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第二天。

第二十二個玻璃瓶終於破了,就在第三次的測驗中。

「把瓶子藏在天花板縫裡,算什麼英雄好漢?有人會躲在那種地方嗎?」

霜瞪著西門。

西門沒有回答,從袋子裡抓起一把玻璃彈珠。

「雖然大家都說G是全能型的殺手,但依妳看呢?」西門。

「G是近身戰的行家。」霜。

霜也是。所以這將是場痛快交鋒的近身對轟。

「散彈槍對近距離來說殺傷力很大,範圍廣,可以彌補妳與G之間的差距。」西門客觀的分析:「但散彈槍的扣發時距較長,絕對跟不上G扣板機的速度,這些妳也很清楚。」

霜冷冷拿著散彈槍,丟給西門。

西門仔細觀看,快速拆卸又裝好。

原來霜早想到這點,她將部份機件改裝。板機彈簧、膛線、散彈內小鋼珠的量,通通調整過。結果雖令散彈槍的破壞力減少一半,卻也使得板機的反應速度比先前快上兩倍。

「雖然G很少這麼做,但他的確是雙槍。」西門遺憾坦白:「他的機具擊彈速度仍會是妳的兩倍,但妳的人卻沒有他兩倍厲害。」

霜不發一語。

「所以,妳打算怎麼做?」西門看著霜。

標準答案是:既然知道G會在哪裡出現,就找個高處,架起十字瞄準鏡,好整以暇地等待。

但西門很清楚殺手之間的對決模式。

每個人都有慣用的武器,不是說改就可以改的,這不僅牽涉到對新槍具熟悉程度的問題,還牽涉到運氣。

有人說,一個殺手天生就有他的型。為了「最適當的戰鬥方式」而背離自己最熟悉的兵器,可能要冒著失去之前積攢下來的好運氣的風險。

殺人是專業,也是充滿迷信的儀式組合。

打算怎麼做?

「我打算殺死G。」霜。

「很好。」西門肯定地拍手:「這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創作者介紹

再度參見,九把刀

九把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LUS修正帶
  • 那個...有個地方好像不太正確
    一般散彈槍其實是沒有膛線的
    除了專門射擊單一彈頭的槍管
    另外扳機的扣發時距應該只和扳機組有關
    不需要減少散彈內的火藥量

    一個對這方面有點興趣的人留

    總之我會繼續支持刀大師的
  • hj8246
  • 刀大應該是沒有研究的像你一樣精細吧?
  • mouse0804
  • 好辛苦的刀大
    像全方位的大師
    別砲轟我
    個人意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