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寫到這裡,我全身抖得像片枯掉的樹葉。

我看著鍵盤上的雙手,他們從來沒有這樣,無法停下來的發抖與麻木。

不是因為看到那一幕的恐懼,而是沒有出口喧騰的憤怒。

然後,眼淚就無法忍受地流下。

第二天我出門還DVD影片,順便買兩個便當回家,小敏就只剩下一口氣,安安靜靜躺在我們的床上。正對她的電視開著,播著HBO的影片。

小敏眼睛呆呆地看著前方,我走到她的電視前,她才勉強看見我終於回來了。

房間一片刻意破壞的狼藉凌亂,一半以上的盆栽都給砸毀,但這些都不重要。血從小敏的兩隻大腿內側不斷泌流出來,溼了半張床單。

我深呼吸,暗中祈禱檢視傷口,然而兩條股動脈都給整個砍斷翻出,沒得救,即使身邊正好有最專業的急救團隊都只能束手無策。但行兇的做手,卻又刻意用塑膠繩纏綁住她的大腿,生怕我回來看不到小敏最後一面似的。

不是專業殺手做的事。標準的,黑幫份子復仇式的殺戮。

「我回來了。」我鎮定地輕拍小敏的臉。

「幸好你出去了……」小敏勉強擠出個微笑。

「沒這種事,都是我不好。」我吻了一下她的臉,蒼白,透著冰冷。

「我跟你說,這半年,都是我多活的。」小敏歪著頭看我,生怕我哭。

「哪的話,在遇見妳之前,他媽的我這輩子不算做過愛。」我哈哈。

「好想喔……」小敏嘟嘴。

「好想再做一次嗎?」我開玩笑,作勢要解開褲子皮帶。

「好想看你贏賭神的樣子喔。」小敏幽幽說道。

我沒有哽咽,只是露出理所當然的愉快表情。欺騙是我的專長。

我們就這樣若無其事地聊天,從盆栽到做愛,然後是我該穿哪一套西裝上麗星郵輪比較帥氣等等,直到小敏說她有些累了,我才將我的手臂伸向她的後頸當枕頭,讓她安安穩穩地歇息。

「我愛妳。」

我看著模糊的天花板。一瞬間,兩隻耳朵都充滿了溫熱的淚水。

我沒有殺過人。一個也沒有。

但那些都不重要了。

當時我壓根一點都不想報仇或逃走,只覺得什麼都不重要了,身體一直往床底下陷,陷,陷,最後連呼吸都感到悲傷的多餘。

有幾分鐘,我覺得自己已經死了。

好久,直到手機鈴響,我才從隨時都可以死去的情緒中醒轉。

「歐陽,我是小劉。」

你去死。但我沒說,只是聽。

「很抱歉,我必須這麼做才能交換冷面佛老大的原諒,重新回到組織。」

你去死。我的眼淚震動起來。

「歐陽,你不是正好逃過一劫,而是我決定放過你一馬,是我叫那些人趁你出門的時候再進去做事的。你知道,我是個很重感情的人,你昨天這樣對我,我一直記在心頭。」

「……」

「如果你還有以前該殺而沒有殺的人的下落,還請你告訴我,我好向冷面佛老大交差。我可以力保你不死,而且不需要用另一個身分活著。」

「……」

電話那頭開始沈默,我也不可能回話。

事實上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團團怒火在我的腦袋裡激烈燃燒。

一分鐘後。

「我了解。但就像你教我的,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如果你不肯透露其他人的消息,我也不會勉強,但你必須在三天之內離開台灣,從此不能回來。你決定好了嗎?」小劉哥重又開口。

「小劉,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冷冷問道。

「歐陽,託你的福,我活著,以後也會活得挺好;託我的義氣,你只是死了個女人,現在我們算是扯平。三天,是我約束手下最大的極限了。你這六年來也該存了不少錢,逃到哪裡都能過好日子,不是嗎?從現在起,用盡你所有的本事,逃走吧。」

「你以為,你這樣做冷面佛就真的會放過你?」

「我沒有選擇。」

不,你有。

「我需要向你道謝嗎?」

「不必,我們是朋友。」

我掛上電話。

我看錯了一個人。

跟一個人走得太近,在極端的情境下,我喪失了最冷靜的判斷力。

小劉哥背叛了我,而他給我的回報,竟是放我一條生路。

逃是一定逃的……但,你一定要死!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j8246
  • 看到這裡真想為歐陽砍了那傢伙。
  • zxc36136
  • 什麼叫 只是死了個女人

    讓我體會到社會一直缺乏的

    將心比心
  • w291922
  • 因為他是個沒有心愛女人的可憐男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