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佈告欄上貼著十大通緝要犯的賞金榜。

榜首貼著斗大的「月」字,也是唯一沒有照片的通緝犯,空洞得很荒唐。

賞金:一億。

「還是沒有月真實身分的線索?」

陳警司很不滿,幾乎以咆哮的姿態,將整個警署的氣氛壓到最低。

大家面面相覷,低頭做自己的事,不敢停手,免得成為被上司鎖定轟炸的靶。

「警察!你們可是一群警察!怎麼做事的!老百姓養你們幹什麼吃的!」陳警司大吼的模樣,誇張得像是妄想角逐影帝的爛演員。

當局對月的存在很感冒,到了病態的地步。

過去三年來,就有三十四個政治人物上了月的賞金害蟲榜。其中有七個被全民通緝,陸續被月暗殺。不負所託。

比起假惺惺的全民拼治安,月的效率跟誠意顯然凌駕了警方好幾百倍。

「一個殺人兇手有事沒事就成了報紙頭條,你們有沒有自覺啊!」

陳警司繼續大吼,基層刑警都在心裡幹罵著。

那陳警司你自己呢?你那大吼大叫的樣子,其實也只是做做表面工夫吧?就連編列預算撰寫電腦病毒駭掉月的網站這種輕而易舉的事,陳警司也總是擺出高高在上的官威嘴臉。

彥琪尤其不滿。

身為專案緝拿這位全民殺手的刑警,卻是月的崇拜者。

月是什麼模樣?彥琪的原子筆,受著某種牽引似地劃下一撇。

一個專業殺手的臉孔,幾乎只有委託人會知道。有些目標摸著貫穿胸口、留在襯衫上的焦炙彈口時,連殺手的影子都沒見到就沒有氣息。

月的臉孔深埋在網路背後。不需要委託人認識他,月也不需要認識委託人。

「他一定是個紳士,縱使不帥,也應該生得很有氣質。」

彥琪是這麼想的,還在素描本上畫下她想像的月。

之前那個倒臥在立法院門口的貪污立委,彥琪也將一天的飯錢匯進月網站上的祕密帳戶。那次的謀殺,她也有一份------而且感到榮幸。

所幸殺人網站上的帳戶流通受到瑞士銀行的保護,不可能被知道誰資助了月的「正義」,要不,一旦身為刑警的彥琪資援了全民殺手的事曝光,那還得了?又有多少警察暗地裡也是支持著月?

月的電腦功力深湛,加上獲得亞洲駭客界熱忱的技術支持,警察要放病毒攻堅月的網站,總是徒勞無功,偶有佳績,幾天後月的獵頭網站總能捲土重來。

「你長得蠻好看的嘛。」彥琪滿意地看著素描本上的月。

在彥琪藍色原子筆的筆觸下,月有張乾淨的臉,沒有刻意整理卻很爽朗的瀏海,薄薄的微翹嘴唇,一雙看不出殺手慣性憂鬱的眼睛。他不需要。

素描本角落寫了「正義殺手,月」五字。

吐吐舌,下班的時候到了。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風華絕代的正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