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歐陽盆栽
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



1.

我是歐陽盆栽,我是個殺手。

殺手宰人,天經地義。

但很抱歉,我這個殺手似乎當得並不稱職。

不稱職,指得並非我殺人的技巧不夠高明,如老愛在天台上放槍的「鷹」。也不是說我殺人的技術不到發展個人風格的程度,如總是想完成目標最後一個願望再殺死對方的「G」。或是欠缺殺人背後的高尚動機,如不由自主想殺掉家暴者的「吉思美」------老實說這個部份最是累贅。

是的,身為一個殺手,我並不殺人。

一次也沒有。

唯一能確認我真的夠資格擁有殺手抬頭的,並不是我的名字登錄在國際殺手工會的名冊(並沒有那種東西!),而是得靠抽屜裡那幾份散亂的「蟬堡」。

所謂的蟬堡,是一份連載小說。殺手專屬的連載小說。

據說不論在世界哪個角落,殺手每完成一次任務,就會收到一份蟬堡,有時用牛皮紙袋裝,有時用塑膠袋,有時則用舊報紙像包油條一樣摺覆好。說起來神,蟬堡就像鎖定殺手後腦勺的不限里程導彈,不管這個殺手把自己的行蹤藏得多麼隱蔽都拿蟬堡沒輒,該拿到的就是會拿到,而且沒有人抱怨。因為這東西亂有意思,像是嵌在報酬裡的一份似的。所以沒有殺手真的害怕為什麼自己會收到這種東西,或詢問該去哪裡退訂。

說蟬堡是連載也怪,但我每次拿到的章節都次序紊亂,前文對不上後文,還得自己花心思整理。因為工作關係,我認識幾個殺手同業,一問之下大家拿到的蟬堡都是斷斷續續、前後倒錯。大家都很有耐心地玩起了小說拼圖。

有個殺手叫豺狼,他媽的這傢伙殺人如麻,拿到的蟬堡之多恐怕居所有殺手之冠,但豺狼還是沒遇上結局終章。我猜根本沒有蟬堡結局這回事。如果有,說不定作者就是死神,當你看到結局的時候大概也沒剩多久就會斷氣了罷。

所以看不到結局就看不到結局,沒什麼大不了。依我的狀況,看得到其他殺手看不到的好東西才真是沒道理。如果有天真出現了結局,憑我,準能問到手。

離題了。

你一定想問,為什麼身為一個殺手,我竟不好好殺人?

每個人走錯了第一步,就很難矯正自己的毛病。

六年前我犯的錯,就是跟第一個目標太過接近。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0836449appl
  • 搶個頭香喔^^
  • aancreon
  • 到我家坐坐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