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暫且將我師父擱下,回到我說的「錯誤的第一步」。

承襲我師父的諄諄教誨,跟接下師父留下的舊客戶舊口碑,以及最重要的,接收師父的舊人脈舊資源,我開張營業,做起智慧型殺手的勾當。

第一件案子的雇主,是黑道榜中榜裡排行第三的冷面佛老大。

我們約在死神餐廳。

「殺了他。」然後是一張照片。

冷面佛老大這種身分當然不是自己出面,而是底下的小弟打理,叫小劉哥。

小劉哥在師父退休前合作過兩次,結果當然是雙方愉快。這次找上我,也是託了師父的福,給新人一個機會。

工作關係,我學過一點面相方便辦事。我拿起照片,上面是個年約二十初歲的小毛頭,左看右瞧,在略懂面相的我來看,這孩子實在不像是個年紀輕輕就應該被宰掉的人。

「照片後面有他的電話跟住址,看起來很好殺吧?事實上這種事我們自己幹也行,只是……你知道的,老大有時只是玩玩,要叫弟兄冒險做事,實在是……還是交給你們專家。」小劉哥聳聳肩,神色間也頗不以為然。

「聲」為開口之初,「音」為停口之後的餘韻。聲音在相學上最是關鍵緊要,高明的相士只要聞聲便能推斷一個人的富貴、賢愚、貧賤、吉凶、禍福。小劉哥的聲音語未盡而音先絕、尾音不聚,言未止而氣已散,典型的當不了家,一輩子跟班命。
「沒問題。」我說,收起照片。

接單殺人,如果還要多廢話就不必當殺手啦!至於他是怎麼惹上冷面佛老大的,此刻也不忙問,因為我終究會在跟他裝熟的過程明白這點。

「你真上道,跟你師父一樣都是爽快的人。」小劉哥隨口讚道,也是語多不誠。但我可以理解,畢竟坐在這兩個位子上的人幹的都不是什麼好勾當。

我切著牛排,只想結束這場透過死亡出現的飯局。小劉哥也一樣,公事談完了,就只剩下索然無味。只是我倆盤子裡的牛排都還剩一半,可有得熬。

師父說得對,當兩人沒什麼話可聊卻又不得不一起做些什麼的時候,最容易從「沒話找話」的語句裡套出想要的各種答案,或關係。

於是我悶聲不管,任由小劉哥在接下來的十七分鐘裡,不由自主地聊起他小時候幹了哪些壞事,後來加入黑社會的過程,替冷面佛老大負責的業務,整天幻想要上的小明星等等。到了第十八分鐘,我們好不容易吃光了眼前的東西,我也對小劉哥的人生有了初步但也足夠了的了解。如果要偷偷殺掉他,我只需要再多三天的時間。

「小劉哥,有件事我不明白。」我說,吃著甜點。

「請說?」

「雖然我師父是箇中好手,但不見得要找我師父做事啊。我跟我師父都屬於細嚼慢嚥型的,換句話說就是拖拖拉拉,怎麼比得上像是殺手G、或是豺狼、或是西門那樣速戰速決的好手?」

雖然答案我早知道。但必要的時候讓對方回答一些他很了的問題,對方會覺得自己很行。當對方覺得自己很行的時候,就會對他能幫得上忙的人產生好感。行為心理學有份統計說,有百分之七十二的人,在人際關係處於上風時容易對處於下風的人產生同情性的好感。

我沒理由殺小劉哥,不過隨時練習套交情也不壞。

「殺人不見得趕時間啊!」小劉哥笑了,說:「難殺的目標有難殺的殺手做事,你們也有你們的市場嘛。有時候老大想殺一儆百,做事的時候就要幹得有聲有色,恨不得其他人不知道目標是被殺手做掉的,這樣才有警惕作用!」

看我不說話,小劉哥繼續道:「但大多數的時候,要宰人就只是不爽再看見這個人而已,其他的能低調就低調,誰也不想多惹事嘛你說是不是?」

「所以死掉的效果才是重點?」

「沒錯。而你師父最厲害之處,就是警方在處理目標死亡案件時都當成不幸的意外或自殺,壓根沒人想到是買凶殺人。這樣很好啊!用的手段可是很了不起哩!省下大家去警局做筆錄的時間。」小劉哥翹起二郎腿,豎起廉價的大拇指。

「過獎。這事交給我,包他死得沒人過問。」我微笑。

「你行的,有你師父掛保證嘛!這是前金,說好的一半。」小劉哥起身,拍拍我的肩膀,笑笑:「事成另一半我會直接匯進你戶頭,就這樣。」

走了。

我一個人在位子上看著照片,翻過去,打了通電話。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