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彥琪終究還是接下了這個吃力不討好的任務。

「真不喜歡。」

彥琪坐在辦公室收拾東西,將幾個正在進行中的卷宗歸類,方便同事取用,畢竟這一離開,不知得耗多久時間才有辦法「託月的福」回來。

吃力不討好並不要緊,重點是,彥琪並不認同她所保護的人有任何值得被保護的價值。一點也沒有。

葉素芬在廣大辛苦投資人身上痛快撈錢的時候,就該想到自己終有一天得為了無數家庭的家破人亡負起責任。何況代價僅僅是一條不受尊重的命。

「雖然我是一定要盡我的責任保護她,但你可別跟我客氣喔。」彥琪看著座位透明桌墊底下,那張從素描筆記本撕下的「月」的想像側寫。

真像。

看了好幾十次還是覺得,真像那天在星巴克遇到的那個男人。

此時,一名同事興奮地衝進刑事局,一進來就大呼:「抓到了!那個土城之狼剛剛被第三分局抓到了!大家快點把檔案找出來通知被害人過來指認!小張!你負責把檔案拷貝一份筆錄檔案給第三分局!」

這一奮吼,局裡的大夥果然一陣歡呼,振臂喝采此起彼落。

土城之狼?那個總是戴著面罩、橫行土城區三年的連續強姦犯?

彥琪腦中突發奇想,坐下,從背包裡拿出素描筆記本,打開。

右手拇指與食指的指尖輕輕夾著藍色原子筆,若有似無輕觸筆記本的空白頁。

筆尖凝滯。

不上,不下,不左,不右。

彥琪細細回憶起,那位土城之狼的種種犯罪資料、被害人聲淚俱下的筆錄、現場遺留的凌亂痕跡、那些燒燙在被害人私處兩旁的犯罪標記。

土城之狼橫行已久,他在這座夜色城市裡留下的殘忍痕跡,早已多到每個警察都無法不熟背的地步。他強姦後冷靜摧殘被害人的戲謔手法,令許多青春女孩無法獨自面對入夜後的城市街道。

彥琪不自覺閉上眼睛,讓意識裡的世界逐漸崩解,剩下繚動在手指上的方寸。

筆尖一陣哆嗦。

然後是虛弱、夾帶胃酸在食道逆流至鼻腔的哽咽味道、無助地散塗開。

唰,嗖,唰唰,嗉嗉,吱------

等到彥琪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看見一張蒼白、戴著細邊眼鏡的削瘦臉孔,那臉孔並非絕對寫實,倒像是漫畫家井上雄彥在浪人劍客裡的頹廢畫風。

紙上,不帶戾氣的臉孔,在左眼下有個不甚明顯的痔。

為什麼要刻意點綴上這顆痔,彥琪自己也說不上來。

彥琪打開電視,轉到東森新聞頻道。

許多記者全擠在第三分局搶拍這位惡名鼎鼎的土城之狼。面對無數一閃一滅的鎂光燈,土城之狼只是縮著身子,低著頭,迴避緊迫盯人的鏡頭。

一個胖大警察看不過去,猛力抓著土城之狼的頭髮往後一拉,讓他的邪惡臉孔毫無遮掩地暴露在鏡頭前。

彥琪整個愣住。

不知道是過度興奮還是害怕,她手中的原子筆無法停止顫抖。

就連那顆無關緊要的痔,都……



「月,逮到你了。」

彥琪停止呼吸。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