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從此,角取而代之,成了大燕國第一劍客,並連殺楚國與韓國來訪的第一劍豪。

許多人傳言,或許角在劍道上的進境不及當今劍聖蓋聶。但在殺人的實質技術上,角的劍,比起蓋聶天人合一的劍,還要兇險許多。

而角之所以在太子丹的門下,用他的劍替太子丹殺人,是因為太子丹有很多錢。

很多很多的錢。

多到,讓角原本只能稱做「快」的手,有足夠的理由用血實戰練劍。

練到今日無情無感的地步。

「但樊於期那傢伙竟然無動於衷,不只沒趕回家,事後連來太子殿興師問罪都沒有,實在是無趣至極,白白浪費了你的劍。」太子丹。

角搖搖頭,並不以為然。

「喔?」太子丹。

「這正證明,樊於期並不是等閒之輩。」角。

「落魄閒人,能有什麼作為?」太子丹嗤之以鼻。

角不再說話。

這幾天,他曾遠遠觀察家喪後的樊於期,發覺他經常與兩個人廝混在一塊。

一個是光會擊筑哼唱的吟唱歌者,一個總是讓劍蒙塵的落魄劍客。

那歌者也就罷了。但那落魄劍客,絕不簡單。

好幾次,角都懷疑,那個落魄劍客發現了他比貓還輕的跟蹤,若有似無地回頭。

「樊於期是劍客出身,在秦國也是一名小有名氣的劍豪。你瞧他的劍怎麼樣?」太子丹看著宮殿外的假山柳樹。

「很強。」角。

「跟你比起來?」太子丹斜眼。

「不堪一擊。」角。

「很好。」太子丹滿意。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