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按照往例,為了避免在王船比劍傷及眾臣及王,士兵尋找了一處視野極好的乾草闊地,將王船靠岸。

在燕王與眾臣的擊掌吆喝下,荊軻與角一躍而下。

兩劍客沒有刻意多做準備,就這麼在岸邊踏將起來,漸漸的,兩人拉開距離。

「荊兄,小心!」樊於期大叫。

荊軻率性拔劍,將劍鞘隨手一丟,雙手持劍平舉,兩腿撐開。非常老土的起手式。

角將劍扛著,並沒有先拔出,另一手抓著腰上懸繩,看似隨性地繞著荊軻踏步。

從劍的形態,與兩人持劍的氣度,就可以看出兩名劍客的不同。

荊軻的劍寬大厚實,劍脊高高隆起,刀沿平直,利於砍劈。

角的劍短險脊薄,只約三尺,藏在劍鞘裡的鋒口夾角長而銳,鋒快異常。

一個沈穩持重,一個漫不經心。

角微微訝異。

原本輕浮躁動的荊軻持劍後,神色變得嚴肅非常,姿勢樸質無奇,但神氣凝然,毫無一絲縫隙。

荊軻慢慢鬆緩身體,以細微的節奏呼應不斷繞動的角。

不靜,不動,就像天地之間的祥和存在。

這樣的修為,定是經過道心焠鍊的自我凝定才能達成。

與角不同。

儘管荊軻氣宇不凡,劍勢放斂自如,但荊軻觸踏了角的禁地。

角一直想找歸隱的劍聖蓋聶一較生死,好讓他的名字揚放四海,卻期期未果。眼前這傢伙自稱略勝蓋聶一籌,簡直是……放屁!

「喔。」角嘴角微揚,猛地右手往前一甩,劍鞘迸飛而出,射向荊軻。

荊軻不閃不避,劍尖一挑,將角突擊的劍鞘輕輕撞開。

而角危險的劍,殺人之劍,已在劍鞘飛出的瞬間欺近!

唰!

荊軻的胸口被角的猛襲劃過,炎楓劍悍然撩起,角卻已溜出長劍的攻擊範圍。

角用快勝閃電的速度,輕輕鬆鬆就破除了荊軻從容無暇的防禦。

「你的劍好快。」荊軻看著蹲鋸在地上的角,左胸滲血。

「顯然還不夠。」角說。

要是其他劍客,剛剛那一劍就斷出生死了。

「但你的劍缺了一種東西。」荊軻一個大踏步。

炎楓劍湛然舞動,大開大闔的劍勢,刮起腳下的如箭乾草。

「沒錯。缺了你的血。」角毫不畏懼,銳身衝出。

角的手腕輕顫,短劍爆出森然劍光,招招狂若毒龍。

兩人刷刷刷一連交擊六十幾劍。

乍看下角的劍速凌駕荊軻,每一劍都在與風競速,卻被荊軻似拙實巧的劍法綿密地擋下,矛盾至極。

一招又一招過去,卻渾然看不出勝敗之機。

荊軻每一劍都帶著正氣凜然的意志,狂猛的銳風捲起地上乾草,干擾高速攻擊的角的平衡,以暴力性的防禦代替攻擊。

而炎楓劍帶著古銅色澤的劍身,則讓荊軻的劍氣有種懾人的豔紅。

迥異於荊軻,角每次出手,都夾帶著捨身共亡的堅決。

彷彿不懼荊軻的炎楓劍將自己斬成兩半,角刁鑽地在豔紅的銳風中一出一入,每一次都將手中的利劍更接近荊軻的咽喉。

好幾次,荊軻都與死神擦鼻而過。

坐在王船上觀戰的燕王與眾臣無不嘖嘖稱奇,上千士兵則大呼過癮。

太子丹表面極有風度地大家讚賞,實則心中駭然。就連樊於期也是目瞪口呆。他知道荊軻的劍法在自己之上,可從來不知這位朋友的劍已到了如斯境界。

「荊兄,你真是太可靠了。」樊於期緊握雙拳,內心興奮不已。

自己對秦宮的瞭若指掌,加上荊軻的劍法,或許真能成就大事……

「只有如此高超之劍士,才能成就如此精彩之局。」燕王讚嘆不已,神色間充滿了矛盾的可惜。

這劍鬥到這番境地,不論是荊軻或角,敗的一方肯定得將命留下。多麼可惜。

但這麼精彩的劍鬥前所未有,恐怕也是絕響,若不能親眼看見兩人之間「誰最強」的答案,或許更加可惜。

「殺死他!」太子丹皮笑肉不笑,心底只有重複這個焦切的吶喊。

又是兩百劍過去。

角的呼吸開始急促,背脊冒出的汗漿浸透了衣服。

他從未花過這麼長的時間跟人較量。沒有人有這樣的本事。

雖然角的進退速度並未減緩分毫,但劍的氣勢已經開始削弱。他只有用更強大的、對死亡的決心,去彌補氣勢的不足。

看在荊軻的眼底,角這樣對死的覺悟、甚至可說是一種病態的著迷,只有將劍的力量帶到了無生氣的谷底。

颼。

角的劍再度逼近荊軻的咽喉,削過頰骨,血屑一線飛逸。

「喝!」荊軻奮然一聲平地清雷的巨嘯,震得連遠在王船的人都錯然一愣。

角非常人,動作只是遲疑了半晌。

但荊軻又豈是常人?

只見炎楓劍化作一道銳不可當的虹影,與暴然衝出的荊軻融合為一,撲向氣勢已滯的角。

炎楓劍悍然一劈!

角手中的利劍奮力一擋,胸口卻被沈重的劍勁穿透,無法喘息。

荊軻並沒有留給角任何調整內息的空隙,仗著膂力倍勝於角,腰斗沉,手腕一迴,又是如千軍萬馬的劈砍。

面對荊軻的迫人氣勢,如果閃躲的話就無法翻身。角咬牙又是一擋,震得手臂痠麻,劍勁透滲直達雙腳,奪走角最自豪的速度。

「棄劍!」荊軻大喝,雄渾至極的力道完全呼應他的意志,又是一劈。

角無力閃躲,只得再度傾力格擋。

筐!

一聲悶響,角的手臂狂震,眼前一黑,口吐鮮血。

卻兀自不肯丟棄搖搖欲墜的手中劍。

「棄劍!」荊軻怒吼,力道又往上加了兩成,再劈出。

空氣中爆起難聽的金屬脆擊聲,角的虎口迸裂,劍終於被震脫手。

但角可是視生死無物的狂者!

「同歸於盡吧。」

角慘然一笑,左手迅速接住脫手的利劍,身子忽沉,斜身掠出。

荊軻一嘆,手腕蓄勁,炎楓劍寒芒暴漲,一個龍捲風似的大迴斬。

縱使角想捨身一擊,然而全身已被荊軻先前的劍勁摧毀掉最珍貴的協調性,一個踏步衝出,身子居然顛晃了一下。

兩名絕世劍客的身影乍合又分。




燕王嘴巴撐得老大。

樊於期的拳頭鬆開。

太子丹的笑容僵硬。




漫天紛飛乾草屑,點點血花呼吸間。

地上一條可怕的斷臂。一柄裂成兩半的鐵劍在空中嗚嗚咽咽。

「為什麼……不殺了我?」

角痛苦地看著他的敵人,大量的血水從左手斷口處砸然而出。

「我不殺,已經死去的人。」

荊軻漠然,撿起丟在地上的劍鞘。

他的手因剛剛過度的縱力而顫抖不已,試了三次才勉強將炎楓劍合入劍鞘。

角一陣暈眩,跪下,斜斜軟倒。

勝負已分。

但在生死之間,荊軻並未因他擁有的權力,做出取人性命的決斷。

燕王尚無法從精彩的對決中回神,而一旁的群臣則面面相覷,生怕鼓掌喝采會觸怒位高權重的太子丹,尷尬不已。

卻見太子丹在護衛戒備中下船,張開雙臂,欣然迎向勝利者。

他一向喜歡勝利者。

勝利者應該跟勝利者在一起。

「不愧是天下第一劍!實至名歸!教本公子嘆然拜服!」太子丹激動不已,一臉為荊軻的高超劍術深受感動。

荊軻看著越來越近的太子丹,眉頭越來越緊。

「自古英雄不打不相識,本公子眼界淺薄,該死!該死!不知壯士可否願意由本公子作東,一同到酒樓酩酊大醉一番!」太子丹握緊荊軻血氣翻騰的手,語氣推崇備致。

太子丹這一番話倒是真心真意。

為了延攬這名比角還要厲害的劍客,他可以「寬宥」樊於期的奪女之恨,甚至設下酒席重新交個朋友,然後賠十個比素仙兒還要美豔的歌姬給樊於期。

荊軻慢慢解開太子丹熱情洋溢的手。

太子丹的笑容僵結。

只見荊軻走向淚流滿面、意識模糊的角,俯身,單膝跪下。

「因為替這樣的人賣命,你的劍才不懂珍惜自己的生命。」

荊軻抱起沒有力氣掙扎的角,慢慢走向一望無際的荒煙蔓草。

站在燕王旁的樊於期點點頭,雖然他沒有聽見荊軻在念念有辭些什麼。

太子丹臉色鐵青,久久說不出話來。

就這樣。

勝利的劍客,抱著慘敗的無名者,消失在眾人忘記喝采的注目中。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y氣
  • 第九回在這喔?!!
    看完了說
    不過跟歷史一點都不同
    還蠻特別的
    但也很好看
  • oxoxoxoxabc

  • 我之前以為已經結束勒~

    想不到還有很精采的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