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晚上十點,台北市的一半人口兀自在外遊蕩,子淵則跟另一半的人回到家中。

淡水河畔,漁人碼頭。

殺人的收入頗豐,子淵住的地方自然不差,是每坪價四十萬的好地段好大樓,完善的門房管理,私人電影放映室、健身房、游泳池等公共設施應有盡有。

還有最重要的,位於七樓,能夠在各種時段欣賞到淡水河景致的好視野。

沖了個澡,月為自己調了杯馬丁尼,坐在餐桌旁打開電腦,進入網路的世界。

「Ramy不知道在伊斯坦堡開不開心?」子淵看著MSN的使用者好友列表,已經懸空好幾天的Ramy。

Ramy自從接受月的建議,到伊斯坦堡渡假散心後,就一直沒有消息。

真是個彆扭的傢伙,要不就是流浪過了頭,忘了上線。子淵笑了起來,移動滑鼠,點開網頁瀏覽器,進入了月的獵頭網站。

此時,子淵已經進入了夜的領域,成了高懸於黑暗上空的月。

月輕輕啜著酒杯邊緣,看著害蟲照片底下的帳戶數字最新的爬升進度。

其中,有個違法超貸吸金案的女企業家,葉素芬,底下「募款」的金額只差了一百二十多萬就達到了啟動狙殺令的標準。

一個叫歐陽盆栽的殺手也在線上。

「看來,正義殺手又要出動了。」歐陽盆栽捎來訊息。

「不敢當。」月回應。

他知道自己的動向全明擺在網站上,是所有殺手的關注焦點。

「最近還在跟女友吵架麼?」月隨意寒暄。

「是啊,我就像核彈處理小組,二十四小時都在考慮要剪紅色的線好還是綠色的線好。」歐陽盆栽。

「將戀愛關係比喻成炸彈的人,要不跟另一半吵架還真是挺困難的。」月。

「還好品質一流的做愛可以解決大部分的問題。」歐陽盆栽。

兩個從未謀面卻相交甚久的殺手,就這麼在線上交談了起來。對於獨來獨往的殺手來說,網路的隱蔽性提供了很好的安全掩護,使得殺手之間的交流比起十年以前還要熱絡太多。

「對了,打開電視吧,新聞挖挖挖快開始了,我看之前的預告,似乎又要談論你的大事業了。」歐陽盆栽提醒。

「喔?希望這次可以說得有趣一點。」月回頭,打開電視機。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