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第二個月,葉素芬在重重戒護下,一從地檢署的側門走出來,就被穿著防彈背心的警察押上車迅速離去。

她那陣仗龐大的律師團好整以暇從正門走出,接受一窩蜂媒體的訪問,並藉機在鏡頭前嚴厲譴責殺手月的做法。

但好奇心濃烈的媒體更關心的,其實是「月到底什麼時候會下手」?

就在同時,陳警司批准了彥琪的申請。鳥擊計畫的人也十分樂意採取一次四人的輪調,讓幾個弟兄進駐飯店,一邊保護葉素芬一邊休息。

反向加入了鳥擊計畫,負責在飯店外圍隨意走動,彥琪心中有著異常的期待。

這是第十三間飯店了,位於和平東路三段附近,距捷運六張犁站只有三分鐘的腳程。月會在附近嗎?

飯店隔街的7-11便利商店外,彥琪坐在跟朋友借來的車上吹冷氣,聽廣播。

學著適當的休息,也是很重要的。

「靜,換到了外面就不能像在裡面那樣鬆懈,知道麼?」彥琪的手指輕輕按著耳朵裡,迷你發報的通訊器。

「知道了。」遠在兩條街外的靜。

聽著廣播裡慵懶的藍調音樂,慢慢的,彥琪不自覺想闔上眼睛,勉強提振精神後,彥琪趕緊將周杰倫最新的專輯放進音響裡,把音量轉大。

突然,一個熟悉又陌生的人影走進車旁的便利商店。

「……」彥琪一愣,隨即將音響關掉,拔出車鑰。

是他?

彥琪下車,假裝若無其事地走進便利商店,一邊腳步輕快走向飲料櫃,一邊將耳朵裡的通訊器關掉……為什麼關掉與其他鳥擊計畫人員相互連絡的通訊器,彥琪自己也不明白。下意識,或是根本就一無所感似的。

站在飲料櫃前,不知道該選什麼喝,彥琪的心神根本不在琳琅滿目的飲料上。

那個男人穿著淺灰色的長袖襯衫,袖口恰當地上捲,左手比右手略粗,黑色牛仔褲下是雙藍色的puma球鞋,脖子上掛著一台黑色的單眼數位相機。打扮像個在輕鬆中帶著些許拘謹的soho族。

男人隨意拿了罐果菜汁、波羅麵包、跟一份蘋果日報。付了帳,就到雜誌區旁的簡易座位上看起報紙。

「……」彥琪沒有多餘的考慮,拿了一盒果汁牛奶到櫃台。

眼睛,還是很不專業地瞟向那看報的男人。

乾乾淨淨,眉毛細長,頭髮略長,下巴稍尖……是那天在星巴克遇到的男人,也是自己隨意憑想像畫下的「那個人」。

不會有錯。

「溫熱。」彥琪將零錢放在桌上。

「燙一點還是溫一點?」女店員。

「燙一點,謝謝。」彥琪付錢,心跳加速。

將相機放在不怎麼寬的的長桌上,男人一邊吃著東西,一邊休閒看報。慢條斯理的,並沒有聽見快速翻頁的聲音。

嗶嗶,嗶嗶。

微波爐打開,女店員將溫熱的果汁牛奶小心翼翼套上瓦楞紙環,交給彥琪。

「我也喜歡溫過的牛奶。」女店員說,微笑看著彥琪。

好眼熟……彥琪努力回憶,看著女店員可愛的臉孔。

啊!是那個在捷運上遇到的女孩。

女店員順著剛剛彥琪飄移的眼光,看了坐在雜誌區旁座位的看報男子,手指輕輕放在唇邊,用蚊子般的細聲道:「他、是、個、殺、手。」

彥琪微愣,卻只是接過溫燙的牛奶盒,眼皮眨眨會意。

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彥琪微一思忖,還找不到像樣的開場白,雙腳就自動走向座位區,坐下。

「又見面了。」彥琪語氣很平靜,輕撕開牛奶盒。

盒口冒出濃郁的熱氣,彥琪輕吹,不忙就口。

男人放下報紙,「咦」的一聲,臉上的驚訝表情一閃而過。

「我們在哪裡見過是吧?好眼熟。」男人說,看著身邊的中等美女。

其實,這位擁有兩個名字,「月」與「子淵」的男人,早就在彥琪進入便利商店的第一秒開始,就注意到她的存在。至於她是誰------子淵怎麼可能忘記每一個參與籠鳥計畫的成員的長相?

身為一個殺手,隨時隨地注意周遭十公尺內的細微變化不僅是職業上的需要,更是察覺危險的「本能」。即使月的本能遠不如G或豺狼,但發現一個直盯著自己不放的女孩,決不是什麼難事。

偶而在公務之餘放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月看著彥琪。

「在星巴克。大概是兩、三個月前吧。」彥琪說,看著座位前的落地玻璃。

玻璃上的倒映,子淵的臉孔沒有露出些許不自然的神情,只是微笑。

「好像有這個印象……妳好像當時在看雜誌?」子淵說,假裝陷入回憶。

「是啊,還記得我們說過幾句話。」

「哈,我完全想起了,當時我扮演的是一個無聊搭訕的中年男子呢!」

很冷靜嘛,彥琪暗讚。

現實上,不可能憑著一張「想像」的素描逮捕這個男人;心理上,彥琪又根本是月的「正義」追隨者。更何況,這個男人是否真的就是「月」?彥琪除了自我驗證的、莫名其妙的超能力,並沒有多餘的理性理由說服自己。

所以,就抱著沒有特殊目的的心情,去試探、甚至作弄一下這個男人吧!

「你是攝影師嗎?」彥琪指了指放在子淵左手邊的單眼相機。

「不算,就是幫一些網路美女外拍。還蠻好玩的。」子淵笑。

喔?是這樣嗎?相機裡恐怕都是一些探勘飯店周遭的街景吧!

彥琪露出興奮的眼神,忙說:「咦,外拍?好好玩,可以借我看一下麼?」

明明就是個問句,彥琪的手卻直截了當地朝單眼相機伸出。

快點找個什麼理由阻止我吧……月!

「好啊,小心別刪掉了喔,要不我可就很難向那些網路美女交代了。」子淵也不阻止,反而順手將單眼相機的電源打開,交給佯作興奮的彥琪。

無話可說的彥琪迅速瀏覽一遍相機裡的照片,果然盡是女孩們搔首弄姿的外拍,有些取景在陽明山,有些取景在大安公園,有些取景於大廈頂樓。

就是沒有看見搜獵飯店附近的圖片。

「還可以吧?」子淵打量的彥琪,注意到她的耳朵裡還塞著通訊用的傳話機。

「照得真好看,不愧是專業的。」彥琪嘴上嘖嘖,耳根漸漸變熱了。

其實這台相機在幾分鐘前,拍的的確都是飯店附近的動線,只是在拍好想要確認的幾個畫面後,子淵便將記憶卡抽出,藏在手錶密藏的掀蓋裡。現在存放在相機裡的照片,全是兩天前的舊檔。

真好玩。

這次的目標是葉素芬,不是眼前這位女警,所以……在任務之餘跟中等美女談天聊地,也不算是違反了殺手的職業道德吧。

子淵指著自己的耳朵,問:「這是什麼啊?好像常在電影裡看到。」

「是迷你通訊器,警用的喔。」彥琪捧著相機,假裝對單眼相機的功能感到好奇,對著玻璃前的大街作勢要拍。

子淵這時倒暗暗吃了一驚。這個閒晃在飯店外的女警偷懶打混就算了,竟然毫不掩飾自己的身分,難道是天兵?

「警用的通訊器?男朋友是警察啊?」子淵抖張手上的報紙,裝作隨口一問。

「我自己就是個警察,刑警,有佩槍的那種喔!」彥琪神秘兮兮地壓低聲音,說:「不過因為在執行特殊任務,所以不能把槍帶在身邊以免暴露身分,要不就讓你摸一下。」

子淵終於無法克制地笑了出來。

「笑什麼?」彥琪裝作不解。

「我只是覺得,哪有警察隨隨便便就露槍給別人看的?妳都是這樣跟陌生人相處的麼?」子淵還是在笑,肚子都痛了。

「陌生人?我們已經是第二次說話了,應該要開始熟了。」彥琪說。一想到自己有99%的機率是在跟全民偶像說話,就忍不住興奮。

這一興奮,平時心直口快的彥琪,竟開始不分「內心話」跟「場面話」了。

「是什麼特殊任務啊?那麼神祕不能帶槍。」子淵心裡暗笑,哪來的天兵刑警啊,未免也太好對付。

要利用她,將這次特難殺的目標葉素芬給解決麼?

同樣的問題,也在彥琪的心中迂迴打轉。

沒錯,彥琪舉雙手贊成月努力擁抱正義的理想,但,如果月為了這個終極的目標可以不擇手段的話,彥琪將難掩心中的失望。

那樣的姿態……即使是為了正義……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還不夠熟所以不能回答你。至少要第三次碰面才夠熟,如果有這個機會一定告訴你。」彥琪說。

「是嗎?那麼就這麼約定囉?」子淵伸出手指,晃晃小指。

兩人勾勾手。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