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是的我他媽的沒死。

現在我正帶著用槍頂著我背脊的小劉哥,無奈地走下計程車。

過幾分鐘我們就會來到我家,那個擺滿盆栽跟藏著個漂亮女人的公寓。

「就是這裡嗎?」小劉哥緊張兮兮地東瞧西瞟,生怕有人埋伏。

「你有種一點好不好,手上有槍的是你不是我。」我淡淡回應。

我被押著慢慢上樓,小劉哥繼續保持他歇斯底里的緊張。我心中念著跟我不熟的阿彌陀佛,暗自祈禱他不要突然一個踉蹌或噴嚏,就把板機給我扣下去……

我說過了,幹殺手這一行的,總會遇上邪門的事。

半個小時前,小劉哥手中的槍不曉得是粗製濫造的黑心牌手槍,還是哪裡出了毛病,總之子彈突然卡在膛線上,板機扣不下去。

小劉哥皺起眉頭,正要繼續嘗試對我開槍時,怕死的我終於招了。

現在我站在門鈴前,再過幾秒,我就得讓小劉哥看看曾經是小琦的小敏還活得好好的,讓他明白我所說的都是真的,我就是他媽的那種不務正業的殺手。

我按下門鈴,小敏開的門。

「不好意思,帶了個不受歡迎的客人回家。」我無奈攤手。

小劉哥狐疑地打量著曾些微整型過的小敏,眼睛慢慢瞪大,唔地點點頭。

到了此時還真不由他不信。

發覺到我被一把槍給頂著,小敏也嚇到了,手忙腳亂地開門讓我們進屋。

「這混蛋就是冷面佛老大的手下,現在則被冷面佛自己下了單待宰。我說要幫他,他不信,還想殺了我,他媽的只好讓他過來親自看一看妳。」我說,回頭瞪著小劉哥手上那把討人厭的槍,坐下。

小劉哥回過神來,似是鬆了一大口氣,將槍關上保險,放回懷中,跟著坐下。

我倒茶,心中不斷大罵。小敏則不敢說話,坐在離我們很遠的床上。

早知道小劉哥會失常到這種地步,我絕對不會接下這個單子,讓他自己用他手上的槍把事情做個了結就是。

一想到他真的對我放槍,我現在卻更得救他,我就一肚子不爽。

「對不起,我……我竟然對想要幫忙的你開槍……」小劉哥一臉愧色,我拿起桌上的紙巾丟了過去,讓他把臉上的大汗擦一擦。

「只有道歉還不夠,首先,你得認清你的狀況。你下半輩子不能再當黑道,要老老實實地靠其他的本事活下去。你會失去很多,但會留下性命。我的做法很複雜,但只要你夠信任我,接下來……」我開始長達兩小時的無奈解說。

小劉哥閉上眼睛,不斷地嘆氣,肚子裡悶著塊狗屎不停發酵發臭似的。

曾幾何時以為能夠靠苦熬跟拍馬屁當上某個堂口的老大,專管一間酒店或賭場都好……現在卻得在菲律賓、或是中南美小島做出萎縮的人生選擇。

但沒有辦法,我他媽的一直重複強調,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

「總有一天,冷面佛老大會死。那時我會通知你。」我拍拍他的肩。

「我真的很不服氣……」小劉哥看著小茶几上的仙人掌盆栽,流下淚。

送走好不容易定下神的小劉哥,我突然覺得很累。

這種事以後說不定還會發生……不,肯定會繼續發生。

我是說,在生死之間的巨大壓力與道德抉擇,我真的無法承受。

只要我還是殺手的一天,我的命就不可能像一般人一樣好好地走在人行道上。不管我殺不殺人,我永遠都會像個瞎子,逆向走在快車道上尋找走失的導盲犬,那般險象環生。

泡在澡缸裡,我只露出一雙眼睛一隻鼻子。

「我覺得,你一定贏得了賭神。」小敏坐在浴缸旁,捧著香精,緩緩倒下。

「怎麼說?」我欣賞著小敏的小腿。那線條真是百看不膩。

「今晚會發生這種事,一定是老天爺在提醒你,你累了,所以應該退出了,因此小劉哥是你最……」小敏幽幽地說。

「不要說那句。總之,我會搞定,用很愉快的心情。」我用力打斷小敏的話。

小敏笑了出來。

「笑什麼?」

「你看起來沒有很愉快啊。」

「唉,那怎麼辦?」

「只好幫幫你囉。」

小敏笑嘻嘻踏進浴缸,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就不是我該告訴你的了。

我現在閉上眼睛,就會看見那一夜旖旎的情色,聞到她的氣味。




我願意將我一天的精力花在床上,其他事什麼也不管,為了她。

我願意將跟盆栽說話的時間通通都空下,只是澆水,為了她。

我願意將我的生命當作籌碼,跟賭神一較高下,為了她。

但現在,那個她已經不在了。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291922
  •  
    不在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