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門後。

小男孩傷痕累累地跪在地上,因過度恐懼停止了哭泣,眼前的一切逐漸昏暗旋轉,然後滲透出污濁的鹹味。

中場休息。

一個赤裸胳膊的男人拿著木條坐在藤椅上,氣喘吁吁瞪著這個拖油瓶。

氣死了。

他快氣死了。

但男人卻想不出自己為何快氣死了的「理由」,只好不停地藉毆打小男孩,試著找出小男孩快把他氣死的原因。

暴力中毒……是長久以來發生在小男孩身上的悲劇,唯一的解釋。

再過不久,小男孩要不學母親逃家,就是活活被男人打死。




「叮咚。」

門鈴響。

男人喝著摻了亂七八糟東西的藥酒,沒有理會。

多半是來討債的吧?還是有什麼水電帳單忘了繳?不可能是鄰居跟管區的警察還是社工……這些人都沒敢打擾他揍小孩。

自己生的自己揍,是男人少數竭力奉行的原則。

上個禮拜學校老師因為小男孩沒寫功課,用藤條打了男孩手心五下,男人知道後一肚子賭爛,跑去學校找老師理論,並當著老師的面將小男孩的臉頰揍到整個腫起來,還差點把小男孩給打瞎。

「老師要打小孩的話,跟我說一聲,保證打得很慘!」男人醉醺醺跟老師這麼擔保時,老師只有目瞪口呆的份。





「叮咚。」

門鈴又響。

男人不耐煩地拿起酒瓶,搖搖晃晃到門邊,打算一開門就將快空的酒瓶往對方頭上砸去。

但男人才剛剛握住生鏽的門把,門就先鏗鏗鏘鏘地打開了。

「啊?」男人詫異不已,看著站在門口的女人。

女人有了點年紀,除了脖子上有一道淡淡的粉紅色突起外,可說容貌姣好。

女人穿著也有了點風霜的黑色長大衣,耳朵塞著乳白色的耳機,尋著耳機線可以發現,女人的腰際掛了最時尚的ipod。

女人啊……還是個漂亮的女人啊……

男人迷迷糊糊看著女人,他不記得今天有叫野雞外賣啊?

「打擾了。」女人說,卻沒有打擾了的歉意,逕自閃過男人發臭的身軀,走進客廳。

男人搔搔頭,突然傻傻笑了出來。

大概是走錯門的妓女吧?但自己送上門來的貨色,這下可怪不了他,幹了再說。

男人打了個酒氣沖天的嗝,好色地打量女人的背影,卻見女人根本不理會他,直接走到被打得半死的小男孩面前,蹲下。

「很痛吧?」女人摘下耳機,凝視著一隻眼睛快睜不開的小男孩。

剛過九歲不久的小男孩,只是恐懼地抽慉。

是社工阿姨?天使?還是夢?

「繼續下去,活不到十歲吧?你希望那個樣子嗎?」女人淡淡地說。

這次小男孩果斷地搖搖頭。

他只是無力還手,並不是笨。

而女人認真的表情,卻適得其反,逗得在旁觀看的男人發噱。跟勃起。

「這樣的話,只剩下一個辦法。」女人的語氣跟他的眼神一樣冰冷。

小男孩抬起頭。

「殺死這個男人。」女人。

小男孩獃住了。

男人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搖了搖頭,想再聽清楚一點。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女人目不轉睛看著小男孩:「第一,我幫你殺掉這個你稱之為父親的男人,但你必須將你往後的人生交給我。第二,我什麼都不做,就這樣走出這個房間。」

小男孩完全被嚇住了。什麼跟什麼啊?

男人卻笑了出來。

哪來的……欠操的瘋婆子?

男人開始解開快被小腹繃裂的皮帶,打算好好享用這個走錯門的「妓女」。剛剛正好喝了點藥酒,果然立刻派上用場,這就是所謂的時來運轉吧?

女人看著呆呆的小男孩,咧開一抹蒼涼的微笑。

然後站起。

「既然如此,我走了。走之前給你兩個忠告,趁你爸爸睡著時去廚房拿把菜刀,往這裡殺一刀。」女人指著自己的脖子上,那條淡淡粉紅色的疤痕。

小男孩愣愣。

「要不,就趁上學時逃走吧。只要什麼都願意做,逃到哪裡都可以生存。」女人轉身就走,無視已將褲子脫下的猥瑣男人。

男人用醜陋的下體瞪著女人,笑吟吟伸出雙臂攔在門前。

「玩一下再走吧!」男人嘻嘻笑提議,被酒精毒化的身體搖搖晃晃。

女人瞇起眼睛,一股濃烈的殺意嚇退了男人,那話兒也頓時軟掉。

女人戴上耳機,面無表情走出門,轉下樓梯。毫不戀棧。




「殺死他!」男孩突然大叫。




女人停下腳步。

笑了。

一把彈簧刀豎地從手腕上的特製鞘柄,彈出。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j8246
  • 一把彈簧刀豎地從手腕上的特製鞘柄,彈出。

    倏忽間,

    男人倒下。
  • tony861206
  • 女人停下腳步。

    笑了。

    男人把吉斯美上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