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雖然沒有人懷疑到吉思美身上,但在月的強烈建議下,Ramy還是勉為其難地收拾行李,到歐洲避避風頭,也順便散個心什麼的。

「到了哪裡寫封email給我。過一陣子去找妳。」月說。

就這樣,飛機停在伊斯坦堡的小機場。

「Take me to …… Cinderella Hotel.」Ramy上了機場外排班的計程車,隨手指著自助旅行導覽中,一個小旅館的圖片簡介。

十七分鐘後。

Cinderella 旅社的昏暗櫃台,戴著老花眼鏡的婦人看著過期的雜誌,身後的爐子正燒著一壺開水。

導覽中對這間旅社的介紹果然很道地。四十五年的歷史,四十五年的陳舊。

旅行並不是搬家,Ramy沒有攜帶什麼行李。

要說什麼特別的東西,大概只有那台黑色的powerbook筆記型電腦躺在提袋裡,維繫她與太平洋小島的某種線上歸屬。

她喜歡這樣的小旅社,低調,緩慢,充滿流浪的慵懶氣味。

「You have a reservation?」婦人慢吞吞拿出一本厚冊,推推眼鏡。

「No. Just give me any single room.」Ramy微笑,還戴著從機場出關後就沒拿下來的ipod耳機。

「How long will you stay?」婦人抄寫著Ramy的護照號碼與名字。

「I’m not sure, maybe three days or more……」Ramy攤手。

「Room 404?」婦人將一串鑰匙從抽屜裡拿出。

「That’s OK, I can go alone. I’ll pay in cash.」Ramy將幾張鈔票放在桌上,接過鑰匙,笑笑走上櫃台旁老舊的階梯。

房間404,有個可以看見旅館後院大楓樹的窗。

大楓樹生得不怎麼漂亮,樹幹歪斜,有些怪模怪樣,但畢竟還是火紅豔麗。

有窗戶,光線良好,尚令Ramy滿意,讓她假裝忽視那張搖搖晃晃的木床。

Ramy將水煮開,為自己砌了杯熱茶。

「開始有旅行的感覺了。」Ramy坐在靠窗的小椅子上,享受著楓樹上的黃昏。



三輛黑色轎車停在旅館門口。



Ramy皺眉。

儘管沒有受過嚴格的師承訓練,但當了殺手十幾年,再怎麼樣也生出了些第六感般的直覺。

刻意降低的緩慢爬梯聲,揭露出來者非善的意念……大約有五到七個人?

Ramy沈吟片刻,卻放棄任何動作。

她的提袋中並沒有流浪不需要的刀子,也不打算從四樓的窗口冒險攀下去。有兩個穿著皮夾克的男人正攀過牆,神色不善地潛進旅館後院。都看在Ramy眼底。

「原來是這麼回事。」Ramy小心翼翼地捧著杯子,啜飲著手中熱茶。

該來的,必不會錯過。

自己需要的,只是等待。等待每個殺手各自的結局。

Ramy省下了嘆氣。

Ramy所擁有的,不過是殺手其中一個結局的版本,而且還是毫不意外的那種。何況自己這輩子已嘆了太多氣。

門被踹開。

四張鷹勾鼻西方臉孔,四柄拴著消音器的手槍冷冰冰地對準Ramy。

沒有語言,沒有多餘的威嚇。一有反抗或曖昧的動作,Ramy就會立斃當場。

Ramy摸著頸子上的粉紅色疤,將ipod的音量調到最大。

是她最喜愛的音樂,Snow Rose的輕快遊吟。

一張略嫌稚氣的臉孔慢慢出現在四名刺客的身後,帶著點感傷的愧疚神色。

慶之。

「我想了很久。」慶之。

「喔?」Ramy,不,吉思美。

「總覺得,應該親眼看著妳死,才能表達我心中的哀慟。」慶之嘆氣。

「嗯。」吉思美沒有看著慶之,只是望著窗外火紅的楓樹。

即將闔眼前的每一秒都很珍貴,沒必要浪費在醜陋的嘴臉上。

一切都很清楚了。

慶之沒有找登峰造極的G,而是挑上實力微薄的吉思美,真正的原因其實是:要殺掉G煙滅買凶弒父的醜聞人證,遠遠難於讓吉思美從這世界中蒸發。如果吉思美因為實力的不足,落得跟金牌老大同歸於盡,就那更好了。

而吉思美不只擁有殺死金牌老大的覺悟跟勇氣,也有超絕於其他殺手的信念。就算失手被抓,也不會供出委託人是誰。

簡直不會有更好的人選……

吉思美正是黑道幼主提前登基的最佳祭品。情婦七號的不知所蹤,恐怕也是被特殊處理掉了吧。

「雖然我父親壞透了,但從小我父親就不許我沾上黑道分毫,逼我做個正常的孩子,甚至打算讓我高中一畢業就出國念書,拿到博士學位再回台灣;要不,留在美國當個教授還是律師什麼的,都行。就是別碰黑道。」慶之坐在床上,點了隻菸。

竟說起故事來了。

「但,即使父親刻意遮掩,我還是見多了黑道骯髒齷齪的手段。為了吃下對方的地盤,為了搶走對方的女人,為了一些根本不值得的東西……黑道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不惜一切代價達成目的。」慶之感傷非常,看著開啟他「人生」的吉思美。

吉思美並沒有聽見慶之的告解。不想也不願。

她的世界沈浸在Sonw Rose翻唱的Reality,多麼美好,多麼的空白。

「我發誓,我一定要親手終結這一切。身為一個黑道老大的獨子,我可以感覺到天命加諸在身上的責任。」慶之看著為自己弒父的吉思美。

嘴裡吐出一口污濁的白氣。

「我無法逃避,只能鼓起勇氣面對。即使手段很髒。但只有最髒的手段才能併吞髒髒的一切,然後重新歸零。很可笑吧?我無所謂,成為罪人已經是難堪的事實。」慶之流下眼淚,將菸攆熄在床緣上。

喔?

「要等多久?我不知道,只能拼命去做,要用多少子彈、製造多少屍體都在所不惜。也許十年?二十年?屆時台灣的黑道只剩下一個幫派,從此不再有火拼,不再有黑吃黑,不再有背叛。」慶之站起。

擦去眼淚,慶之做了最後的註解:「那便是不殺。那便是,和平。」

吉思美依舊沒有反應,連看他一眼都覺得多餘似的。

慶之閉上眼睛,點點頭。

四顆寂靜的子彈結束了吉思美與Ramy的短暫流浪。

慶之整理衣服,拍去灰塵,在傭聘的陌生刺客護衛下轉身離去。





Cinderella Hotel,Room 404 窗邊,火紅卻模樣奇怪的大楓樹上。

吉思美的視線被蒸蒸熱氣遮蔽,逐漸模糊。

而她的心,還留在梧棲高美溼地。

爽朗的海風中,那雙浸泡在無限寬容的赤腳。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綠
  • 殺與不殺



    有電影英雄的味道 (菸)
  • 鬼
  • 過分。


    爛死了...
    好人?天使?
    .....屁

    我說吉思美是個屁
    爛死了.......



    ..我真的好想快讓自己不哭。
  • shy氣
  • 吉思美死了嗎?
    蠻特別的'
  • gt520520
  • 台中梧棲對你有特別ㄉ含意是吧?!



    正好我也是梧棲人= =


  • jolon1931
  • 真巧…

    我也是個梧棲人~~
  • tk710810
  • 為什麼她死了???如此正義之人…
  • koala4120
  • 每篇小說,它的背後或許有些故事。

    有快樂、有悲傷、有歡喜。

    這篇小說,風格不同;結局也不同。

    這篇小說,我喜歡,我愛。

    繼續加油 :)

  • nocloudy
  • 精彩不亮麗 起落是無常!

    我也有寫小說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孤單、寂寞、沒留言。
    [我的原創小說請你來指點喔QQ]
  • cpblbe
  • 原來吉思美不開店跑去當殺手了...
    她應該也會用熟悉的刀法劃開自己的生日蛋糕吧...
  • cocoya
  • 囧...
  • dorafatmon
  • 她的世界沈浸在Sonw Rose翻唱的Reality,多麼美好,多麼的空白。
            ↑ 
      │sNow

    不好意思的無意義提示(掩面羞奔
  • zxc36136
  • 刀大

    在最上面對話框

    不是"哪"是"那"

    如果是通用的話那算我多嘴
  • queenlife
  • 慶之根本是個神經病 = =
  • aaaay04
  • 不管是在書上看還是逛刀大的網誌時翻出來回味
    都讓我有一種
    悶在心底的
    莫名的
    哀傷...
    有點不捨..
    連月的那篇提到吉思美的一小段片段都讓我覺得不忍
  • rock810
  • 請問之後能不能寫一點後記,像是月有沒有知道吉思美被殺了,有沒有甚麼情緒反應,慶之後來還有在其他系列
    出現嗎??總覺得他的偏執最後將使他成為比老爸更厲害的老大...
  • ragondlu2
  • 吉思美的故事也終於看完了
    以殺手來說,吉思美真的相當有人性
    不過可惜,剛好被人利用了
    再看下一個殺手吧~
  • hua20
  • 我想慶之如果長大,可能真的會像王董那號人物一樣「變態」又「自我」吧,畢竟成長不是讓自己很自
    由很開心,所以他只不過是提前長大而已,但心智在某些部份,可能已經被同化給腐蝕人性了…而殺手
    後續又會寫到慶之嗎?這是伏筆?
  • masd861228
  • 哎~~~
    有一點小傷心
    月的那一篇啊
    原來月的家庭背景是這樣啊
    難怪月會去當殺手
  • masd861228
  • 哎~~~
    有一點小傷心
    月的那一篇啊
    原來月的家庭背景是這樣啊
    難怪月會去當殺手
  • 仕遠 劉
  • 旦旦ㄉ哀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