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如果要說,天底下有一群人對即將臨頭的戰爭麻木不仁、還能夜夜杯酒笙歌,那一定是拒斥沙場,遙遙指揮戰爭的達官貴臣們。

他們掌控了軍隊的糧草補給,兵餉的發放,戰具的維修,以及任意調度將帥的權力。只因他們與王的耳朵最近,只有一句毀謗或讚美的距離。

在前線衝鋒陷陣的將帥若想打勝仗,就要用盡各種方法疏通王宮裡的小人,將戰功分給毫無干係的臣子甚至太監。雨露均霑的情況下,前線的弟兄們才能獲得差強人意的支援。

積弱不振的燕國也不例外。

防守邊境的數萬大軍,一邊看著搖搖欲墜的趙國步入滅亡,為千古名將李牧感嘆之餘,更不忘從軍餉裡扣出大筆金銀,不斷送進王宮,送進對燕王最有影響力的「那個人」的手裡。

太子,丹。



「這是這一期弟兄們的奉獻,請太子笑納。」

下跪的人,甚至還穿著軍服,一臉風塵僕僕。

太子丹慵懶地點點頭,左手擁著酒樓名姬的香肩,右手隨意一揮,遣退了來使。

在酒樓裡收受軍隊的賄款,這個王前紅人也未免太膽大妄為。

但太子丹今天心情極差,極差,極差,顧不了這麼多。

「你剛剛說什麼來著?我才三天沒來,素仙兒就嫁給了……嫁給了那個誰?」太子丹怨忿難平,左手用力過猛,抓得歌姬的香肩都紅腫了起來。

半個時辰前,一聽到酒樓第一名姬素仙兒偷偷下嫁樊於期的傳言,太子丹一個大驚,既羞且怒地率眾而來。聲勢之壯,來意之不善,嚇得酒樓其他尋歡客紛紛奪門而逃,免得遭到池魚之殃。

「說啊!」太子丹重重一拍,桌子上的酒杯劇震。

「稟太子,是樊於期那廝。」酒樓店主害怕得全身發抖。

「樊於期!樊於期算哪根蔥!」太子丹一腳踹下,將酒樓店主踢了個狗吃屎。

角扛著劍,在後面看著太子丹氣急敗壞的模樣,不禁暗暗好笑。

不就是個女人麼?

而且,還是個酒樓裡的破瓷爛瓦,有什麼好計較?

「太子爺,不如我們就大刺刺過去,剷了樊於期,把那素仙兒給搶回來!」站在角旁邊的劍客獰笑。

「說得是。樊於期不過是亡命來投的假將軍,竟敢跟我們家太子搶女人?」另一個高大的劍客也跟著忿忿難平。

太子丹卻狠狠瞪了他倆一眼。

「我還要那種賤貨做啥!」太子丹大喝,眾人噤聲。

樊於期,這位被秦王通緝賞以千金的落魄將軍,無論如何還是燕國的客人,也是合縱政策下的受惠者。與籌碼。

收容了樊於期,燕國就擁有合縱下各國捐輸的利益。胡亂為了個女人殺了他,不僅貽笑大方,也會失去實質的支持,引起燕王的不悅。

太子丹閉上眼睛,讓幾千個惡毒的想法在腦中沈澱下來。免得自己一時衝動。

「這姓樊的傢伙,到底哪點比我好?素仙兒竟然要跟了他去?」太子丹的額上青筋暴露。

面子,是面子。

面子才是太子丹的罩門。

太子丹過去幾年遊歷各國,各國無不以上禮接待,不敢分毫怠慢,何況在大燕境內?太子丹簡直就是神人一般的人物。

太子丹門下養了許多食客,扣除嘴巴功夫胡亂獻策的書生,都是殺氣騰騰的劍手,不管這位未來國儲到哪一家酒樓,都是百花爭搶的巴結對象。

而素仙兒……

「混帳,老子連素仙兒長什麼樣都忘得一乾二淨。」太子丹咬牙切齒,站了起來。

這倒是真的。太子殿女從來不缺漂亮的女人。

但此刻在太子丹的心中,樊於期已列為不可饒恕的對象。如果,樊於期在一盞茶的時間內不來磕頭謝罪、獻金獻女的話。

「死罪可免。」角倚著柱子,懶洋洋地說。

太子丹冷笑。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W~
  • 太子殿'女'從來不缺漂亮的女人→應該是太子殿裡吧!
    不是的話就算哩!
    抱歉我不是來找碴的
  • hj8246
  • 刀大打錯字,

    是因為刀大也用新注音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