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樊於期與荊軻的頭顱,並排放在太子殿的几上。

「幹得好!幹得好!果然不愧是……不愧是簫,愛卿的身手依舊值得信賴啊!」太子丹哈哈大笑,暢懷無比。

太子丹親切地擁抱帶回兩俠首級、卻被他記錯了名字的角,更沒有注意到角揹著一把陌生的劍。

角木然接受擁抱,然後靜靜回到他該去的位置。眾多御用殺手中的一個。

太子丹頗為心安地看著荊軻的斷首。

「哈哈哈,你這個不識時務的混帳東西,要知道所謂的豪傑,都是良禽擇木而棲的完美依附。你區區一個使劍的傢伙算什麼?算什麼?膽敢給本公子難看!」太子丹意氣風發,一腳將荊軻的頭顱踢下几。

「來人!」太子丹。

「是!」兩個太監躬身。

「拎去城牆外給狗吃了!」太子丹朝荊軻的腦袋又是一踢。

太監領命,抓起荊軻的長髮,搖晃著腦袋走出殿。

拍拍手,精神抖擻,太子丹立刻下令,出使秦國的使臣隊伍開始準備一切。

除了賄賂秦國數十名大臣的重禮,樊於期的首級被石灰妥善保存,放在一只黃金盒子中,當作向秦國表示竭誠盡忠之意。是份很不錯的交易開場白。

更重要的是,一張督亢的地圖,實質地割讓偌大的領土,換取不知能維持多久的和平。

角默默看在眼底。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