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易水邊。

了無生息的草蘆,悲愴的、節奏混亂的筑聲。

風瀟瀟兮,易水寒。

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你確定要這麼做?」高漸離停止擊筑。

沒有酒,沒有笑聲。

只有風的瑟簌。

角沈默,只是不斷在鼓鼓火爐中敲打炎楓劍,直到炎楓劍斷成好幾截。

角取走了鋒利的劍尖。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