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說到收藏,我非常喜歡收集小盆栽,所以我將自己的殺手代號起名叫歐陽盆栽,裝他媽的可愛。至於為什麼要用歐陽起頭,則是一種對複姓的單純偏執,覺得他媽的比較屌,就跟另一個殺手西門差不多的道理。

不同於其他殺手的調調,在研判過我的工作並不具有特殊危險性,沒必要東躲西藏後,我在台北某處買了一層小公寓,在房間裡頭養了幾個小盆栽。

我喜歡收集小巧的盆栽,但並不是瘋狂地蒐購。這種東西都很便宜,沒什麼好搶購或比價競標的。因此我只是隨興養了兩百多盆,什麼都種,用我自己的分類方式散放在房子裡處處陽光可及的地方。

稍且離題一會兒。

幹我們騙術這行的,什麼書都得看,畢竟你不曉得下一個要混熟的目標是哪一種人,如果對方是個沈迷物理研究的老教授,就算不懂量子力學,他媽的我至少要懂得怎麼問量子力學的問題讓對方侃侃而談。多看書算是一種知識上的投資,不壞,我還挺樂在其中。有個文化人類學的研究讓我印象深刻,翻書講給你聽,說不準你可以把它寫進你的小說裡當個有趣的典故。

多布島(Dobu Island)是新幾內亞東南方丹特爾卡斯托(d’Entrecasteaux)群島中的一個島嶼,多布族是西北美拉尼西亞族群中分布最南端的民族之一。由於多布島是個資源非常貧瘠的爛島,各村落之間經常因爭奪資源處於敵對的狀態,慣於忌妒、猜疑、排外,他們沒有酋長,沒有政治組織可言,嚴格來說多布社會沒什麼合法性的觀念。為了稀少的資源,多布族人人互相敵視、互相詐欺,並使這兩種特性成了多布社會裡公認的「美德」。

笨蛋在多布族裡被認為是活該,腦袋沒有競爭力的人不足同情。在多布社會,一個人必須藉著欺瞞詐騙,才能獲得成功,受到讚譽,他們的文化也的確提供了種種方法與機會,多布人的生活完全以實現一些「把對方騙得死死的」這樣的動機為目標。

騙術是王道,多布人如果想傷害別人,絕不冒險向對方公然挑戰,更好的策略是故意奉承對方,加倍表現友善的態度。多布人相信在親密的情況下施行巫術,將更具效力,因此耐心等待最好的時機包含在騙人的技術內。即使是夫妻之間也是爾虞我詐、至死方休。也就是說,師父到了那種地方就會成為人人景仰的神。而我則會成為第一個酋長。

重點來了,非常喜歡騙人的多布族的民族性也反應在種植山芋上。山芋是多布族人主要的農作物,夫妻各用自己的巫術咒語使山芋成長,好笑的是,他們將山芋當作人看待,且跟他們一樣多疑。所以多布人會刻意保留一部份的山芋不施咒,但會當著這些未施咒的山芋,對著其他的山芋念快快成長好收成的咒語,如此一來,沒被施咒的山芋就會忿忿不平,認為沒受到主人的善待,於是出現「就算沒有你的咒語,我偏偏要長得比有施咒的要快」的想法,並努力成長好教偏心的主人大吃一驚。欲擒故縱。

當一個民族連植物都想騙的時候,身為一流騙徒的我也不禁肅然起敬。

看了這個人類學研究個案後,我他媽的很感興趣,於是在栽種盆栽的時候也使上了一點技巧。例如我將五種不同品種的黃金葛,三盆放在一起,讓他們有惺惺相惜的感覺,另一盆孤立在陽光底下,最後一盆放在陽光曬不到的陰暗處。擺的角度正好讓這三組黃金葛能夠看到彼此生長的狀況,看是不是某盆會有「奮發向上」的動力,或是某盆因為室友都是不認識的植物而導致自己覺得自己是畸形,死掉算了的情況。

又例如,我會故意忘記替某一盆玫瑰澆水,卻不忘天天道歉。故意在必須自行捕食蚊蟲的豬籠草面前,固定將我抓到的小蟲放進它旁邊的捕蠅草裡。故意整天跟種辣椒跟種花生的盆栽聊天說話,甚至起名字等等。總之,我樂在其中。所以我常常用心觀察這兩百株盆栽的生長狀況,與推敲他們的心情,作弄他們跟鼓勵他們,恩威並施。

但關鍵時刻,靠的還是誠懇。信不信,我曾經靠著誠懇的溝通,讓一盆生病垂死的西洋甘菊不再賭氣,活轉過來!

這些小傢伙絕大部份都生長得挺好,無論如何我這個主人花在他們身上的心思可真不小。如果他們長得太大,我就會開車上陽明山,將他們栽在適合的地方。孩子長大了,就該給他們更好的土跟陽光,以及最重要的,新的人生。

我他媽的囉唆,跟想太多。但我的生活就是這樣……人總得嘮叨自己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original
  • 這到讓我想起一個朋友 哈哈 他總是騙人
  • masd861228
  • 有時會覺得朋友不值得信任
    因為他們心裡想的和嘴巴說的或許不一樣
  • xksasv
  • 期待你的新文章!!!
  • fwjaayjsjbvq
  • 大家好
  • wrfftkf
  • 到此一遊
  • ejxabwx
  • 您好
  • phsewgrxut
  • 祝一切都順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