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一旦抱存著「退出」這兩個字,我對每一次接單殺人都格外地珍惜。

半年內,我的思慮達到前所未有的縝密。

我比之前都要更勤快接單,佈置一切的手法也越來越精巧,重生的品質有時居然也比目標先前爛活著的時候還好。

請原諒我無法在這裡將詳細的祕訣和盤托出,但他媽的,我真的是個奇才。

這段時間我宰七生七。

一個錯上了老大女兒的白爛混混。

一個把集資購買的中獎樂透彩卷弄丟了的健忘婦人。

一個出賣收賄派出所長官的正直警察。

一個黑吃黑賭場卻失手露餡的過氣老千。

一頭被丈夫遺棄的五十歲河東獅。

一個槍拿不穩、誤殺自己堂口弟兄的小混混。

一個老是在深夜唱那卡西吵死鄰居,在里民大會中無異議通過將被人間蒸發的破嗓臭老頭。

全都是白爛。

「但白爛還不構成一個人消失的理由……但白爛兩次就很難說了,加油。」我說,藉此勉勵重生後的他們。

這就是我對於他們來說,苟延殘喘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vios0322
  • 這沒人回
    太神奇ㄌ
    可以上世界記錄ㄌㄅ @ @
  • NcR14512
  • 真的!!

    竟然沒人回XDD
  • hj8246
  • 現在有三個人回。
  • zxc36136
  • 不回

    是為了看接下來的文章

    就像殺手 殺了人 等待蟬堡

    絕不說第二句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