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捷運大安站出口對面,星巴克,二樓。

月不抽煙,所以坐在窗明几淨的角落。

恰恰供一個人使用的圓桌旁,一張椅子放大揹包,後頭掛著米色麂皮外套。

小圓桌上則放著台蘋果筆記型電腦,十二吋的銀色Powerbook,相當符合月對美學的要求。簡潔,俐落,不假以多餘的修飾。

當然沒有人知道月是月。尤其他的電腦螢幕上,不是那屌到翻的獵頭網站,而是網路美女選拔的投票頁。

「年輕人的基因是越來越好了,嘖嘖。」

月說,瀏覽著一頁又一頁可人兒的介紹。

這話一點也沒錯。跟整型一點也沒有關係,光是營養好,懂得打扮,這年頭街上的女孩子出落得越來越漂亮,腿長些,豐滿些,眼睛明亮些。

由於法則三,月有個很不錯的工作跟身分。

他是pchome的網路購物管理員之一,負責傷腦筋該辦什麼特惠活動、怎麼來個商品搭配、甚至還要調查別家網購的價錢等。此外,他最近還弄了個漂亮的兼差,管理網路自拍美女的Blog,一方面監視有沒有暗示援交的出軌狀況,另一方面還幫幾個人氣排名很前面的學生美女外拍,給些進演藝圈的建議或途徑。總的來說,是個賞心悅目的優差。

月不是月時,他的名字叫子淵。

這麼說有點奇怪,畢竟月只是月的「藝名」,而子淵才是正主兒,真真正正用了三十三年的招牌。雖然不若月響亮。

子淵啜了口香草拿鐵咖啡,拿起昨天外拍的數位照相機,抽出儲存卡,放進筆記型電腦裡讀取。然後挑個幾張,直接上傳到網頁的美女圖集。

「還有比這回事更愜意的工作了嗎?」子淵笑笑,頗為滿意。

可不是?

昨天那場外拍,就任何約會上的定義來說,它就是場氣氛上乘的約會。對方是個女高中生,不會刻意穿著泡泡襪、百褶裙的耍可愛,自然的青春,從見面打招呼那刻起就充滿了朝氣。

子淵喜歡能令尷尬自動解除的女孩,那會省去不少麻煩。所以他們在淡水漁人碼頭拍了兩百多張照片,其中有一百多張是兩人的合照,不能放上網的。

對了,女孩叫什麼來著?

「田曦?是叫田曦麼?」子淵在觸控板上點了幾下,果然是叫田曦。子淵不是月的時候,腦子可沒月那麼靈光。

喀喀。

子淵身邊的椅子被拉開,一個女孩端著盤子坐下。

女孩手裡還夾著份報紙,露出標題:「金牌老大之死是否與殺手月有關?」吸引了子淵的注意。

已經兩個多禮拜了,金牌老大被狙殺的消息還是佔據各大新聞版面。

有這麼重要嗎?子淵並不覺得。這新聞會被媒體牢牢盯上,除了金牌老大跨越黑白兩道的身分特殊外,另外就是殺人手法的殊異。

金牌老大討人厭,也的確列在月的獵頭網站上。但金額還沒達到,照理說全民殺手是沒有理由出動的。然而能夠在極短的時刻內,居高臨下瞬間殺死金牌老大諸多護衛與埋伏者的殺手,屈指可數。

矛盾的地方在於,金牌老大是被刀子給刺死的,在情婦家裡的麻將房裡停止呼吸。一刀狠狠貫入心臟,毫不留情地攪動,可以想像過程快又乾脆。

但這樣野蠻的殺人手法並不是月的作風。要執行到那樣的程度,一定得兩個人。

是的,搭檔。一個在上,一個在下。

這樣的新奇的組合吸引了媒體,當然也吸引了許多犯罪專家跑到評論節目「新聞挖挖挖」裡去大放厥辭,認為「殺手月」從一開始就是個殺手集團,而不是單一個人。

女孩打開報紙,專心地在上頭畫起紅線來。

「哦?」子淵有些好奇起來。

有誰看報紙,會認真到需要畫線?

子淵的電腦螢幕貼有高反射鍍膜,不動聲色一轉,調整個角度,將畫面調黑,子淵就從螢幕的鏡面反射中看到了女孩畫線的內容。

都是關於金牌老大喪命的追蹤報導,與專家對殺手月的諸多看法。女孩的紅線一條畫過一條,久了子淵便發現,女孩根本沒有所謂的重點。紅筆只是閱讀的一種方式,強迫自己留心自己讀到了哪個句子。僅此而已。

五分鐘後,子淵的咖啡已經喝完,將畫面調亮。

「都是胡扯,是吧?」女孩開口。

「……」子淵,下意識地將螢幕角度調開。

「不這麼認為嗎?」女孩又說。看樣子是發現了子淵在窺視她。

「是指人生嗎?是啊,真是一團糟啊。小丸子的姊姊說,人生就是不斷的在後悔。」子淵隨口亂答,笑笑。

「我是說報紙。」女孩抬起頭來,臉色突然有些詫異。

子淵不懂,做了個無法理解女孩表情的表情。可被歸類為笑。

「好像在哪裡見過你。」女孩愣愣。

「通常這樣的話應該反過來吧。」子淵聳聳肩。

「反過來?」女孩不解。

「是啊,理應是一個男的看到一個女的,然後才說出這句。」子淵說的是最常用的搭訕技巧。

通常答案並不需要男生主動開口,女孩多會自己補上「對啊,我曾被說過像哪個明星」這樣的回應,而且面帶燦爛笑容。

一旦出現笑容,往往就是好的開始。只是不曉得被哪個情聖將這個好方法洩漏出去,至今已經變成了台客搭訕美眉的濫觴。

「可我真的在哪裡見過你。實在是面熟的過分!」女孩苦思。

「我不記得有誰說我像哪個明星。還是妳其實是個星探?不過我已經三十三歲,用演藝圈的週期來看,我早過保固了。」子淵開玩笑。

「……」女孩還在艱辛的苦思。

「結束無聊的對話吧。我請妳喝杯咖啡。」子淵笑。

對於跟女孩子聊天,他總是很樂意。

有句廣告是怎麼說的?能接吻就不忙說話,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我已經有了。」女孩指指桌子上的焦糖瑪琪朵。

「啊,妳瞧我。」子淵傻笑。說過了,子淵不是月的時候,可沒月那樣靈光。

女孩沒再理會子淵,埋首在另一本帶來的壹週刊上,繼續畫線。

子淵再坐了一下後,就收拾桌上,穿上外套起身離開了。

由女生主動開口搭訕,自己卻碰了一鼻子灰這種事,子淵還真不習慣。

「呼。」子淵吐出一口長氣。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indy21
  • 原來月的名字叫子淵跟我朋友一模一樣!
    我都笑了
  • letmeknow05
  • 耶 有殺手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