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五分鐘後,我起身付帳,然後離開臭臭鍋店。

小劉哥沒有跟著我離開,但我的腳步刻意放慢,等待他從後面追趕上的急促步伐。我了他,他會跟的。

你或許會想問我,為什麼我不跟他挑明了說,我以前接他的單根本就沒有殺過人,而是一屁股在救?或許這麼做會很有效,是很好的做事方法。

但不是好的做人方式。

別人放心將他們關鍵的死而復生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交託給我,是我的職責,也是我的榮幸,他媽的不是讓我拿來交易下一樁信任用的。每一個我過手的單,最後都是一座座必須重新低調建立自己人生的孤島,我一個字都不能透露,免得有任何意外鯨吞了他們苦苦蜷縮的新人生。

我慢條斯理走在他熟悉的巷道裡,吹著口哨,想著就算小劉哥不肯跟上也罷,反正我的職業又不是菩薩,救人總有個限度,不能勉強對方,更不能勉強我自己。

「歐陽!」

果然。

我停下腳步,微笑慢慢回頭。

但小劉哥不只是跟上,他的手裡還多了一把槍,對著我,上膛。

我愣了一下。

人啊,真是沒辦法整個摸透。尤其是對方已經瀕臨極限的時候,可能完全變成一個你不認識的混蛋。

此時有點不妙,附近的環境還真是沒什麼人,入夜了的冷清。

「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小劉哥激動大吼:「是想騙我進小巷子,然後勒死我對不對!告訴你我不會上當的!不會上當的!」

我屏息以待,在冷靜的呼吸間判斷著小劉哥會不會開槍。

會?

小劉哥平舉起手,用槍管瞪我。

不會?

「你先上路吧!」小劉哥咬牙大哭,扣下板機。

我大吃一驚,只聽見子彈在我的耳際呼嘯而過的吹響,然後是來自後腦的巨大爆碎聲。水泥牆上的石屑噴在我的後腦勺上,我慌亂蹲下。

「混蛋!這算什麼!」我在地上打滾,急急忙忙找了個垃圾桶當掩護。

我的耳朵還在嗡嗡鳴震,剛剛反射性瞬間壓低脖子,整條頸筋都在痙攣。

「我叫你去死!」小劉哥的腳步逼近,聲音淒厲。

我腦袋一片空白,坦白說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斷線了。小劉哥這王八蛋竟然真的開槍!要不是他槍法遜斃,我現在就雙手捧著自己的腦漿發呆了。

「等等!聽我說!」我大叫,一手抱頭,一手在上衣口袋裡亂掏。

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

我從沒殺過人。

被人殺死這種代價,我確信不能接受。

在這種節骨眼,我發顫的手竟想點菸,潛意識底大概認為一點了菸,我就能想出解決困境的方法似的。

「你說得夠多了!」小劉哥邊走,又開了一槍。

子彈擦過我頭頂上的金屬垃圾桶,那尖銳的聲音再度中斷了我的思緒。

也中斷了我手中的菸。

「你這王八蛋看不出來我想要幫你嗎!」我害怕大叫。

小劉哥不再咆哮,他已經走到我的身旁,冷冷看著蜷蹲在垃圾桶後面的我。

槍管冒著焦煙,我聞得到。

我愣愣地看著小劉哥,這種生死一瞬的時刻我還真沒遇過。

「對不起。」小劉哥的眼神卻是另外三個字。

他扣下板機。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