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那是警方的車嗎?」月的身形不動,保持在隨時可以開槍的狀態。

「不是!」彥琪傻眼。

飯店裡,響起一長串激烈的恐怖槍響。

月瞥眼看著筆記型電腦上的「真正」監視畫面,愣了一下。

飯店後門小廳堂,滿地噴飛開的碎玻璃。

廂型車車門已開,裡頭跨坐著幾個手持衝鋒槍的蒙面客,一時火光大作,幾個穿著深色西裝的律師呆呆地看著眼前的劇變,被子彈掃成了馬蜂窩。

「糟糕。」月暗道。

蒙面客同樣冷血地朝著籠鳥計畫的四名刑警開槍,刑警完全被突然闖進的廂型車與暴徒給震懾住,幾乎沒有做出抵抗就遭到冷酷的格殺,瞬間被亂槍打死。

黑色的液體迅速在地上擴染開來。

「我的同伴……」彥琪無法呼吸,在指縫中看著慘劇發生。

唯一沒有倒地就死的,是目瞪口呆的葉素芬與律師代表。蒙面暴徒動作粗魯地架起他們倆摔進車子。關門,倒車!

黑色廂型車急轉,就這麼「挾持」葉素芬與律師代表衝出飯店後門。

月當機立斷,手指連扣。

兩發子彈勉強擊碎了廂型車的後窗,一個坐在最後面壓陣的暴徒登時爆頭斃命。廂型車並未因此減速,反而打開窗戶朝四面八方火力掃射!

月與彥琪,就這麼看著暴徒囂張地揚長而去,留下滿地的發燙彈殼。

「注意,各單位注意,禿鷹從飯店後方有接應架走了母鳥。籠鳥計畫隊員全數喪命。請儘速追捕一輛往西走的黑色廂型車。注意,禿鷹極度危險,至少有三人持衝鋒槍犯案。完畢。」月沉著地說完,遺憾地放下對講機。

不,不是遺憾。

月發抖的手,幾乎要捏碎手中的對講機。

陰謀。

根本就不是挾持事件,而是以人命為代價的預謀脫逃。

而自己,竟然陰錯陽差地成了幫兇。

「我的同伴死了……」彥琪腦中一片空白。

此時飯店大門口的鳥擊計畫刑警一陣重新佈置的騷動,上車的上車,還在眷戀飯店門口的警員兀自呆呆望著。

突然連聲驚天爆響,警方的廂型車被劇震掀離地面,其中最靠近大街的廂型車甚至直接爆成一團火球。

火屑紛飛,鐵片凌碎。

一輛綠色的改裝車疾駛而過,往另一個方向逃走,輪胎上冒出灰黑色的煙。這群劫匪竟然兇狠至此,如此暴力地阻絕警方的及時追捕。

月的瞳孔,映照著橘色的火焰。轉身,背脊重重撞在台牆上。

「追不上了。他們一定會連續換車,接下來就是坐船出海了。即使是颱風,也會有船願意冒險出去的。」月悔恨不已,看著烏雲密佈的天空。

如果暫時出不了海,只要事先規劃好,藏匿到颱風過後再偷渡也不是難事。

完全,失敗了。

十分諷刺的,積聚在烏雲頂上的雨水在此刻,以雷霆萬鈞的氣勢滂沱轟落,隨即迅速被猛烈的強風橫向掃開,席捲了整個城市高空,淋在月與彥琪的身上。

自己終於失手了。

終於辜負了社會對現世正義的嚮往。

月靠在天台邊,眼神空洞地看著一旁的狙擊槍,任橫向吹捲的大雨擊打在自己身上。所有的儀器都溼了,但他不在乎,只是躺在悔恨的漩渦裡。

雨聲,風聲。




彥琪站了起來。



「我們走。」彥琪撥開淋溼垂落的瀏海,氣勢逼人。

有那麼一秒,月以為這位天兵小女警是要逮捕自己歸案。

「只要你開車夠快,我絕對可以找到葉素芬!」彥琪伸出手。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j8246
  • 這就是倒戈嘛?
  • 悄悄話
  • 直江兼續
  • ㄜ 這樣就能逃走呀 那葉怎不早點用這招ㄎ@@o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