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一開始,負責籠鳥計畫的四名幹員都很慶幸能夠入選為計畫執行者,畢竟在五星級飯店保護人渣,報公帳管吃管喝,沒事還可以在房間裡打打電腦單機遊戲,玩紙牌,比起坐辦公室面對死氣沈沈的成疊卷宗跟陳警司的嘴臉,不知道要輕鬆多少,更別提在外頭參加驚險萬分的警匪槍戰了。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月根本毫無動靜。

籠鳥計畫成員的士氣,也悄悄起了變化。

凱悅飯店。

「跟好萊塢警匪電影裡面……那個什麼保護祕密證人的劇情,唉,我們實在過得太爽。」大中摸著灌了一堆可樂的肚子。

兩個星期,換了兩間飯店,大家都胖了一兩公斤,眼神都變得有些癡呆。

「雖然不能說這樣的計畫有什麼錯,但,這樣好嗎?」靜嘆氣。

「簡直就是瞎等嘛,說不定,月的計畫就是消磨我們的鬥志。這樣拖下去真的會被他給料中。」阿鬼困頓地說,看著指尖上禁止點燃、默默發愁的菸。

由於綁在葉素芬身上的弊案越滾越大,葉素芬被法院限制出境,隨時待傳候審。這個「籠鳥」保護計畫將伴隨著沒有止盡的上訴、駁回、再上訴、發回更審、駁回、再上訴的漫長法庭戲,看不到隧道極處的出口。

比較不悶的時候,莫過於用餐時兩間房一塊吃東西聊天的時候。當然,此時飯店的監視器畫面依舊會透過網路傳送到葉素芬的主房,並不構成真正的安全漏洞。

「但也沒辦法了,忍耐點囉。現在才第二個禮拜,還有得等呢,總之不可能什麼事都沒發生囉。」彥琪抱歉地說,看著呆呆躺在king size大床上,吃著加州葡萄的葉素芬。

葉素芬一手剝葡萄,一手操作著電視遙控器。臉上的表情也不怎麼痛快。

習慣了窮奢極侈的日子,現在日常消費都被限制在飯店裡,足不能出戶,窗戶又不能打開吹吹冷氣之外的自然風,簡直就快悶死了葉素芬。

「別怨我們,這樣的保護可是妳自己要求的。」大中看著葉素芬,起身伸了個懶腰。吃完了中餐,該出去了。

葉素芬瞪了大中一眼。

「如果你們的肚子繼續大出去,小心跑不過殺手的子彈。」葉素芬輕蔑道,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打從一開始,葉素芬就沒給過這些保護警察好臉色看。公僕公僕……她還真的將這些警察當作僕人差遣。

「那倒不必,月的子彈一向只針對目標,決不濫殺無辜。」彥琪直言不諱,卻氣得葉素芬臉色一沈,不再說話。

大中與阿鬼知趣地離開房間,又只剩下靜跟彥琪「陪著」葉素芬。

房間裡只三個人,氣氛僵硬。只剩電視購物頻道裡,利菁沙啞低沈的聲嗓不斷強調分期付款購買限量珠寶首飾,是一種高尚的流行。

比起彥琪充滿正義感、沒腦筋似的有話直說,靜對於葉素芬倒是報以較多的同情。畢竟對靜來說,葉素芬既沒有殺人,月的「狙殺令」就來得太過殘酷。

沒得商量的東西,對天生愛計較的女人來說總是不大對頭。

「別想太多,等到法院正式宣判那天妳就可以離開了。」靜打破沈默。

「離開?去哪?去監獄?就算我宣判自由,那個該死的殺手會放過我嗎?你們這些戴帽子的一天不逮到那個連環殺人犯,我就沒一天真正安全!」葉素芬不滿,憤怒的手指深深插嵌進羽毛枕頭。

「司法若還妳一個清白,相信那個殺手月,也會放過妳一馬的。」靜安慰。

是嗎?

彥琪可不這麼想,若有所思看著被封死的窗戶。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離開?去哪?去監獄?就算我宣判自由,那個該死的殺手會放過我嗎?你們這
    些戴帽子的一天不逮到那個連環殺人犯,我就沒一天真正安全!」葉素芬不滿,
    憤怒的手指深深插嵌進羽毛枕頭。




    還真王八。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