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數月前,俯瞰城市的高樓天台,兩柄狙擊槍凝立在架上。

白雲浮浮,兩個巧遇的悠閒神槍手。

月,與鷹。

很巧,他們受雇自不同的委託人,卻都指明同樣的目標。

要殺一個人,就要觀察那一個人的生活慣性,研究出最脆弱的那個「點」,並思考那個「點」所需要的種種條件。

風阻,光線,角度,警局的距離,人潮的密度,與從容的逃脫路線。

而月與鷹都因專業選了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天台,只能說目標真犯了太歲。默契地笑了笑後,兩個殺手聊了起來。

殺手共同的話題便是蟬堡的最新進度,還有相互補充彼此闕漏的章節,兩人大肆批評一番,又開始猜測故事的結局。

最後目標出現。

「怎辦?」月笑笑,其實心中已有了計較。

「自己做自己的吧?」鷹苦笑。正合月的意。

於是兩人同時扣下板機。

在兩顆同樣致命的子彈鑽擊下,倒楣的目標臥倒在毫無意外的血泊中。

鷹從大衣裡拿出一朵花放在天台角落。

「原來你就是那個愛種花的鷹。」月不訝異。

「嗯。」鷹熟練地拆卸槍具。

「我是玩網路的月。」月大方揭露自己價值一億的身分。

「嗯,這陣子你很出名。」鷹似乎也不意外。

很少有事情能夠衝擊到鷹的情緒,鷹的自制力絕強,來自於他對殺手法則的尊重,與天生的嚮往寧靜。

「對了,你對報章雜誌上對你的評論有什麼看法?」鷹好整以暇將槍具裝妥。

「你是指?」月也收拾完畢,站了起來。

「上頭寫著:儘管你呼應了社會大眾的期待,但當鮮血在你臉上塗開,即使是為了正義,同樣令人作嘔。」鷹轉述,闔上槍箱,站起。

「但總得有人去做。」月同意,但微笑。

鷹也笑了。

月的不疾不徐,以及對自己信仰的認知與自信,讓鷹覺得很舒服。

「保重。」鷹瀟灑地轉身,揮揮手,不回頭。

「祝你早日達成與自己的約定。」月莞爾:「這個城市,只需要吉思美跟我就足夠了。」看著鷹的背影離去。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j8246
  • 這個城市,只需要吉思美跟我就足夠了。





    可惜吉思美已死。
  • marss6
  • 我有問題(舉手)
    為什麼月既然是個不接單的殺手
    那為何這一段會說不同的委託人呢?
    有空的話請記得告訴我喔!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