看不出這個犯罪有什麼創新的地方,貓胎人所作的只是一種粗糙的模仿。」葉教授搖搖頭,果斷地說道:「這個犯罪最缺乏的不是技術,而是犯罪的心態。」

記者愣住了,好像完全無法理解葉教授在說什麼。

葉教授微笑起身,走到一塵不染的書櫃上取了一本厚厚的犯罪學實錄出來,迅速在裡面找到了資料,說:「Edward Theodore Gein,一九○六年出生,美國東岸的支解殺人狂,從一九五四年起開始他藝術般的犯罪。他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在與世隔絕的小鎮,性格孤僻,自從母親過世後,他便將母親的屍體保留在家中,好像她從未死去。」

記者接過沉甸甸的犯罪學實錄。

這是葉教授的拿手好戲。

對他來說,知識是可以計算重量的,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將書放在磅秤上,指標最後停在哪個數字,知識就值多少。每次葉教授將最有份量的犯罪學實錄慎重其事交給他人時,根本就不是要對方閱讀。

而是,最有效率地取得對方的尊重。

「後來Edward變本加厲,跑去掘墓偷屍,將偷來的女屍剝皮並縫製成人偶,還把人皮作成燈罩、用人骨刨碗、用乳頭製作成皮帶、人臉切下來當作面具等五花八門的<人類手工製品>。最後他殺死了附近酒吧的老闆並支解剝皮,才被警方發現。」葉教授雙手攬後,倒背如流:「雖然聽起來很可怕,但Edward終究也有可憐之處,長期與世隔絕的人生與過度依戀母親,讓他對自己的犯行毫無做錯事的感覺。最後Edward的精神狀態後來被法院判定無罪,強制送往醫療機構治療,據說後來還成為一個慈祥的老人。」

「這......跟把貓縫進子宮比起來,好像也沒有特別了不起的地方。」

「沒有了不起嗎?與世隔絕的小鎮,過度依戀母愛的扭曲,天真無邪的犯罪,製作人體手工藝品的世界......」葉教授頓了頓,打量著記者:「沒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嗎?」

「一九六○年,希區考克,驚魂記。」

「不只。」

「一九九一,沈默的羔羊。二○○一,人魔。二○○二,紅龍。」記者呆呆地從如數家珍的電影記憶庫中說出:「桑莫斯的漢尼拔三部曲。」

「沒錯,許多好萊塢的驚悚犯罪電影都是取材自無心插柳的Edward先生,就連一再翻拍的德州電鋸殺人狂都是向Edward取經的經典。」葉教授毫不留情地批判: 「相形之下,貓胎人那種機械式的犯罪,怎麼能夠跟Edward的天真邪惡相提並論呢?連替Edward提鞋子都不配。」

「......」記者沒有說話。

這個反應,讓葉教授有點反感。

這是在質疑自己的專業能力嗎?於是葉教授走到記者旁,在犯罪實錄上快速往前翻了一大疊,最後停在註記浩繁的開膛手傑克那章節。

「一八八八年,妓女瑪莎被發現陳屍在移民混雜的倫敦白教堂區,身中三十九刀,此後至少有五名妓女遭到開膛手殺害,腸子被拖出、子宮遭到挖除,行兇手段有如外科手術,其殘忍大大震驚社會,說起來,開膛手傑克也是世界上第一個由報紙媒體命名的連環殺手,此例一開,他就擁有了魔鬼的地位。」

「原來還是媒體。」

「沒錯,當時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整個城市瀰漫著恐怖的氣氛,日落之後街頭罕有人跡。後來還有許多命案都懷疑是開膛手傑克所為,其實都是別的殺人犯模仿開膛手傑克獵殺妓女犯案,你說,就連其他的殺人犯都為之傾倒,恨不得通過相似的犯罪儀式去「成為」開膛手傑克,他能不經典嗎?」

葉教授喝著牛奶,像是緬懷犯罪史上最經典的篇章。

記者碰巧也研究過開膛手傑克,可是他一點也不覺得一個多世紀前的犯罪者,只是憑著用手術刀到處獵殺妓女,如何能夠跟貓胎人相提並論。

「但他不過是殺死雜草般的妓女,貓胎人殺的可是孕婦。」

「孕婦又如何?就算把犯案用的救護車開到紅綠燈前停著,貓胎人也不過是靜靜的動手。謎一般的開膛手傑克,他的犯罪之所以讓整個社會陷入人人自危的恐慌,就是他寄了一封附有死者腎臟的信挑釁倫敦警方,肆無忌憚的囂張奪走民眾對警方的信任,徹底讓倫敦警場蒙羞。而且民眾嗜血地關注開膛手傑克的所有報導,讓倫敦的報紙賣到空前的好!」葉教授莞爾。

葉教授走到記者身旁,伸手想拿回厚厚的犯罪學實錄,繼續說道:「儀式性連續殺人犯從此變成犯罪小說最好的題材,所謂的犯罪追隨者,不過都是開膛手傑克的膺品。」

然而,葉教授發現記者的手牢牢地抓著犯罪學實錄,抽也抽不回來。

「我還是覺得,把貓縫進孕婦的肚子裡比較了不起。」記者的眼神有些呆滯。

「......」葉教授又試了一次,犯罪學實錄仍舊牢牢嵌在記者的手裡。

記者放在地上的背包,好像抽動了一下。

不知怎地,一滴汗從葉教授的後頸滲出。

汗,是冷的。

「你知道,要把貓縫進一個人的肚子裡,是多麼了不起的手術嗎?」

記者的眼神依舊空洞,好像瞳仁裡藏著一望無際的沙漠。

「你......」葉教授倒抽一口涼氣。

要命。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葉教授的雙腳只顧著發抖,卻連一點逃跑的力道都擠不出來。

「教授,來不及了。」記者緩緩從後腰抽出一把手術刀。

葉教授跌坐在地上,掀倒桌上的餐盤與牛奶。

記者臉上的胎記不自然地抽動,眼神裡的沙漠刮起了狂暴的風。

露出,貓胎人的血肉。

「你......你......」葉教授嚇得無法言語,像無行為能力的嬰兒癱在地上。

貓胎人迅速壓制地上過度恐懼的犯罪學家,一手摀著他的嘴,另一手,刀子迅速確實切開了脖子兩旁的肌腱,鮮紅的血慢慢湧出。

「在改版後的犯罪學實錄裡,貓胎人才是真正的連環殺人案的典範。而你,你也會成為典範的一部份。」貓胎人的冷笑裡,激昂著忿忿不平的情緒,在痛得快要昏厥的葉教授耳邊說道:「忘了告訴你,你忘了解釋開膛手之所以成為典範的最大原因...... 」

葉教授的牙齒緊緊咬住貓胎人的手掌。

手術已經開始。

「沒有人抓得到我,我也將成為永遠的謎。」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留言列表 (26)

發表留言
  • vidal543

  • 刀大,我是你的忠實讀者,

    沒想到我剛看完貓胎人第四,

    第五馬上就出現了

    哈,哈,我真是太幸運了
  • x00147
  • 太強了
    貓胎人連男的也不放過= =
  • lpyblue
  • 扮成記者~還真是一整個屌~
  • 孤城的吸血鬼
  • 今章令人有驚喜
    很喜愛假扮記者的情節!
  • FireofSun
  • 喔!該不會連男的也要縫貓進去吧?

    那樣子的話肚子裡的東西不是都要挖出來嗎?

    期待喔!
  • xdarks
  • 殺手,是收金買命的個人工作戶...
    這次這個...貓胎人....
    怎麼看,都只是個變態殺人魔吧???

    又或者,後來.....
    會出現一個,代號為貓胎人的殺手呢?

  • cool1206
  • 沒有人抓得到我 我也將成為永遠的謎
    XD~
  • 九尾魚
  • 看到了許多懷念的角色

    把貓頭縫上去吧,這樣就有霹靂貓的味道了
  • love0BoA

  • 終於等到了:)
    太厲害了
    還扮成記者
  • zaimero

  • 男的又沒子宮
    他要把貓塞哪阿
    ㄟˊ
    可以塞寶貝袋喔(如果夠大的話= =)
  • dreamblack
  • 喔哈哈哈~我太天才了!從記者一出現我就隻到他一定是那個
    貓胎人!!(這有什麼好得意的阿?)
    不過對於那個犯罪心理學,刀大......你是不是學過阿?總覺
    得你對這方面頗有研究........

    他會不會是用刻的阿?刻出一隻栩栩如生的貓咪~喵~
  • JOE
  • 犯罪心理學
    多讀幾本書就可以了好不好啊…
    你也可以多去讀幾本,樓上的
  • e77123
  • 嗯嗯嗯...
    期待...
    加油喔...
  • k94210
  • 沒有驚訝到...
    記者給的FU就是貓胎人嘛XDD
  • poisonous75
  • 貓胎人的風格真的是跟殺手差很多哩
    呵呵~他一個努力上進的變態耶
    越來越進步了..
  • aet40201
  • 一個努力用功的殺手
    好恐怖的感覺……

    刀大有讀過犯罪心理學吧?
    肚裡好些墨水大概都是關於犯罪的
  • yun8324
  • 貓胎人有角色扮演的情結喔!~
  • alex7854mtv
  • 是放在屁眼麼...
  • wang71636711
  • 心好癢!養死我了!出書出書出書出書出書出書!
  • niter
  • 聽著樓梯間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葉教授打開門,對方一見到他
    便鞠躬問好。
    **************************
    看到這邊,有感覺他是貓胎人
  • skullwa
  • 塞屁眼嗎

    好Orz
  • u6rup4
  • 膛手之所以成為典範的最大原因~因為沒人知道他是誰..
    葉教授剛好講到喵的偶像了!(或是說模仿的對象?)
    沒有人抓得到我,我也將成為永遠的謎~這句話好讚唷!
    明天要員工旅遊~決定買兩本刀大的書帶去看~
  • friend598
  • 看到記者出現的時候就覺得他應該是貓胎人~
    我還真的猜對了><
    帥呆了~期待續集
  • 看完這篇
    學到不少知識呀!!
  • pridedoll
  • 為什麼一開始我就有預感

    那個記者就是貓胎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