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還未入秋,天氣即轉涼。

八月底了,距離葉素芬出庭應訊的時間,只剩下三天的時間。如果放棄這一次的暗殺機會,子淵就得認真考慮用短身刺殺的技術,那樣將大大提高失風的危險。這並非子淵所樂見。

說起來還蠻好笑的,只是看著隔天報紙見識自己殺人技術的老百姓們,個個都將自己看作無所不能的神。為什麼?不是因為尋常老百姓不了解暗殺的技術之困難處(老百姓從電影裡學到的東西可不少),而是自己擁有技術之外的東西:「道德的桂冠」。

在這座道德桂冠的底下,「月」這個字被神祕化,崇拜化,形象與真人的距離一整個拉遠,社會集體就這麼造就出一個「絕不會失手」的全民殺手。

絕不會失手嗎?對身兼月職的子淵來說,「絕不會失手」等同於「絕不能失手」。這是多麼巨大的壓力。

岩層負擔過多的壓力,不是從內在開始崩毀成沙,就是被擠壓成閃閃發光的鑽石。誰都想選擇後者,但真正能做到的,只有必然成為鑽石的鑽石本身。

這個鑽石,正坐在車子裡,喝著已經不冰了的橘子汽水。

這兩天以路人的姿態勘驗了附近四條街的狀況後,不宜再過度接近飯店,以免引起周遭執行鳥擊計畫的便衣警察的懷疑。

「真是遇著了狀況。」子淵閉目養神。

塞著的耳機裡,持續轉接著鳥擊計畫與籠鳥計畫專用的警方頻道。截聽警用頻道,除了要擁有警方的資訊,還要徹底了解此次行動的每個術語。

用得著。

一邊聽著警用頻道,子淵想像著徹底易容過後的他,該如何混進飯店,然後快速槍殺葉素芬後安全又迅速地離去。沿途至少需要再變裝一次,並精準地控制飯店監視器的畫面,讓警方掌握到錯誤的資訊,做出錯誤的行動。

不,還不夠。

還得製造更大的慌亂。

一種表面在警方控制之中,卻又隨時會脫軌演出的大慌亂。

或者,應該在這個時候嘗試從蘇聯駭客網友那裡買到的新技術?

子淵忍不住皺起興奮的眉頭。

所謂的巧合,在許多人的眼中就是上帝之手;在專家的眼裡,巧合卻是一連串精密控制的鑲嵌組合。過程中掌握的資訊越多,組合的方式就可以更複雜,複雜到旁觀者僅僅能用「巧合」去敘述這場漂亮的終局。

無懈可擊,是每個殺手追求的終極目標。

但加上「驚險卻愉快的勝利」,才是「月」的殺手之道。

扣扣!

扣扣!

子淵摘下耳機,猛地睜開眼睛,往旁一看。

輕敲著他身旁車窗的,居然是陰魂不散的天兵女警彥琪。

「天,我的隔熱紙顏色這麼深,妳還可以認得出我?」子淵拉下車窗。

「我負責巡邏這條街,可不是在瞎逛啊!」彥琪探下頭,笑嘻嘻。

「辛苦辛苦,妳在工作,我在車子裡吹冷氣睡午覺。」子淵莞爾。

「我們已經是第四次見面了,太巧了吧,喔,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在跟蹤我?」彥琪沒頭沒腦來上這麼一句。

「跟蹤妳?」子淵嘴巴張大,整個脖子歪掉。

「想追我?那你得打敗我的現任追求者才行啊,他是個年輕醫生,國考剛剛通過,下個禮拜開始在台大醫院上班,前途還可以。你要多加把勁才行,只是跟蹤我還不夠呢。」彥琪打量著車內,笑笑。

「免了。」子淵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不請我坐上車休息嗎?我走路走得好累,幫我偷一下懶嘛。」彥琪叉腰。

「好是好,但是我們有那麼熟嗎?」子淵哈哈一笑,打開車門。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