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刺客首領並不是蠢蛋。

方纔荊軻快步遁走的腳步聲太過明顯,讓刺客首領用暗號調撥一半的殺手從兩個方向圍去,不留缺口。

「樊兄,你放心去吧,我隨後跟上。」荊軻聽見背後的腳步聲,慘然咬牙。

荊軻並沒有告訴壯烈犧牲的樊於期,自己的背脊也被淬滿毒液的毒鏢咬了兩口。如果能夠靜下心來,好好用深湛的內力逼毒兩個時辰,縱使常山蛇毒厲害,卻不至要了他的命。

但哪來的兩個時辰?

荊軻的腳下越快,血性就越急。蛇毒隨時都會突破荊軻內力的壓制,滲進骨頭裡。

「發現了!」

一名刺客大叫,左手奮力一甩,一張吊掛著破碎刀片的網子從右側撲向荊軻。

來了。

角躍上樹頂,觀看一切。

只見荊軻閃過刀網,揉身揮劍,與刺客交擊在一塊。

這名刺客身手不俗,卻被荊軻搶了先機。荊軻一輪猛攻下,炎楓劍削過刺客的大腿,刺客跪地慘呼,欲舉劍格擋荊軻的雄渾直劈,卻見荊軻毫不戀棧,拔腿而去。

刺客一凜,隨即醒悟,大吼:「荊軻受傷!」

角點點頭,的確如此。

他如飛猿點樹,在半空中緊隨急切狂奔的荊軻。

命運之神,顯然並非站在荊軻這邊。

七、八張大網從四面八方無聲無息撲向荊軻,教荊軻進也不是,退亦無法。

荊軻九轉炎楓劍,左削右刺,氣勢壓人,卻無法斬破所有的刀網,一瞬間就被從縫隙中鑽入的兩張大網交疊罩住。

刀片狠狠刮入肉中,倒勾起疲憊的肌肉,鮮血淋漓。

「……」荊軻一動不動,雙目垂閉,炎楓劍指地。

施網的刺客士氣大振,幾聲尖銳的吹嘯,所有的刺客都在最短的時間趕到,或蹲或踞,或劍或刀,將荊軻團團包 圍住。

每個刺客都不敢托大,與這名自稱天下第一劍的豪客保持三個砍殺的距離,一手持兵器,一手扣住毒鏢待發。

不由自主,所有刺客的兩手手心皆是緊張的黏膩冷汗。

因為荊軻的姿態,絕非束手就擒。

他在凝聚全身的氣力,跟無可比擬的銳意。

無形的浩然正氣從兩張可怖刀網下的殘破身軀發出,穿透參與圍殲的刺客。

荊軻緩緩掃視周圍,瞪視每一雙藏在黑色面罩後的眼睛。

不知為何,每個刺客都本能地避開與荊軻目光接觸。

想要動手,卻莫名其妙無法動作。彷彿一動,一晃,一個多餘的呼吸,立刻就會被荊軻的迫人氣勢壓扁似的。

要說這群三十多人的刺客逮住了荊軻,不若說荊軻用氣勢牽制了三十多柄沒有靈魂的劍。

荊軻的視線最後停在刺客首領的手中,摯友樊於期血淋淋的頭顱。



他的摯友在笑。

所以荊軻也笑了。



「角。」荊軻開口。

棲伏在五丈高的大樹上的角,身子一震。

「你在吧。」荊軻握住炎楓劍的雙手,突然巨大了起來。

角只好點點頭,卻不想答話。

「想不想見識見識,天下第一劍,所使的第三流的,無敵劍法?」荊軻。

角還未反應,炎楓劍已經塗開一道爆炸的紅。



那是什麼樣的劍法?



不,那已經不是劍法所能形容。

縱使掙脫不了刀網錐心刺骨的束縛,荊軻與炎楓劍已然劃破人類的範疇,狂野地朝四周屠戮。



單方面的兇暴屠戮。

無可抵擋。



所有刺客在荊軻發動壓榨性屠戮的同時,全都像靜止的雕像般呆立,腳上生了根,劍生了鏽,手爬蔓了老藤。任憑炎楓劍的紅削劈向自己,然後橫七豎八斬破一切。

沒有慘叫,沒有驚慌失措,無法喘氣的束手就擒。

荊軻化成了劍的鬼,密林裡刮起了悲憤淒絕的風。


炸裂,炸裂。還是炸裂。


遠遠臥伏在樹頂的角觀看了一切,目瞪口呆。眼眶漸漸溼潤,汗毛冉冉豎起。

若非親眼所見,角絕不可相信,這世間竟有如此豪壯的劍,如此動人心魄的姿態。

地上躺滿了刺客破碎的屍身,樹幹矮枝懸吊著莫可名狀的碎肉與血髓,迴盪著風。

但荊軻沒有停手。他閉著眼睛,掛著滿足愜意的笑,在漸漸繃緊的刀網中狂舞炎楓劍,繼續與假想中的敵人戰鬥。

角也跟著閉上眼睛。



他看見了。

荊軻正與樊於期在偌大的秦宮中,被數百名殺氣騰騰的殿前武士團團包圍,上千名弓箭手吆喝成陣,不可一世的秦王則嚇得縮在大殿上,兩腿發抖,只見兩名渾身浴血的壯士視生死無物,越靠越近,殿前武士前仆後繼倒下……

荊軻的劍停了。

秦王驚恐交集的臉逐漸模糊。




「我們……我們終究到不了那裡。」

荊軻終於不支跪下,炎楓劍斜斜撐在地上。箭毒早已侵蝕腐爛進骨,多捱一刻都是奇蹟。

刺客以死潰散,只剩下拎著樊於期頭顱,站得直挺的刺客首領。

刺客首領早已兩眼無神,意識崩潰毀滅,在他的有限記憶裡,只剩下鬼的哭。

角落下。

看著他此生最大的敵人。最尊敬的人。

抽出懸在背上的短劍,角想劃破困鎖荊軻的刀網,但刀網已經深深紮進皮肉血骨。

「到底,什麼是天下第一流的劍法?」角受到太大的震撼,以致有些恍惚。

「不論是誰,只要存有天下第一的志氣,就有機會揮出天下第一流的劍。」荊軻笑,搖搖頭:「可惜,我再沒機會,揮出這樣的一劍。身為天下第一劍客,卻不能做天下第一流的事……」

言語中,充滿無限的悔恨。


英雄未竟。


「走吧,角。」荊軻閉上眼睛,氣息衰滅。

角怎麼能走。

「若你想砍了我的手報仇,現在正是大好機會。」荊軻低首,聲音越來越薄弱。

「我還能執劍嗎?」角看著自己筋脈毀損的右掌。

「如果你找到了,需要變強的理由。」荊軻虎目流淚:「可惜,我已經不需要了。」


不說話了。

不再說話了。



當一個人的生命還有價值的時候,誰願意死呢?

角在他的死敵身上,看見了無限的悔恨。

天即破曉,林子外埋伏的弓箭手已經準備好狂暴的火攻。

「再見了,天下第一劍。」

角蹲下,取走了荊軻死命緊握的炎楓劍。

一斬,荊軻的人頭落地。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rafatmon
  • 言語中,充滿無限的悔恨。


    英雄未竟。
       ↑
       │是"盡"嗎...?

    (然後點了下一篇之後仍然很認真的繼續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