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時速一百三十公里的飛車,在台北市區奔馳著。

彥琪拿出素描本跟藍色原子筆,竭力平靜下來。

「妳怎麼有把握知道他們會去哪裡?」月握著方向盤。

「我不是已經找到你了嗎?」彥琪閉上眼睛,不斷回憶著葉素芬的行為舉止。

「……」月看著前方,專注地超車。

「獻醜了。」彥琪手中的原子筆震動。

月突然有種感覺。

自己會執著練習飆車,或許就是為了這場追逐。

xxxxxxxxxxxxxxxxx



葉素芬看著車窗外,強風將路樹攔腰吹倒。

草綠色休旅車行走在人煙稀少的產業道路,預定繞遠路到暫時的棲避所,再進一步確認船老大對出海的評估。

劫匪除下面罩換裝成尋常人的模樣,衝鋒槍則擺在後座下方。

葉素芬的臉色早已從煞白變成粉嫩的好氣色。

按照預定計畫,三分鐘前劫匪已換車隱蔽行蹤。那名被月狙殺死去的夥伴則被孤零零丟棄在黑色的廂型車上,大概再過半小時才會被遲鈍的警方發現吧。

……對於月,真的是分毫都不能大意。如果車子不是直接衝進飯店後門,而是擋在後街外頭搶人的話,葉素芬早就在狙擊槍下一命嗚呼。

現在已經安全,就只剩下逃出這個海島的時機問題。

大雨持續,只是被強風掃得抬不起勢來。

「老闆,我應變得還行吧?」律師代表頗有得色,手中還拿著手機。

「有你的,接下來就是嫁禍給月了。」葉素芬微笑,心中盤算著下一步棋。

「沒錯,晚點我來個驚險的「逃出生天」,怎麼跟媒體和警方解釋的說詞都想好了。月這次殺了這麼多警察跟律師,可不會是全民英雄了,而是人人得而誅之的過街老鼠。」律師代表笑笑,將手機遞給葉素芬。

葉素芬哼了一聲,接過手機,依約又轉帳了三成款項。

原本這群殺人不眨眼的大圈仔劫匪,就打算在葉素芬等人離開飯店出庭的瞬間開車衝出來搶人。這些劫匪所備置的火力遠大過於警方的想像,在兩條街外還有其他劫匪可以接應掩護的火力。

但就在月提早在出庭前引爆虛造的飯店危機後,負責委託劫單的律師代表及時撥出了電話,讓這群機靈的劫匪快速更動了計畫。且順著月撥開警力的巧合,這群悍匪加倍順利地「劫」走了葉素芬跟律師代表,原先預備支援的火力也適時將準備追出的警方炸了個稀巴爛。

「這幾個月,過得真不像人。」葉素芬憎恨地看著車窗倒映的自己。

等到潛逃出境,或許換個身分,自己就用那筆一百輩子都花不完的掏空巨款,舒舒服服地當個低調卻奢華至極的皇后吧。等到月被警察逮到殺死,自己再出面,好好嘲弄一下這個對她極度不友善的小島。

「……」

葉素芬自己也沒想到,計畫進行到了這裡,她卻沒有太多欣喜的心情。

取而代之的,是無法遏止的巨大憎恨。

沒錯,一定要恣意嘲弄一番……葉素芬冷笑。

「咦?」開車的劫匪看著後照鏡,一輛快速逼近的白色愛快羅密歐。

一把銀色手槍伸出車窗。





「上帝會原諒我的------那是祂的職業。」

月引述德國詩人海因希的話。

微笑,子彈擊出。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lj00355
  • 是大圈的空降部隊耶XD
  • hj8246
  • 「上帝會原諒我的------那是祂的職業。」

    月引述德國詩人海因希的話。

    微笑,子彈擊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