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強風拍打著彥琪身旁的落地玻璃,發出隆隆的震動聲。

「哪有颱風不下雨的?」

彥琪坐在飯店對街的咖啡店裡,回憶著前兩天與月在沙灘上的小約會。

越是相處,就覺得月這個人很平凡。

自信,但平凡。平凡到讓人很感動。

xxxxxxxxxxxx



沙灘上,月的話不多,卻總是很專心地聽著自己說話,有問必答。

「子淵,你殺過人嗎?」

「沒。」

「我也是。真不知道我練打靶是在練什麼的。」

天啊,一般人會這麼問嗎?子淵哈哈大笑了起來。

「笑什麼,你有辦現金卡嗎?」

「沒,想都沒想過。」

「我卡債欠了二十幾萬。」彥琪一屁股坐在沙灘上。

「嗯,我不會幫妳還的。裝熟是沒有用的。」子淵開玩笑。

「你知道一句老話嗎?欠銀行一百萬,銀行擁有你,但如果你欠銀行一百億,你就能擁有銀行。」彥琪舔著冰淇淋。

「嗯,有錢人欠得越多,銀行反而不敢動他,怕一動他就討不回錢,大企業欠大銀行,欠到大企業裡頭都長滿了蛀蟲,搖搖欲墜,大銀行卻只能幫著找更多的大銀行,聯合借錢給大企業補洞。惡性循環,整個社會都被一些沒有羞恥心的有錢惡棍給拖得向下沈淪。」子淵坐在沙灘上,吹著黃暈色的風,說到手中的冰淇淋融化了都沒感覺。

「月讓這些人付出了代價,是我的偶像。」彥琪精神一振。

「這樣說不好吧,畢竟妳是個警察。」子淵好意提醒。

「那你呢,對月的觀感?」彥琪若有所思地看著他。

「還可以,但月他並不缺我這麼一個崇拜者。」子淵回答的時候,完全看不出一點不自在。真好玩。

「對了,你追我好不好?」

「哈,妳不是有個超有前途的醫生追求者嗎?」

只見彥琪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

「小黑嗎?我趙彥琪,從現在起發給你一張好人卡,掰掰不必連絡。」彥琪爽快說完,笑嘻嘻看著子淵。

「喂……一意孤行是沒有用的。」子淵張大嘴巴。

那天,彥琪就是這麼不停地逗弄著子淵,月。


xxxxxxxxxxxxx

月現在在做什麼呢?

彥琪靈機一動,打開隨身素描本,拿起藍色原子筆。

閉上眼睛。

想像著月吃東西的模樣,月開車的神情,月拿著兩根冰淇淋捲起褲管的傻笑,月侃侃而談的認真,月被自己硬逼答應下次一起去釣魚的無奈,月靜靜送自己回到崗位的淡淡優雅。

等到彥琪再度睜開眼睛時,她看見素描紙頁上,月站在天台。

月充滿光彩,俯瞰飯店後街,身邊盡是奇怪的電子儀器,以及……

一把槍。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