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外頭的風已經明顯開始增強。

電視裡,氣象局預告強烈颱風「泰利」已經從東南方接近台灣,一個小時前已發出海上颱風警報,數百萬人全盯著螢幕,熱切期待各地縣市政府宣佈隔天停止上班上課的訊息。行政院的官員則戰戰兢兢,準備應付桃園地區如果再遭缺水問題的滔天民怨。

這麼強的風,雨卻一滴也還沒下,反而形成了讓人難以忍受的等待空窗。


xxxxxxxxxxxx

城市上狂風獵獵,子淵站在飯店左側隔街大樓的天台上,泰利十七級的強風將月身上的白色大衣吹得很高,就像超現實的電影人物。

此刻的子淵,已經化身成月。

從這裡可以輕易地俯瞰飯店後街,以他在五百公尺內例不虛發的神槍,要擊殺葉素芬卻還不夠。首先,還得讓葉素芬真的從飯店後街出來才行。

月戴著手套,慢條斯理架起狙擊槍。

雖然被繚繞在心中的不安感逼得提早出手,卻絲毫無損月的強大自信。既然他已站在最擅長的天台上,就有把握將葉素芬從飯店後街逼出。

月拿出筆記型電腦,連結上蘇聯軍方特製的訊號擾波器,再進入區域網路。

如果你此刻正好站在筆記型電腦前,看著上面顯示的十六個畫面,你將無法對月的自信產生分毫懷疑。

花了兩個晚上的時間,月將四台電子望遠鏡架設在飯店後街的四個天台,用四個犀利的角度監測著即將發生的一切,透過遠端微控,還可以作細微調整。更不用提警方所能掌控的飯店內部的所有監視畫面,全都老老實實地被月的電腦所接收。

「沒有巧合。」月微笑,打開對講機。


xxxxxxxxxxxxxxxx


兩輛黑色的凱迪拉克轎車,在強風中駛進飯店地下停車場。

門打開,一行穿著正式黑色西裝的律師魚貫下車,腳步俱是幹練的踢踏節奏,充滿了精神奕奕的目的性。

他們是葉素芬的豪華律師團,此行的目的當然是到飯店與主子商討幾個小時後,出庭的應對方針。

「不好意思。」執行籠鳥計畫的刑警,在房間門口為律師們進行搜身程序。

房間裡,葉素芬早已穿戴整齊,準備討論出庭的事項。

懷著鬼胎的律師代表,向葉素芬使了個充滿笑意的眼神。

葉素芬點點頭,整理著領口。不可否認,她感到異常的緊張。

氣氛詭譎,山雨欲來。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