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醫院的電視機上,從沒停過輪流重複的兩件新聞。

第一件新聞,葉素芬與其律師代表串通數名亡命之徒,在颱風天錯亂警方的內部通訊於飯店持槍搶人,最後殺死十二名刑警後驅車離去。

第二件新聞,葉素芬隨後在山區產業道路上,遭到殺手月擊斃。全程由一名遭殺手月挾持的女刑警目睹作證。隨後月則不知所蹤。

「……」

彥琪坐在病床上,呆呆地看著掛在身邊的點滴。

生理食鹽水一點一滴,稀釋沖銷了自己體內的神經毒。就跟豺狼最後的建議一樣,即使什麼也不做,時間一久,藥效就會自然消褪,不留下任何後遺症。

但這樣又如何呢?

「妳是說,那個叫做豺狼的殺手,將另一個殺手月用吹箭麻醉後,不但朝他的脖子割了一刀,還把他給拖走吃了?」陳警司看著兩個小時前做好的筆錄,萬分不能置信。這算哪門子狗屁?吹箭?偏偏又不能否認彥琪身上的怪毒。


彥琪流下兩行淚水。

筆錄上,夾著彥琪的辭呈聲明。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nenots
  • 咩的><
    我不要悲劇Q口Q(拍桌拍桌
    - 3 -(瞪某刀 ((!?


      by 瞪ing〃希靈兒
  • hj8246
  • 出乎意料。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