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她是個沒話說的好女人。

奶大,腰細,腿長。能袖善舞,風姿綽約。

而且還是個超會賺錢的酒店媽媽桑。

我奉了對頭酒家的單,要取她的性命,因為她實在是太會招徠客人,更是小姐心中的好大姊。門庭若市,酒色生香,附近三間酒店的小姐又一個一個跳槽到她那裡。愛煞她的人多得擠過一條街,有理由要她死的人可也不少。

老樣子,我假裝是個情場失意的中年古董商,到她的酒店買醉。

才跟她裝熟到第五天,她就被我拐上了床。要知道,這位媽媽桑可不是用一箱鈔票就可以抱上床榻的女人,我幾乎是所有把戲傾囊而出。銷魂的滋味讓我差點就愛上了她。

後來,我們同居了一個月。

那陣子我們醒來就是搞,搞完了吃,吃完了再搞,然後當然是搞到想睡了。我說這種生活非常充實,她也說她愛死了這種日子。




「你能理解嗎?」

「能。」




但我還是得殺她。

因為我是個殺手。

就在一天,我們又搞得連床都差點爬不上去,我暗暗下定決心,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我肯定會因為搞同一個女人太多次而愛上她。

計畫很簡單。我打算在她熟睡後,用瓦斯洩出讓她舒舒服服地上路。粉紅色的皮膚會很適合她。

但就在我們呼呼大睡前,她貼心地溫了一杯熱牛奶給我,我笑笑喝了。

「你打算今天晚上就做事,對嗎?」

她一副慵懶迷死人的樣。

我愣住了,媽的這娘門兒居然識破了我的身分。

是什麼時候的事?怎麼可能?

「你剛剛喝下去的那杯牛奶有毒。不過別問我,我不知道還有多久藥力會發作,但你可以開始說些貼心的,道別的話了。因為我沒有解藥。」

她嘆氣,眼睛裡閃動的淚光不像是假。

聽到她這麼說,我心裡反而踏實。至少,我不必殺她了。

一個殺手如果臨死前都還在堅持什麼殺手的本分,就實在太悲哀。人都要翹毛了,還要帶另一個人走,稱不上是職業道德,只是過度寂寞。寂寞得太變態。

我鬆了口氣。

「怎麼?」

「殺手殺人,天經地義,最後的下場是被幹掉,也是天經地義。」我躺在床上,點了根菸。「而且這個月活得很夠本,沒什麼好抱怨的,老天爺待我不薄。」

「你不問我,我是怎麼知道的。」

「不問。」

她將眼淚擦去,擠出一個笑,將她的美腿盤起,坐在我腳邊。

「你說夢話。」

「不可能,這點我訓練過,非常確定我連說夢話都在騙人。」

她沒反駁,只是看著我抽菸,一雙眼睛充滿了連我都猜不出的表情。

說真的,我沒有怨她。

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

今晚她如果不殺了我,我肯定將她變成一具粉紅通透的屍體。

我失敗,代價不是我死去,而是她活了下來。

這是她的本事,我的代價。

「當殺手真的這麼有趣?還是這種錢非常好噱,又可以到處上床?」她低頭,看著她漂亮的指甲。

我最愛吸吮她的指甲。長度適中,白皙的甲色透著淡淡的粉紅,美女的表徵。

她總是很驚訝我喜歡幫她搽指甲油,老被我小心翼翼為她塗上指甲油的模樣逗得咯咯發笑。她認為這不是一個大男人應該做的事。

「錢早就賺飽了,只是還沒達到我當年許下的約定,所以沒想過要退出。」

「不吉利?」

「不吉利。但現在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哈。」

我說,摸著肚子,想著那藥不知道還有多久才會開始燒灼我的胃。

她將我手上的菸拿走,自己抽了起來。

「你不當殺手的約定是什麼?」

「如果我的騙術到了,若我承認自己是殺手,並坦白將殺死對方的計畫告訴目標後,對方竟會無願無悔自己殺死自己的境界,我就不需要幹這一行了。」

「不需要?」

「我殺人,只是用最激烈的方式證明自己的騙術,而不是喜歡殺人。」

「從來……就沒出現過這種人嗎?」

「哈。怎麼可能?」

我說,起身親了她的鼻子一下,然後走下床,穿起外出的衣服。

「做什麼?」她不解。

「幫妳省下搬屍體的工夫哩。」我套上鞋子。

我的胃開始有些燒灼感,但並不強烈。粗率地估計,我至少還有十五分鐘的時間可以走到大街上,靜靜坐在消防栓上抽根菸,寂寞但滿足地死去。

適合我的死法。

「走之前,可以再幫我搽上指甲油嗎?」她說,伸出修長的美腿。

我搖搖頭。請原諒我想靜靜享受孤獨的一根菸的時間。

緩緩拉開門,我一腳踏出這胡天胡地的美人窩。

「你愛我嗎?」她依舊坐在床上,秀髮如瀑。

「我很慶幸,今晚在美夢中死去的並不是妳。」我紳士地微微鞠躬,微笑關上門:「晚安,親愛的。」

沒有更好的回答了,我想。

我不疾不徐下樓,免得血行加速了毒藥的發作。一邊點燃手中的菸,口哨吹著我最熟悉的How wonderful you are。

走出她的公寓,輕徐的晚風沒有將我的腳步留住。

我隨興走到附近一處公園,想找個地方坐,發現一個用紙箱蓋住自己的遊民蜷在長椅上,腳邊還有個空。

我坐下,爽朗地看著天上的星星,無可避免地回憶自己的一生。

從少到老,能用騙的,我絕不用努力換取。考試無一不作弊。當兵裝病驗退。靠詐賭贏得鉅富。虛設人頭公司脫手獲利。在賭桌上失去了面對陽光的機會,走進了歌頌黑暗的死亡蔭地。殺了六十四個人,自己成了第六十五個。

「簡單易懂的騙徒人生。」我這麼註解,覺得還不錯。

從口袋摸出一張假名片,我將這句話寫在上頭,希望能作為墓誌銘。

手中的菸不知不覺燒盡,胃的燒灼感卻沒有加劇。

相反的,那燒灼感越藏越深,不知道是不是漸漸痲痹了,還是要接著在其他的部位發起不同的化學反應?總之,暫時死不了。

剛剛已將人生想過一遍,據說人死的瞬間還會迴光返照,將自己的過往快速倒帶一次。所以總共是兩次,真是要命。我竟等得有些無奈。

至少還可以再抽一根菸。

我從懷裡掏掏摸摸,努力找出一根乾癟壓壞了的菸。

看著夾著菸的焦黃手指,我想到了她。

如果她不是我的目標,只是單純的我的女人,我的人生又會看見什麼風景呢?我笑了出來。那風景我光是想像片刻,就覺得非常飽滿。

……早知道可以撐這麼久,剛剛就幫她搽指甲油了。

「真可惜。」

我打開打火機,撥轉火石。

喀擦。

火光瞬炬一線,一個奇異的感覺射進我的瞳孔。

胃已經不疼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涼意從背脊直滲而上。





「很難受吧?」我嘆氣。沒有別的可能了。

「何止。」師父很平靜。





等到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公寓,衝上樓的時候,她已經沒有了氣息。

床頭有瓶空無一物的安眠藥,她睡得很熟,懸晃在床緣的手指,還輕輕夾著沾滿指甲油的小刷。

剛剛門根本沒鎖。她一直在等我回來。

她一直在等我,發現我的胃痛只是廉價的戲弄。

她一直在等我,發現她對我的愛,已經到了即使我想殺她,她也願意無願無悔地死去的地步。只要我不再當殺手,她什麼都願意犧牲。

只要我對她之於我的愛,有一絲一毫的信心,我就可以及時回到她的身邊,將她十萬火急抱進急診室催吐、洗胃……最後解除我的制約,飽滿我剩餘的菸霧人生。

我呆呆看著她熟睡的模樣,腦中只有一個空白的念頭。



……我沒有幫她搽指甲油。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original
  • ... ...{沉思中}
  • cocoya
  • ><
  • id1231232003
  • 好悲情>"<
  • nss2106
  • 我覺得歐陽盆栽的師傅也算不錯了,

    如果是G,肯定馬上轟了她吧!

    因為G為了錢,什麼人都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