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這已是樊於期這輩子第二次嚐到被趕盡殺絕的滋味。

除了從秦國帶來的少數家臣,燕王配給樊於期的宅邸守衛有二十多人,個個都是受過劍擊訓練的退伍士兵,並非尋常家僕,受到樊於期的武士精神感召,頗為忠心。

但仍被殺了個乾乾淨淨。

新婚妻子素仙兒的屍體被直直斬成兩半,一半掛在前門,一半吊在後院,死狀淒厲可怖。

沒有任何線索顯示,這件轟動薊城的慘案是出自太子丹的授意。

要說唯一的證據,就只能說只有太子丹擁有這樣的實力,跟狠毒的本色。




城門口,絡繹不絕的商客進進出出。

馬車上所運送的物資有九成與趙國僵持的戰事有關。若說戰爭促動了國與國之間的經濟活絡,並不算錯。

只是代價過於殘酷。

算命攤,一隻大手攤放在桌上。

「居士的命格充滿滄桑啊,您瞧,這掌紋兇險不斷,危機起伏彼此,按照古代獵命仙人留下的掌譜,這叫不死凶命。」城門口的算命老人說,翻開厚重的竹簡,仔細找了張刻圖。

「不死凶命?」樊於期疑惑,一旁的荊軻也愣了一下。

「是啊,人有形,命有氣。人一生下來就棲息著命。這命的凶霸之處,在於不斷掠奪宿主至親好友的性命,導致宿主一生孤苦悲絕,最後終至自行了斷。」算命老人實話實說。

「你說的是。」樊於期點點頭,將銀兩放在算命老人的手上。

久經沙場的人,什麼樣的怪事都見過。什麼都願意信。

樊於期站起,拍拍身上的塵埃,就要與荊軻走人。

「等等。」算命老人叫住。

「還有何事?」樊於期。

「一年內,不,或許三個月內,居士還有個大劫,這個大劫不只會讓居士身邊的朋友死絕,就連居士自己,恐怕也躲不過。」算命老人的語氣很篤定。

樊於期與荊軻相識一笑。

一笑後,就是大笑。無可遏抑的大笑。

「居士難道是不信麼?」算命老人皺眉。

「不……不是不信,而是先生說的完全正確!」荊軻笑得肚子痛了。

「是啊是啊,我們三個月內死不了,才真得是毫無道理啊!」樊於期瘋狂拍手。

這兩人,肯定是瘋子。

算命老人誠懇的眼神,伸出手:「既然居士也這麼認為,不如把身上的銀兩通通施捨給我這可憐的老人吧,銀子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老頭子我還用得著哩。」

「先生敢開口,我又何嘗不敢給!不過沒辦法給先生全部就是,將死之人嘛!要把銀兩通通拿去喝個痛快哩!」荊軻哈哈長笑,丟了一錠銀子。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ER~
  • 新婚妻子素仙兒的屍體被直直斬成兩半,一半掛在前門,一半吊在後院,死狀淒
    厲可怖。
    .....這種死法.....似乎在哪見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