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得提提我師父。

河堤上,師父的手指夾著第六根菸。

「對付目標,最要緊的不是沒營養的快、狠、準,而是笑臉迎人地靠近目標,當目標的朋友,當目標的兄弟,當目標的情人,等到目標毫無防備的時候……唰地輕輕絆他一腳,讓他的臉被迎面而來的車輪給碾去。碰!那便大功告成!神不知,鬼不覺。這是第二等境界。」我師父是這麼說的。

「那最高境界呢?」我問。誰都知道此時應該接這句話。

師父嘴角微開,一縷淡淡的白霧不疾不徐地飄出。就像一幅高深莫測的山水。

師父冷冷地笑,故意用陰森的語調說:「如果你夠本事,那時你還可以領到目標的保險金,定存,甚至是所有的遺產。」

「哇!」我張大嘴巴。這個答案實在是太迷人了。

「哇什麼?這年頭不管做什麼事,站在金字塔頂尖的,講的都是貨真價實的技術。拿著槍到處亂轟殺人的,終究是勞力階級……坦白說,給了隨便一個臭小鬼一把槍,臭小鬼也會殺人啊!這種不分你我都可以辦到的事,怎麼會有技術在裡頭?用舌頭,用交情,用擁抱宰人的,才是技術的核心,就是knowhow啦懂不懂!」師父抽菸,抽很兇。

據師父說,他的腦子裡有一個專門消化尼古丁的鬼地方,尼古丁一進去,就會被某種酵素給溶解,轉化成騙人的靈感。所以不抽菸就騙不了人。

一騙就是一條命。

「聽起來真麻煩。」

我是這麼想的,但沒有說出口。因為師父跟我一樣,都是沒有天分當殺手的人,只是硬要當!

我們的腕力不夠,開槍手會抖,手一抖子彈就會拐彎,誰都殺不死。更別提拿刀了,萬一被對方一個擒拿手搶走了傢伙,我可沒李連杰的功夫。又尤其我超怕痛又跑得慢,逃得不夠快遲早把命送掉。

所以我們只好依賴其餘的才華殺人。

例如,人性。

師父殺人的模式很簡單:混熟,逮機會,用日常死亡的方式讓目標進棺材。

其中第一步驟最難,因為每個目標的生活圈都不一樣,個性,工作,家庭都不同,要無端端混進目標的身邊絕不容易,更何況混進可以輕鬆殺死他又不留痕跡的距離。

完成了第一步,事情就成功了九成。至於你偏好將目標推下樓,推到快車道,開瓦斯,拆掉他的跑車煞車,甚至乾脆製造一場家庭小火燒死他,都是次要的收尾部份。有時隨興出手,有時還真得抓好時機,但都不是難事。

「最經典的一次,就是我發明了一個新興宗教,騙得目標整個深信不疑,最後自己含乾電池上吊自殺,還將他唯一一棟房子跟一輛破車留給了我。不過目標期待的外星人天神並沒有來接他,而是幾個臉色很臭的殯儀館人員。」師父得意洋洋,左眉上的痣用力跳動。

他最愛提這件事了,絕不膩,重複敘述的時候也不會偷懶少講一個字。

即使如此,我總是裝出一副極為佩服的表情,畢竟做出那種屌事,真的需要別人好好誇讚一番。師父又沒別的說話對象……沒有道德負擔又深知訣竅的人少之又少。

對殺手來說,低調不只是王道,還是不得不遵守的圭臬。

「說真格的,要賺這種死人錢,可快可慢,快的時候不見得就比較了不起。我說過了,要快,哪有子彈來得快?有時候你就是忍不住想問問自己,到底還能跟目標熟到什麼程度?可以騙得讓目標去做什麼荒謬到笑死人的事情?是不是可以跟他熟到,即使將整個殺人計畫和盤托出,目標還會死心塌地為你去死?這就是最高境界之上的最最高境界啦!」師父笑得眼睛都瞇成了線,眼角旁的魚尾紋深陷進靈魂裡。

「果然是師父。」我答,眼神肯定閃動著異采。

然後,師父會看著河面上的蜻蜓交配,假裝若有所思。

師父很喜歡裝作若有所思。

「多想事情,少開口。一開口就要騙人,真的是很累,要省著點用。我說你這兔崽子,看看師父,師父不說話裝想事情的樣子,是不是比起說話的時候更神他媽的誠懇有學問?」師父說。

退休後,師父可以不殺人,但還是沒辦法戒掉騙人。要他誠實過日子簡直跟不抽菸同樣困難。

於是師父當了詐騙集團的首腦,騙錢是輔,騙人是真,偶而兼差教教後進,大家都叫他「騙神」,這可是宗師地位。

資質高點的小騙子,師父便教他做殺手。腦袋稍微不靈光的,師父才喚他做詐騙集團,搞刮刮樂還是報稅還是假電話綁架。不同層級。

我是師父親傳的第七名弟子。其餘之前的六個弟子在付清一筆可觀的學費後,就陸續被師父給推下樓,死得不能再死,而且保險受益人都是師父。師父是怎麼辦到的,我不會好奇。凡宗師都會留一手。至於我那六個無緣見到的師兄姐是犯了什麼忌被師父暗算,我也沒想過要問。

肯定是太笨。

我找不到更好的答案。

說不定我問了反而會死。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這是師父教我的、最重要的事。比起什麼殺手的三大職業法則跟三大職業道德,都還要實在的東西。

「只是常常,我們看不到事情之後的代價。但你做了,就要承受。天經地義。你騙得過兩千三百萬人,卻過不了自己這關。這就是業。」師父少有的嚴肅表情。

此時師父會停止抽菸個十幾分鐘,看著自己曲折交疊的掌紋發愣,整個人像個乾癟的氣球,不住往骨子裡凹陷、崩塌。某個東西突然在瞬間洩出師父的身體似的無精打采。

「騙你的啦,哈哈!」師父再度點起香菸的時候,齜牙咧嘴的笑臉,彷彿剛剛的失神只是場戲謔自己的表演。

上上個月,我聽說師父得了肺癌,不過他還是停不住抽菸。他說,不抽菸,沒靈感,沒靈感人生就絕對完蛋。他自信連死神都能騙過。

如果我可以熬過今天晚上,我就有機會看見騙神跟死神之間的對決結果吧。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