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訊號擾波器啟動。

月估計警方在八分鐘都不會知道自己人內部的通訊出了毛病。如果每個警察都像那個小天兵女警一樣,警方內部半小時失聯都沒發覺也不奇怪。

做了些許調整,月已完全控制了警用的通訊頻道。

然後是飯店的警報系統。

「所有籠鳥計畫的弟兄注意,B4區跟C6出現可疑的禿鷹,禿鷹疑似持有炸彈。請注意,兩隻禿鷹正朝鳥窩移動。隨時準備移動母鳥。」月手持加裝了變聲器的對講機,靜靜聽著另端出現騷動的討論聲響。

很好,不能急。

所謂的連鎖反應,一定要按部就班地自然發酵。

月看著電腦螢幕上的飯店監視畫面,手指按照計畫敲了幾個鍵,幾個在五天前就預先合成的「嫌犯」動靜立刻取代了真實的「現在進行式」畫面。

模糊的監視器畫面讓月的合成技術有縫可鑽,尤其在慌亂的一開始,警方除非有人冒險衝到了現場,否則大家就得依賴月的胡攪畫面判斷、行事。

社會學家布希亞預言的「虛擬即是真實」、「戰爭不過是在媒體上發生與結束」的後現代擬真狀態,在月精密的操作下得到荒誕的印證。

「鳥擊計畫弟兄注意,一隻禿鷹突然改變方向朝一樓大門移動,請將所有弟兄調往大門準備,重複一遍,禿鷹身上疑似持有爆裂物,弟兄不要太過接近,一有危險格殺無論。」月這一說,街上所有隱藏身分的便衣警察,全都因為異常的肢體反應暴露了行蹤。

月的手指在電腦觸控板上移動,點下飯店警報系統的紅色視窗。

飯店登時警鈴大作,自動灑水系統同一時間噴落出水。

四個籠鳥計畫的第一時間衝進葉素芬房間裡,荷槍實彈大叫出狀況了,而葉素芬則與一票不知所措的律師面面相覷。

「怎麼會是這樣?」葉素芬臉色鐵青,看著獐頭鼠目的律師代表。

「我……也不知道,不該是這樣的啊!」律師代表大駭,插在口袋裡的手已暗中撥按手機。

真是要命的變化。

此時街上三輛廂型車全都衝到飯店大門,幾個鳥擊計畫的刑警魚貫跑出,各自尋找掩護,神經兮兮地持槍警戒。一個隊長似的人物正對著對講機大叫請求支援,神色緊繃。

很好,負責鳥擊計畫的警察們全都如預期擠到了飯店大門,被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炸彈客給吸引住所有的注意力。

「緊急狀況!一隻禿鷹在B7區引爆了身上的炸藥,不!更正!禿鷹是手持丟擲式炸藥,正前往鳥窩!禿鷹持有多枚炸藥,請籠鳥計畫的弟兄迅速移動母鳥!注意!按照撤退守則迅速移動母鳥!」月用惶急的語氣大叫。

語畢,擔綱籠鳥計畫演出的四個刑警立刻打開房門,團繞著葉素芬與一票臉色蒼白的律師來到狹窄的走廊,緊張望前,又焦切看後。

炸彈啊,真是太棘手了嗎?月笑。

「籠鳥弟兄請按照撤退守則經由D區移動母鳥!分局已經派遣警力在飯店後街等待母鳥,不要驚慌!C區,不!D區!重複一次,是D區!D區目前十分安全!」月的語氣夾帶刻意冷靜的隱性驚惶,這樣的聲調比起大吼大叫,反而更叫人容易緊張。

月站起,走到狙擊槍旁。

此時的月,背脊燃起了一陣不安的悶火。



「你真的是月。」



彥琪的聲音,帶著興奮的劇烈喘息。

月冷靜地緩緩回頭,肩膀一個若有似無略沉,一把小刀已經從手錶的扣環上解開,暗扣在左手食指與中指之間。

彥琪拿著手槍,氣喘吁吁站在安全門旁,長髮被迴風吹得很凌亂。

彥琪手中的槍口,自然是對準了月。

在這種距離,即使是從沒殺過人的小天兵警察,也能輕易擊中自己吧。月想。

但吉思美教他的基本擲刀術,月可沒因為用了槍就擱著。

風很大,必然會影響飛刀行徑的角度,但他的意志會將刀子帶到正確的位置。

「請妳別開槍。」月淡淡地說,可能的話,他不想擲出手上的利刃。

「好啊!」彥琪爽快地把槍關上保險,插回腰際。

月倒是傻住了。

這小天兵來做什麼的?

此刻的他卻已無暇去想這個小天兵怎麼知道自己是月,又怎麼知道自己此時此刻會在這個天台。因為他該做的,還沒有完成。

時間越來越緊迫。

擺在地上的筆記型電腦,不斷傳來警察與葉素芬等人在樓梯間快步移動的畫面,而警方頻道裡都是倉促的相互確認聲,飯店裡的其他客人也被沒有停過的警鈴聲與落水弄得大驚惶,全都擠到了走廊上。

一團混亂。

關鍵時刻,絕不能栽在這個小女警手上。

頭一次,月感到空前的焦躁,聽到了自己不斷自內敲擊胸膛的心跳。

「你在忙對不對?我一聽警方頻道裡的胡說八道,就知道是你在搞鬼呢!」彥琪走上前,熱切地想看看月擺在天台上的一堆新奇傢伙。

「別靠近!」月臉色一沉,亮出手中的刀:「再靠近的話,別怪我動手。」

彥琪一愣,但隨即吐舌笑道:「月才不會殺一個無辜的小老百姓呢。」

月臉色鐵青:「不要再靠近,把槍扔在地上。」眼神凌厲。

彥琪從善如流,不僅把槍輕輕放在地上,還高高舉起雙手,身體像選美般繞了一圈,說道:「你要殺葉素芬就專心做事吧,我現在暫時替你把風。」

「……」

月看著彥琪放在地上的手槍,又看了看一副明擺著不怕自己的彥琪,突然覺得自己嚴肅的舉動非常醜陋,非常失控。

月嘆了口氣。

「罷了。如果妳要逮捕我,請等我開完這一槍。」月轉身,蹲在地上,專注地調整架好了的狙擊槍。

彥琪還真的不敢繼續靠近,因為她怕月因為太在意她的存在而失手,那樣就慘了。彥琪靜靜地蹲在天台旁,雙手放在頭上,像隻做錯事的小兔子。

背對著亂入的彥琪,月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限,但他的眼睛仍本能地聚焦在瞄準鏡裡的十字架,呼吸也漸漸平穩。

估計還有四十五秒到一分鐘,目標到位。

「妳不怕我?」月瞇起眼睛。

「月只殺該死的人。」彥琪小聲地說。

「但我可能會為了整個社會的正義,必要時犧牲掉妳也在所不惜。」

「不會。」

「?」

「你是月,不會讓我失望的月。」彥琪扮了個鬼臉。

「妳是個警察,妳知道妳現在在做什麼嗎?」月稟住氣息,整個人跟槍融和為一體,周遭的空氣無聲無息地包覆住月與狙擊槍。

「不知道,我現在很緊張。喂,你專心一點啦。」彥琪不敢太大聲,頭卻一直好奇地往前探,很想看個清楚。

混蛋,月發現自己正在笑。

「妳真的是個很奇怪的警察。如果栽在妳的手上,我也認了。」月瞇眼,左手揮揮,示意彥琪靠近自己。

彥琪眼睛一亮,興奮地跑上前,來到月的身邊,從上頭看著飯店周遭的街道。

即將目睹偶像替天行道的瞬間,彥琪緊張得黏在天台上牆。

「要我幫忙倒數嗎?」彥琪咬著嘴唇,一臉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惶恐。

「噓。」月又笑了……真是太混蛋了。

突然,彥琪的眼睛瞪大。





瞄準鏡裡,突然闖進了一台黑色廂型車。

廂型車沒有減速,就這麼撞進飯店後門!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a123294
  • 背對著"亂入"的彥琪...
    我喜歡這句...亂入呀,
    的確是亂入...用的好!XD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