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精準的彈道,一發就讓草綠色休旅車的左胎爆破,在強風中整個打滑翻覆。

白色跑車瞬間甩尾,超過正在翻覆中的休旅車。

副座的車窗早已拉下,彥琪緊貼椅背,月的手槍直接往旁一開。

彥琪看著要命的子彈飛掠自己面前,穿入正在傾斜的休旅車車身,將駕駛座上的劫匪攔腰擊斃。

休旅車翻了整整兩圈,最後驚險地卡在產業道路側邊的邊欄上。翻覆的力道再大些,整台車就會滾落到陡峭的下坡,直達地獄。

「別下車。」

跑車迴正,已擋在山路中間。

月開門,慢條斯理走向翻覆毀損的休旅車,手中的銀槍輕鬆寫意地揚起。

咻、咻。

在大雨中,微不足道的兩聲槍響。

兩個冷血的劫匪尚未從翻車的驚愕中回過神來,腦漿就從後腦勺朝四方飛濺,毫不廢話地瞪大眼睛,愣愣看著兩道眉毛中間的黑點。

單純兇暴的武裝劫匪遇上真正的殺人專家,是不會有什麼像樣的對決的。

在強風中踩著自信優雅的步伐,月走到車後門,用槍柄敲碎早已龜裂的玻璃。

後座,葉素芬與律師代表全都嚇得無法動彈,外頭的冷風一下子灌進,猶如死神的鐮刀逼近喉嚨,連靈魂都寒毛直豎。

而死神,正在車外淋著雨。

「你是幫兇吧?」月看著眼神呆滯的律師代表。

「不,我是……」律師代表面如土色。

「真差勁的遺言。」月扣下板機。

子彈近距離貫進鼻腔的巨大衝擊力,將律師代表的頸子往後猛力一扯,喀啦一聲倒掛,鮮血與亂七八糟的乳白色腦漿,稀哩嘩啦噴瀉在身後。

月冷冷地看著面色慘白的葉素芬。

他在等著她的遺言。

很少有這樣的近距離,可以讓他將目標最後的嘴臉瞧個清楚。

「五十六億,全都拿出來給你……」葉素芬顫抖不已,連話都說不清楚。

月感到非常好笑,也非常酸苦。

「如果妳早就肯將五十六億拿出來還給投資人,今天根本就不必坐在這裡,跟我的子彈說出這種不三不四的遺言。很遺憾,請妳閉上眼睛。通往誘惑的門,都是寬大的------若記不住這句話,下輩子還是別當人了吧。」

月的槍,毫不留情地指著葉素芬的腦袋。

葉素芬腦子一熱,眼前俱黑。

根本就沒有所謂的、過去記憶壓縮爆發一轉即逝的迴光返照。葉素芬心裡想的,全都是無可救藥的邊緣掙扎------逼近憤怒的掙扎。

「你怎麼可以用手中的槍決定一個人的生命!」葉素芬驚恐,幾乎要慘叫。

「殺了妳,至少有一件事是確定的。」月的大衣被強飛吹起。

「?」葉素芬張大嘴巴。

「那就是,妳以後不會再犯。」月朝車內扣下板機。

收起,踩著雨水,轉身走向白色跑車。




跑車車上,彥琪打了個冷顫。




月的身子一晃,斜斜地往跑車車身輕靠。

這感覺……

「喔?」月往麻麻的頸子一摸,果然。

一枚吹箭沒入月的頸椎,特製的神經毒迅速終結了月的所有應變。

沒有別的可能了。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月被偷襲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