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要殺金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今年的黑道榜中榜裡,金牌名列第六。

某種意義上,名次也意味著要殺掉這個人的難度,跟隨之而來的代價。

據說上個月有個一流的遠距型殺手收了單,預計在某個大廈頂樓狙擊金牌,卻因為委託人早一步被金牌幹掉而漏了風,導致那殺手不僅沒成功,還被金牌的手下殺成重傷,從此沒了消息。

死了?

殺手在活著的時候就沒什麼人關心,遑論死不死。

吉思美回到了梧棲的海邊小屋,變成了Ramy,上了線。


「妳確定要這麼做?」月。

「看不出拒絕的理由。」Ramy。

「太難了吧。」月。

「所以更可見想見,那個高中生背負的人生有多難擺脫。」Ramy。

「嘖嘖。」月。

「☺」Ramy。

「我直接說了,金牌有很多護衛,最好還是從上面遠遠放槍。」月好意提醒。

「你知道我從不用槍的。」Ramy不在意。

用刀子的殺手已經不多了。理由不一,大多數都是無可救藥的風格問題。

吉思美的理由很簡單。從她殺第一個人開始就沒有用槍的慾望,因為她殺死的對象都沒有用槍的必要。

長久以後,吉思美根本不懂用槍。

「需要幫忙就說一聲。」月。

月的字在螢幕上頓了頓,猶疑了一下,才繼續出現。

「雖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原因,但也許我有個理由殺他。」月。

「多謝,我請不起你。」Ramy哈哈一笑,月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得意。

Ramy想起初遇月的畫面。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j8246
  • 「需要幫忙就說一聲。」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