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在台灣東部,靠近山區的城郊地帶,有一座並未出現在任何卷宗資料上的祕密監獄,怪模怪樣地聳立著,當地人經過時都忍不住幹罵幾句。

該怎麼形容這棟建築物呢?

從西側看,它像是設計過時的員工宿舍。

從東側瞧,用失敗的維多利亞風格來形容它的淒慘模樣恐怕還太客氣。

南側幾乎完全用鋼板與水泥聯手封死,變成完全沒有自我意識的平面。

而北邊則是結合了燈塔造型的進出大門。大門共有三層,每層間距兩公尺,越外側門反而越大,顯然「防止出去」的意義比「防止侵入」的效果還要來得大。

一句話,莫名其妙。

每一個地方都有其存在的理由,但這座四不像祕密監獄之所以出現在這個世界,竟是政府濫用公帑的閒置結果,純粹為蓋而蓋。

七年前,為了一場縣市長的選舉宣傳,地方政府胡亂將一大筆錢投注在興建這棟可笑的巨大建築物上,為的就是讓當地人充分感覺到政府有意帶動地方建設的「決心」。當然了,政府官員順便在工程款上東挪西移,一一分贓進地方樁腳的口袋裡。理由渾沌不清,公文紙上名目倒是冠冕堂皇:促進地方建設。

但建築物蓋了七成後,另一個地方首長上任,發現這棟不知道為何而蓋的建築物竟吃掉了大筆市府預算,新首長大驚之餘,憤怒地要求議會認真提出此棟建築實際的使用項目,與日後的維護費要從哪裡來。正好此時一場不算太大的地震竟讓它裂出一條大刺刺的裂縫,揭露了工程偷工減料的弊案,荒謬的興建計畫也因此暫時終止。

可笑的部份暫時告一段落,由中央政府暗自接手。

國安局在知道了有這麼一棟巨大的、未完工的建築物閒置在人煙稀少的城郊,立刻就透過中央政府的資金進駐其中,拉起通電的鐵絲網,重新佈置建築物內部,將它改造成各種祕密特務計畫的執行據點之一。

其中最主要的功能,就是監禁特殊的、無法以一般司法程序處置的人物。

有些人就好比不可理解的深海怪物,並不能以正常的方式囚禁。

例如……

「這種傢伙可以勝任嗎?」

「如果繼續放任像那樣的人做那樣的事,遲早會動到上頭那些人的帽子。這頭野獸,這時就用得著。」

「也是,正好拿他來實驗新的H9藥劑。關在這裡,既沒有證據起訴他,不偷偷槍決掉,遲早會讓他找到逃出這裡的門道,到時候咱們要倒的楣更大。」

可不是?這頭野獸殺死的人,全都不留任何證據。

證據全都被「牠」給吃進肚子裡,一點渣也不留。

「其實要冒這種險,上頭的壓力很大。如果不是上次那個突發奇想的九人小組,要抓到抓到這樣的傢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放他出去,最好是鬥個兩敗俱傷。這也是我們養著他的唯一理由。」

「理解。」

說話的兩名國安局官員,在荷槍實彈的特勤小組亦步亦趨的保護下,走著走著,來到一扇沒有鑰匙的厚重鐵門前。

鐵門後,是一道窗戶完全被水泥封死的長廊。長廊的盡頭是一片黑。

沒有尖叫,沒有掙扎的咆哮,也沒有抓著鐵籠搖晃的金屬碰撞聲。

只有一股足以壓制所有聲音的,霸道濃烈的沈默。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看看
  • 以前的文章沒有人回應 現在大家都在搶頭推 你出頭了
  • hj8246
  • 看來會有另一個殺手出現。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