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我也會說夢話。」

「嗯。」

「我說夢話的時候,同樣也在騙人。」

「很好。」

我看著師父。他比起十五分鐘前,似乎又要更蒼老一些。

「但我在小敏身邊睡覺,說夢話的時候,沒有說過假話。」我聳聳肩:「後來我上網查了一堆心理學跟夢解析的資料,那些東西告訴我如果跟非常信任的人一起睡覺的話,腦波會非常平靜,睡得比平常更沉。我猜,這就是我在小敏身邊說夢話一點也不假的原因。」

「但我顯然不夠信任那女人。」師父莞爾。

「不見得,應該說那女人玩得有些過火了。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我提醒。

「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師父蒼老地笑了。

突然,我也明白了。

全都豁然開朗,空氣一下子清爽了起來。

「所以,師父,你根本就知道我不適合幹這行。」我恍然大悟。

「錯,錯之極矣。你非常適合啊臭小子。我身上的債,全仰仗你幫我還清了。」師父得意地笑了,瞬間又年輕了十歲。

原來,在我之前的幾位師兄姐,之所以被師父給一一推下樓慘死,不是因為他們騙術不到家,而是他們的騙術只有一個殘酷的單面向。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騙術殺人,翻手活命。

師父教授我人性四年、騙術一年,卻沒有跟我多說什麼。身為騙神的師父,早就看穿我的個性,深知我對人性的忍耐極限。

他只是教,然後等。

騙慘了我。

「他媽的,我真的沒辦法青出於藍。」我失笑,好險我還蠻有幽默感的。

師父抖弄眉毛,神色飛揚。看得我的心情也跟著開朗了起來。

「從剛剛到現在,我都沒有咳嗽吧?」師父將只剩微光的菸屁股丟下樓。

「是挺神奇。」我承認。

「我覺得,我快騙過「祂」了。」師父的手指放在唇邊,細聲道。

「小心祂不讓你死於肺癌,而是他媽的其他病。」我推著輪椅,是該讓師父回心臟科的病房休息了。

「人不能太貪心,騙過死神一次就很了不起了。」師父閉上眼睛。

「才怪,以前的師父會說,當騙子就是要貪心,不貪心怎麼當騙子?騙過死神一次是很屌,但唬弄死神兩次,那就是經典了。」我說,拍拍師父的肩膀。



「師父,你負責騙贏死神,我負責騙垮賭神,就這麼約定。」

「就這麼約定。」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騙過死神一次是很屌,但唬弄死神兩次,那就是經典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